佛教常识略说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651  【关闭窗口
 

第一   丛林寺院  

  佛教僧尼修行弘法的地方,通称为寺院;禅宗则称为丛林原为我国古代官方接待四方宾客的官署,如鸿胪寺、太常寺等。东汉永平年中,西域僧人迦叶摩腾与竺法兰来到中原,初时便是招待他们住在鸿胪寺,后来汉明帝敕旨兴建白马寺,明令该寺为迦叶摩腾与竺法兰的安居处所,后代僧尼的住所因此通称为

  所谓者,原亦指官舍,后因唐高宗敕建大慈恩寺作译经院,于是成为佛教建筑物称的滥觞。一般均较侧重文教事业,如讲经院、译经院等。

  在印度佛陀时代,最初称寺院为精舍,例如设于中印度王舍城的竹林精舍与舍卫城的祗园精舍,便是佛教最早的寺院;由于当时精舍大都建筑在都城郊外幽静的林地,故又称兰若,意即寂静之处;又称伽蓝,意指僧众所居的园林。直到后世,一般以一所寺院的完成必须具备七种建筑物,特称为七堂伽蓝

  寺院具有弘传佛法的功能,佛陀住世时,讲经说法的地方称为讲堂;讲堂本为寺院的建筑物之一,犹如今之教室,佛世时只园精舍便有七十二间讲堂,可见广建讲堂本为佛陀所倡导,后世则直接指称寺院为讲堂,讲堂于是成为寺院的别称之一。

  寺院也是修行佛道的所在,因此又称道场,隋朝时炀帝曾经下诏,明令天下的寺院改称道场,并将宫中行佛事的场所称为内道场,或称内寺

  寺院又称招提,源于北魏太武帝于始光元年(四二四)造立伽蓝,称为招提。意为四方僧房,也就是指自四方来集的各方僧众均可止宿的客舍;后来称僧团所共有之物,可供大众共同使用者为招提僧物,或四方僧物

  又有将佛教建筑概称为浮图者,后来渐转为专指高塔而言。也有称为者,因一般均有于佛堂前立的风俗,故称寺院为寺刹、佛刹、梵刹、金刹或名刹。韩国至今仍沿习的称呼,例如通度刹、海印刹、松广刹等,在台湾佛光山也有一处分院名为澎湖海天佛刹。今之僧人对语时,尊称对方之寺为宝刹;南宋高宗时曾将十五所禅院制为五山十刹

  在日本,则称寺院为,并依寺院的主从关系,称传承祖师法的根本寺院为本寺、本山,其属下的寺院,则称末寺、末山;在大寺院境内,附属于该寺院的小寺,称为子院、支院、枝院、寺中、寺内、塔头;分布于远处而不另设住职的寺院,则称通坊、通寺、支坊、兼带所、挂所等;本山的支坊,则称为别院、御坊。

  此外,依《只园图经》之说,寺又名净住舍、法同舍、出世间舍、清净无极园、金刚净刹、寂灭道场、远离恶处、亲近善处等;现代则又称会馆、学舍、莲社、念佛会、居士林、禅净中心、布教所等。甚至古时又将女众驻锡的道场称为爱道堂,男众住持者为,或称首堂;乃至依宗派而分讲寺、律寺、净寺、禅寺等,其中禅寺又称丛林,意指僧众和合居住一处,犹如树木聚集而不乱生长,表其有规矩法度,所以称为丛林

  丛林如大冶洪炉,是陶冶僧格,修学办道的修炼所,因此古时有选佛场之称。寺院也等于是学校,重视社会大众的文化教育,所以寺院是社区的精神文化重镇,是民族生活、习惯、风俗的凝聚处,也是现代信众信仰的中心。

  今日随着佛教弘传日益普及,佛教弘法的空间随之扩大,寺院的功能应作具体的发挥,因为人们到寺院中来,除了满足宗教生活的需要之外,在更高层次文化里,寺院又具有多种教育的效能。现代的寺院设立图书馆供人阅读佛教典籍;提供视听中心、简报室介绍佛教文化史迹;有会议室可以研讨、座谈、开会;有讲堂可以布教弘法、举办活动来引导人心向善,达到净化社会的功效。如此,能使寺院发挥多项教育、文化等功能,为大众服务,广植福德来成就菩萨道。

第二 寺院建筑

  有寺院就有信仰,佛教藉着寺院安僧办道,弘法利生;欲得佛法常住,必须建筑佛寺。

  佛寺建筑大略可分为修道区与生活区两大部分。基本的建筑包括佛殿、法堂、禅堂、僧寮、库房、大寮、山门等七大堂口,因此有七堂伽蓝之称。如果加以细分,修道区又分为两类:安置佛、菩萨像和祖师像的大雄宝殿、弥勒殿、药师殿、观音殿、地藏殿、天王殿、伽蓝殿、罗汉堂、祖师堂、宝塔等;供讲经集会及修道用的法堂、衣钵寮、丈室、禅堂、念佛堂、藏经楼、云水堂、钟鼓楼等。生活区的建筑有五观堂、香积厨、库房、客堂、寝堂、茶堂、延寿堂、寮房等。就整体建筑的格局而言,寺院的建筑,当以能外现庄严的寺宇,内秘僧伽生活行仪的建筑为宜。

  古代丛林的建筑,一般在山门口就供着笑脸迎人的弥勒菩萨,代表皆大欢喜;进入山门,即可见四天王殿,其内供有威武凛然的四大金刚或伽蓝、韦陀菩萨,他们如警察般的护卫着道场的安全。其次是客堂、云水堂、斋堂、库房等,于生活方面与信徒、访客接触的建筑;然后是大雄宝殿,这是一寺的主要建筑,屋檐的设计一般有北方的翘角式与南方的平台式之别;紧接着是大众修持用的念佛堂、禅堂等,然后是研究方面的藏经楼、关房;最后是塔院及法师寮,称为后堂或西堂,为退休养老的地方。

  随着时代进步,为配合弘化的实际需要,现代寺院则增设有教室、会议室、谈话室、贵宾室、书报室、图书馆、美术馆、展览馆、托儿所、安养院、医疗所、停车场等。现代佛寺以设备来代佛宣化,以设备来加强教化的功能。可见无论古今,佛教对修道、研究、退休养老均极重视;也就是说,从佛教的建筑中可得知佛教重视生活与世间的关系。

  寺院不仅是信仰的中心,也是弘扬教义的道场;寺院庄严的殿宇,重檐飞翘,壮丽宏伟,尤其过去丛林所谓二廊十殿,廊院式的建筑,前塔后殿,有堂有塔,有楼有院,亭台楼榭,园木扶疏,檐庑相接,殿堂一进一进,一层一层,重重叠叠,表现出深邃幽远的建筑之美。置身其间,聆听晨钟暮鼓、磬渔梵唱,自能生起宁静祥和的愉悦感,带给人心灵上的净化、精神上的鼓舞、思想上的启发,对社会人心产生一股道德的自我约束力。因此,庄严的殿宇本身也能发挥无言的说教。

  佛教寺院在保存中国传统文化上,也有不可磨灭的贡献。例如,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山西五台山佛光寺,便保留了唐朝建筑艺术的精髓;近代的佛寺建筑多数仍维持仿古式建筑,例如佛光山的大雄宝殿以及美国西来寺、澳洲南天寺的大雄宝殿,即是古色古香的中国宫殿式建筑,不但保存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发扬光大于海外。

  建筑佛教寺院的意义何在?世间的钱财,只能拯救肉身生命,济人燃眉之急,但是无法息灭贪瞋痴三毒;佛法的布施,则能更进一步地净化心灵,孕育法身慧命,使人断除烦恼,了生脱死,其影响及于生生世世。因此,建造佛寺,等于建设学校,度众万千,才是最彻底的慈善事业。

  寺院对信徒而言,是善友往来的聚会所、人生道路的加油站、修养性灵的安乐场、去除烦恼的清凉地、采购法宝的百货店、悲智愿行的学习处,更是一所疗治心灵的医院、维护社会正义的因果法庭、启发道德良知的教育学校、提升文化修养的艺术中心。寺院提供信众:修身养性,培养宗教情操;听经闻法,增长福德智慧;斋饭素食,广结善缘功德;道友聚会,彼此以会会友。因此,学佛要常亲近道场,每星期至少要回家一次,向佛菩萨报到学习,这是人生很重要的功课。所以建寺安僧,为万千众生作得度因缘,是不容等闲视之。

第三 道场行事

  道场是修学佛道的所在,负有接引信众学佛的使命;在此前提之下,僧团必先健全,始能发挥弘法度众的功能。是以道场日常行事中,除了举办法会、庆典,其他如禅七、佛七、朝山、讲座,乃至现代的佛学会考、短期出家、夏令营、讲习会等各种活动,提供信徒闻法共修以外,更有许多重要的寺务行政,从中可以看出僧团的组织严谨,制度健全,十分合乎现代化的管理学。

  过去丛林在人事方面有所谓四十八单职事,四十八单又分为序职列职。序职代表的是道德、学问、阶位,大都是老成持重,长于道德修行者担任,虽然有名、有职,但无实权,譬如军队的上将、上校等;列职,代表的是行政能力,是职务,譬如团长、总司令等,握有实权。

  丛林的序职,包括首座、西堂、后堂、堂主、书记、悦众、知藏、祖侍、烧香、记录、参头等;列职分别为都监、监院、副寺、维那、知客、纠察、典座、衣钵、汤药、庄主、化主、寮元等。大部份僧众有了序职以后,又领有一份职务,正如军中所谓的上将总司令、上校营长等,亦即序职、列职兼具。

  此外,也有专于一务者,如:饭头、水头、菜头、粥头、门头、净头、园头、鼓头、茶头等,这些行单不需要序职即可担任。因此,四十八单职事不一定是四十八个人,有时一人兼具序、列职;有时一个职务有多人负责,例如序职的堂主,多则十几人,少则七、八位,而书记则有三、五十,乃至百位之多,愈多表示寺院愈大。

  序职代表资格、身分、地位,除非违犯清规,否则如同国家颁授的少将、中将等阶位,是终身荣誉,永远保留,然而职务(列职)则可随时因所需而异动,有其一定的任期。

  丛林的任期制度,对于人才的养成与流通有很大的助益。每年一到期头期尾职务调动时,凡任期圆满者,必须分别向大和尚或客堂请辞,经过大和尚邀约全山长老开会安排后,完成请职圆职的新任命。而住持和尚也有一定的任期,因此晋山住持、传法传贤也是丛林重要的行事与典范。

  住持又称方丈、堂头,凡是可以提供挂单接众的道场,才能有住持的称谓,否则只能称为当家。住持平日领众薰修、上堂说法,是一寺之主,但是逢到出坡普请时,仍须随众作务;乃至进出山门,亦需向客堂告假销假,此举充份显示僧团平等与相互尊重的精神。

  僧团强调和合、清净,僧众平日的生活、修行均应随众作息,遇有特殊情形也必须请假。请假时,如果搭海青、袈裟,即表示要请长假;着海青请假者,是属暂假。除此又随各种香期例假而有不同的礼仪规定。

  依据中国佛教的传统习惯,出家者必须受足三坛大戒才符合大乘出家僧格。三坛大戒乃中国佛教特有的授戒仪式,也是道场的重要行事之一。戒期有进堂出堂,从进堂到封堂,当中有一段缓冲时间,因为大陆幅员辽阔,路途遥远,必须一段时日赶路,所以先开堂,让大众陆续报到,到了一个时期才封堂。这一段时间先教授部份简单的规矩,等封堂后即不能再随便进出,这时即开始进行正式课程。

  戒会圆满下山,称为出堂。进堂有进堂的规矩,出堂也有一定的告假方式。戒期当中,受过沙弥戒、比丘戒后,均要巡寮告众,巡寮亦即巡山,大众一起到方丈室、客堂、库房、大寮等各单位巡示告众,藉此认识环境及人、事、物。巡寮告众乃佛陀时代立下的制度,后来中国丛林为恪遵佛制,所以也立下巡寮事项。

  道场行事,不离弘法利生,因此不管为信众举办法会活动,或是健全僧团的规矩制度,其实都与信众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僧住则法住,唯有僧团健全,而后才能驻锡弘化。

第四 寺政外事

  禅堂、客堂、库房及衣钵寮,为丛林的基本组织,俗称四大堂口。禅堂专管教育,负责训练人才;客堂管理人事,接待十方;库房负责总务,照顾生活所需;衣钵寮则典藏常住资料,维护法统。四大堂口综理内外寺务,遇有重大事情,均由首座等班首及四大堂口共议进行。因此,要想了解一个寺院的寺政外事,可从维那、知客、库房、衣钵的行事中,窥出全貌。

  一、维那行事

  维那是三纲之一,纲领职事,若以现代佛教学院为例,维那即训导主任。在提倡丛林学院化,学院丛林化的现代寺院中,维那往往兼监学、训导、训育,主要负责思想、生活等教育。

  维那管理禅堂,其职责包括:管理钟板号令、安排生活作息、照顾行香修持、评荐品德参学、提拔荐举人才、审核出堂进堂等。

  钟板是丛林的号令,大众的生活作息、起香坐禅、说法开示、出坡作务等,均依钟板号令行事,钟板齐全的道场,方称丛林。维那不仅管理钟板,领导作息,甚至禅堂内香别的安排、环境的维护、法器钟板的职司,均由维那主管,是以大众慧命,全系维那一人的领导,因此有谓:大众慧命,在汝一人;汝若不顾,罪归汝身。如果不能令大众安心办道,即是维那之过。乃至参学者的能力、品德,维那均要记录,也要传授、教导,并依个人专长,不时向常住荐举优秀人才。平时禅堂人员的进出,更需经过维那认可同意,维那实际上就是禅堂的领导人。

  二、知客行事

  知客是佛门的第一线,如同国家的外交官,举凡信徒进入山门,或为接洽事情、求助、倾诉,或是参观、礼佛而来,第一个接触的就是知客。知客接待十方送往迎来,必须掌握来客的身分、目的,给予适当的待遇。平时对外行文,与政府机关公事往来的外事应付,也是客堂知客应负的职责。

  客堂如警察局,一般民间有了纠纷,客堂就是最佳的裁判所,同时也是调解僧事维护清规的所在;遇有信徒婚丧喜庆的生亡杂务,知客必须开牌佛事、安排人员;逢到初一、十五上堂上供或期头期尾请职圆职等重大事项,必须挂牌示众

  此外,知客代表常住与诸山来往,同时代表大和尚照顾外寮转承上下等。因此,身为知客必须慈悲爱护大众,不可官僚,亢高卑下。

  三、库房行事

  库房总理一寺的生活所需,其职责包括:供应日用、储藏道粮、年度预算、分配单银、犒赏大众、营建修缮等。

  在丛林中,住持的第一条件要有供养心,有供养十方的心,才能做住持;身为出家人,第一要务要有结缘、服务的性格,肯结缘、服务,才能福慧双修。一个设备完善,储藏丰富的库房,如能加上有供养发心的库头师,必能令大众安住身心,用功办道,其功德实是难量。

  四、衣钵行事

  佛法的传承,以衣钵为信物,然而现在的寺院普遍不重视信物,不重视传承,所以大都没有设立衣钵一职。

  衣钵如同住持和尚的机要秘书,替大和尚处理机要事务,管理大和尚的衣钵,负有信物传承的责任。平时与汤药、书记、书录等侍者共同替大和尚安排行程侍候汤药,处理大和尚私人事务,暨做资料存查文书供应,提供住持之需;尤其典藏保管常住的山志、规约、文献、契约、法物、秘笈等珍贵资料,并负责经营会计预算编制等财务的管理。

  佛门有云:金衣钵、银客堂、珍珠玛瑙下厨房。衣钵的重要由此可见。

  一个组织健全的寺院,四十八单职事,权责分明,只要每一个人、每一个单位都能坚守自己岗位,各司其职,又能彼此协调沟通,必能使寺政外事均衡发展,共臻完美的境地。

第五 寺院清规

  传统丛林道场重视制度,不但个人有戒牒,僧团也有清规。

  清规是指禅宗寺院组织章程及寺众日常生活的规则,亦即禅宗丛林关于大众行、立、坐、卧等威仪所订定的僧制,为众僧所必须遵守的仪规,类似现代的共住规约,是为僧众日常修行的规范,以及僧团组织、行事的依循。因此,清规是健全僧团的圭臬。

  中国禅宗自达摩东来后三百年中,禅僧多依住在律院或岩穴、树下,并未营立禅刹,直到唐朝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才开始营建禅刹,并参照大小乘经律,制定丛林规矩,撰清规二卷,广为流行,世称古规、古清规、百丈清规,这是禅宗清规的开始,此后,天下丛林皆依此而为寺院生活的仪则。

  由于百丈禅师为禅宗丛林立下《百丈清规》,使得中国的僧团走向制度化、合理化的僧伽生活。例如明定四十八单职事,各司其职,使得寺务运作组织化、系统化;又订定各种修持行仪、日用轨范等,使得僧众具足威仪,心不放逸,身不踰矩。尤其设立住持一职,领众薰修,综理寺务,丛林规模于焉建立。

  可惜《百丈清规》一书历经时代更迭,今已散佚。现行通用的《敕修百丈清规》,是元代江西百丈山住持德辉奉敕重新编修,其中前四章规定有关祝圣、国忌、祈祷、佛诞节、涅槃节、达摩忌、百丈忌及各寺历代诸祖忌等仪式,此皆律所未定,古规所缺者;五至九章,则为丛林的规章制度,包括住持日用、职事行事、两序进退、大众修持等。

  《百丈清规》之后,我国陆续撰出的清规尚有:宋代宗赜作《禅苑清规》、瑞严无量宗寿禅师作《日用小清规》、婺州金华惟勉禅师作《丛林校定清规总要》、元代东林泽山弋咸禅师作《禅林备用清规》、中峰明本禅师作《幻住庵清规》、道齐作《禅苑清规总要》、继洪作《村寺清规》、明代天界道盛禅师作《寿昌清规》、清道光源洪禅师着《百丈清规证义》等,近代则有《金山江天禅寺规约》、《高旻寺规约》、《佛光山禅堂规约》等。

  除了上述所列各种清规,道融的《丛林盛事》、惠彬的《丛林公论》、慧洪的《林间录》、净善的《禅林宝训》、无愠的《山庵杂录》等,都是认识丛林行事、仪规的重要文献。

  此外,其他宗派也有仿效清规而制定规制者,如律宗的省悟作《律苑事规》三卷,天台宗的自庆作《教苑清规》一卷等。是以清规虽为百丈禅师首创,旨在建立禅宗规范,却为后世各宗各派所共遵。

  丛林清规,礼法有度;丛林生活,祥和有序。丛林道场体现了中国儒家所向往的天下为公、人人崇乐好礼的理想蓝图,无怪乎时人每见僧团两序行仪,无不慨叹礼失求诸野!遗憾的是,明代以后,教门的规制混乱,丛林的行法也随之废弛。

  现代丛林清规的主要内容有:一、结夏与结冬;二、安单;三、大请职;四、贴单;五、打七;六、普请;七、岁计;八、肃众;九、榜状牌示;十、钟鼓法器等。

  丛林之立,必有清规,所以警懈怠,防放逸也。是以百丈禅师丛林要则二十条中说:精进以持戒为第一。清规一如戒律,戒律是佛陀为了规范僧伦,令正法久住而制定,所谓戒住则僧住,僧住则法住,六和僧团因为有佛制戒,始得和合共住,安心办道;因为有古德制定清规,而能清净无诤,弘法利生,为世人所尊。因此出家学道,宜遵佛制;能够遵守清规,方能度生死流,续佛慧命。

第六 法器法物

  法器是龙天耳目,大众共遵的讯号,丛林中一切行事皆依法器为准,例如晨钟暮鼓以及各种报钟、板声等。寺院中用于庄严佛坛及祈祷、修法、供养、法会等各类佛事,或佛子所携行的念珠、锡杖等修道资具,都是法器法物。兹将寺院道场常用的法器法物列举如下:

  一、钟:寺院为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依其用途分为梵钟与唤钟两种。

  二、鼓:有羯鼓、鱼鼓、云鼓、摇鼓、金鼓、石鼓、悬鼓等。依其用途可分为:斋鼓(食时所用)、浴鼓(浴时所用)及诵经、梵呗等所用之鼓。今之寺院,常见于大殿前的左右两方建钟鼓楼,分别安置钟、鼓,称为左钟右鼓。又寺院每于晨昏击钟敲鼓,以警行者当勤精进,慎勿放逸,称为晨钟暮鼓

  三、铃:在佛前诵经时所鸣打的法器。具有惊觉、欢喜、说法等三义。鸣铃以供养诸尊,称为振铃。密教修法时,为惊觉诸尊,或使其欢喜,即振铃发声。

  四、板:报知时刻或集会时敲打的器具。依其形状称为云板、鱼板等。

  五、梆:为禅林用来通知大众入浴、斋食的鸣器。在古代禅林中,常悬挂于浴室,现今一般寺院则悬挂于斋堂外,以用来通知大众用斋。

  六、木鱼:诵经时所敲打,大众诵经时,音声随其节拍而整齐划一。此外,诵经敲打木鱼,取意于鱼的特殊习性,即不论在水中悠游或静止不动,眼睛都睁着不休息,佛门取其精进的特性,策勉修道者要用功,不可懈怠。

  七、引磬:俗称小手磬。底部中央贯以纽,附木柄,以小铁枹击之,于诵经礼佛起止时击之,以引起大众注意之法器。

  八、大磬:大磬为直径三十至六十余公分之磬,由维那主之,凡住持或尊宿、仕宦等礼佛,皆鸣三下。

  九、铛子:法会唱赞时,与铪子配合板眼敲打,用以庄严节奏,为板乐供养之一。

  十、铪子:法会唱赞时,与铛子配合板眼敲打。铪子不敲时两片合拢,敲打时六指托之,放于胸前,所以又称平胸铪子

  十一、铙钹:铙、钹原为娱乐用的乐器,后被用于佛门中的伎乐供养,而成为塔供养及佛供养的法器。

  十二、如意:说法及法会之际,讲师所持的法物,表示吉祥如意。原为印度古时的爪杖,形状如云,或如手形,乃搔背痒所用,以其能补手不能到之处,而搔抓如意,故称如意。

  十三、拂尘:乃将兽毛、麻等扎成一束,再加一长柄,用以拂除蚊虫之物,原系印度人拂除蚊虫的工具,在佛门表示清除烦恼、尘垢的意思。

  十四、香板:禅林中用以警策修行者的木板(形如宝剑),依使用目的不同而有诸多名称:用以警策用功办道者,称警策香板;用以惩诫违规者,称清规香板;用以警醒坐禅昏沈者,称巡香香板;于禅七中使用者,称监香香板。一般系由方丈、首座、西堂、后堂、堂主、维那、知客、纠察等职事持用。

  十五、念珠:念珠乃念佛时计数之用,是功德、佛性、慈悲、善良、吉祥、圆满、佛心的表征,除了可以提醒自己不做坏事外,也是美好的装饰。

  除了上述所列之外,幢幡、蒲团、手炉、传炉、香炉、金刚杵、戒尺、毗卢帽等,都属法器法物之列。法器具有报时集众、警策精进、伎乐供养、庄严道场等功能,如果敲打不如法,则会扰乱大众,因此,司法器者应以宁动千江水,不动道人心来自我警惕。

第七 衣单僧物

  古代丛林,僧众出外云游参访,必须具备衣单和戒牒才能到寺院挂单。因此,《敕修百丈清规》云:将入丛林,先办道具。道具即衣单僧物,是资生办道之具,包括三衣一钵等头陀十八物。其中三衣即九条衣、七条衣、五条衣等三种袈裟,又称福田衣百衲衣,代表着出家僧侣的功德、精神,也是出家人的形象特征。

  佛教传入中国后,由于习俗与气候的关系,三衣只在法会佛事时穿着,平时则穿短褂、中褂、长褂或大袍。

  三衣与一钵是出家僧众所有物当中最为重要者。钵是出家人的食器,又名应量器,出家人托钵乞食,堪受人天供养,故代表福田。三衣钵具是受戒时不可少的僧物,顺治皇帝赞僧诗云: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肩难。无论是三衣或钵,都代表清净的僧团,象征修道者的人格。禅宗所谓传法就是传其衣钵给弟子,称为传衣钵,因此又引申为师者将佛法大意传授予后继者。据《付法藏因缘传》卷一记载,摩诃迦叶将入涅槃时,入鸡足山敷草而坐,捧着佛陀所授的衣钵,等候弥勒菩萨降生成佛,再把佛陀的衣钵转给当来下生的弥勒菩萨。我国禅宗初祖达摩由印度东来时,也将衣钵传给二祖慧可,以为法脉相传的证物。

  此外,头陀十八物尚有:杨柳枝、澡豆、水瓶、坐具、锡杖、香炉、奁、滤水囊、手巾、刀子、火燧、镊子、绳床、经律、佛像、菩萨像等,除此别无他物。所谓衣单两斤半,随身十八物,出家人生活简朴,不受物役,不为物累,就像行云流水一样云游四海,处处为家,所以出家人又称为云水僧。

  头陀十八物都是增长善法之具,各有其用途、意义。例如,锡杖:锡者,轻也,依倚是杖,除烦恼,出三界故;锡者,明也,得智明故;锡者,醒也,醒悟苦空,三界结究故;锡者,疏也,持者与五欲疏断故。因此锡杖又名智杖、德杖,彰显智行功德本故。佛制持杖,一来用以防身,再者于白衣舍前振锡可令施主出应,同时还可提携行李,协助老瘦无力、病苦婴身者行走,尤其行脚云游时,若于路上看到动物的死尸,可利用禅杖就地掩埋,这也是慈悲的体现。

  滤水囊是用于饮水时过滤水中微生物之用,为器虽小,其功甚大,为护生命故。坐具是用于礼佛拜僧之用,同时可敷设于地,避免坐卧时污损三衣。

  卧具、衣服与医药、饮食合称四事供养,是信众对僧众的供养物。在原始佛教的戒律中,经常讨论有关衣食的问题,例如佛陀制戒规定,每一个出家人只能拥有三衣一钵,超过此数就是犯戒,即使是佛陀本身,也坚守此戒。因此,当佛陀的姨母供养佛陀两件亲手缝制的金缕袈裟时,佛陀则将其中一件转赠他人。这是说明出家人澹泊物欲,生活力求简单,不在衣着上费心,而以修行、道德、慈悲来庄严自己,因此能开阔无限宽广的世界。

  不过,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历经各个朝代的发展,由于文化习俗不同,以及受到政治等因素的影响,僧服的样式和颜色由来纷杂不一。民国初年,太虚大师极力倡导僧服统一,佛光山多年来也力行实践,从短褂、罗汉褂、长衫到袈裟,完全由常住统一制作,因此,样式、颜色都能整齐划一。因为僧服的统一,也是复兴佛教,重整僧伽制度的重要一环。

第八 各种称谓  

  称谓是一种礼仪,也是身分的代表;在佛门里,称谓常代表着职务,也是修持的衡量,不但具有维系佛门纲常伦理的功用,从中更透露出无限的佛法妙谛。

  一般人以为,出了家就是和尚,其实和尚者,要在六和僧团中确实奉行六和敬,成为一个高尚的人,始得成就。一个寺院只有一位和尚,又称住持方丈;和尚退位后,法弟继任住持者,称退居和尚,弟子、法子继任者,称退居老和尚

  和尚是梵语,译为中文乃亲教师之义。传授三坛大戒时,须有得戒和尚羯摩阿闍黎教授阿闍黎等三师及七尊证登坛证盟,以及开堂和尚引礼法师等人共成佛事。阿闍黎意即轨范师,可以轨范吾人身心,导人正道者,故又称导师

  出家者,除了受戒师父之外,还有依止师父、剃度师父。师父在丛林中也是职务的通称,例如知客师父、纠察师父、当家师父等,甚至现代信徒通称所有出家众为师父或法师。

  法师者,以法为师,以法师人之谓。在大乘八宗之中,研读修习律藏有成者,称律师,例如:道宣律师、僧佑律师等;研究论藏或造论以阐扬佛法者,称论师,例如世亲论师、龙树论师、无着论师等;专门修习坐禅者,称禅师。开创一宗一派之人,称开祖;传承其教法之人,称列祖;开山建寺,为寺院第一代住持者,称开山,一般称开山大师

  大师者,在社会上极为通用,凡专家、杰出者即可称之。例如张大千大师、黄君璧大师。比丘尼也称为大师,大师有菩萨之义,菩萨又称大士,例如观音大士、普贤大士、文殊大士等。佛教中,大士易称,法师难为;只要发心,即可称大士。过去丛林,凡监院、堂主以上即称大士。

  在家居士也可以称上人,例如《维摩经》中文殊菩萨称维摩居士彼上人者,即人上之人、大人物之意。因此,不管僧俗,对于师长或德学兼备者,均可尊称上人,或称大德仁者长者;惟长老仅限于戒德俱尊的出家众始得称之。出家受戒十年以下称下座,十年以上称中座,二十年以上称上座。上座者,即可称为长老

  在印度佛教律仪中,男众比丘称大德僧;女众比丘尼称大姐僧。中国则于历代各朝中均有帝王加封德学兼备,可为一国师表的高僧为国师,含有一国民众之师、帝王之师等意,如玉琳国师、悟达国师等。在寺院中,全心为佛教奉献而未婚的在家女众,称为师姑;未行剃染而服种种净业作务的在家男众,称为净人,或称道人教士。在家信徒彼此之间可互称居士师兄师姐;出家众亦可互称师兄,或称道兄戒兄学兄法兄等。对别人称呼自己的师父为家师,尊称他人之师为令师,自己则谦称学僧学人末学,或弟子等。

  此外,与称谓有关的佛教名相,如:僧伽、僧侣、僧俗、僧信、缁素、同参、善知识、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优婆塞、优婆夷、弘讲师、弘教师、檀讲师、檀教师、檀那、施主、功德主等。称谓也是和谐人际关系的重要一环,在丛林四十八单职事中,其职称非,例如管理藏经者称藏主,管理寺地田产者称庄主,管理库房者称库头,负责煮饭者为饭头,负责烧水的是水头,负责田园种菜者称菜头,管理园圃的称园头,甚至连打扫厕所也称净头,可见佛教对僧众人格的尊重。佛教讲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如法合宜的称呼,其实也是学佛行仪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一课。

第九 学佛行仪  

  佛门教育十分重视思想教育与生活教育,因为唯有健全的思想和规律的生活,才能完成人格,成就道业。因此,举凡行、立、坐、卧,一切举止动作都要威仪具足,所谓身具德,人必敬。以下仅就日常生活中的行立坐卧四种威仪,以及有关参访、入殿、礼拜、出堂等应注意的行仪,略述于后:

一、四种威仪

  行:

  走路时,应目视前方七尺,不可左顾右盼,不可低头仰视。

  穿着海青行进时,应该双手操胸。

  穿着长衫行进时,应该双手下垂,自然摆动。

  行进间,双手不可置放腰后;不可跑步,若要赶路,可放大步伐,但不可奔跑。

  行进间,见大德迎面而来,应立定合掌,待大德走过,方可放掌、前进。

  与大德师长同行,应走在左后方,距离一个肩膀的宽度,不可平行,不可离太远。

  走出房门,衣服、鞋袜必须穿戴整齐,不可赤脚或穿着拖鞋。

  如系宗教徒,有法衣在身,不可大包小包背满全身,僧袋应当背于右肩。

  如非诸山方丈,不可挂念珠行走。

  行进间持经本,应双手捧持。

  立:

  站立时,应前八后二,抬头挺胸,姿势端正,不可倚墙靠壁,不可双手叉腰。

  与大德同在时,不可站在大德的上首、高处、对面,或与大德并排而站。

  坐:

  坐下时,要平肩、收齶、双眼平视、手放双膝。

  与大德同坐,应坐半座,不可坐满,不可翘腿,并依大德指示的位置坐下,若招呼你与其平坐,应该礼貌遵行,不可违意。

  卧:

  睡眠时,要右胁而卧(吉祥卧),不可四仰八叉。

二、寺院参访

  应事先通知,并准时到达。到达时,先到客堂报到,然后向主事者行礼,由知客法师引导至佛殿礼佛。

  参访日期、时间一经确定,则勿随意更改,以免造成安排的不便。

  离开寺院时,应到大殿向佛菩萨告假。

三、佛殿礼仪

  入殿时,若从右门入,应右脚先进;若从左门入,则左脚先进。

  入殿后要先拜佛,才能拜人,或是瞻仰佛像。

  在大殿中不可寒暄讲话,不可相互送礼,有事须退出殿外讲说。

  不可随心所欲进出佛殿,更不可衣冠不整。进入佛殿时,应操手行走。

四、礼拜行仪

  礼佛时,宜在佛堂、佛殿、佛塔,以免引人侧目。

  在佛殿礼佛,除非住持方丈和尚,否则应在东西两单礼拜。

  礼拜大德师长,应至佛殿,如于路上、客堂、饭厅,或大德参禅、打坐、剃头、卧病时,不可礼拜。

  礼拜大德不可于高处拜,或于大德背后拜。

五、出堂礼仪

  出堂是大事,分个人及团体两种。个人出堂必须请假。如系早上出,晚上归,可向直属主管请假,如系长假,必须向纠察、客堂及相关职务人等请假,而且必须搭衣。

  请假在外,不可于俗家或信徒家中夜宿,除非当地没有寺院道场。一个修道者的风姿,在行立坐卧、言谈举止中皆可表露无遗。佛门中其实不只四种威仪,所谓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威仪不仅能调摄修道者的身心,尤其可以行无言的教化,例如昔日舍利弗为马胜比丘进止有方,端正的威仪摄受而归投佛陀座下,威仪的重要,由此可知。所以学佛修行必须重视威仪的训练。

第十 法事介绍

  法事是寺院道场重要行事之一。在所举办的法事当中,有的是自我忏悔的方式,如忏摩;有的是经大众附议通过者,如布萨;有的是对大众宣说佛法,如升座说法;也有于新春时为国家、檀那祈福祝祷者,乃至到山门迎春等;一年当中更有春秋二祭,及三皈五戒、八关斋戒的多次举行等,方便社会大众参与修持。今略述数条于下:

  一、布萨羯磨:僧团中,僧众若有犯戒者,则于大众前发露忏悔,称为布萨。凡与大众有关的决策,须经大众三次决议通过,称为三番羯磨。

  二、忏摩请戒:三坛大戒中,每于登坛受戒前夕,由羯磨和尚引导戒子忏悔发愿,以便身心清净,纳受戒体。

  三、护戒诵戒:僧团中受过菩萨戒的僧众,每半个月诵菩萨戒法一次,藉以勉励自己不忘发心,行菩萨道。

  四、升座说法:丛林中,大和尚晋山就职,或逢节日庆典,乃至平日对大众说法,都称为升座。升座就是正式对外宣布、通告。例如新春升座即正式昭告一年的行事。

  五、年庆祈祷:丛林中,在大年初一的早课时,大众一起唱赞、诵经,为国家祈祷国泰民安,为护法檀那祈求福慧圆满。所以︿宝鼎赞﹀中有端为世界祈和平,地久天长

  六、山门迎春:丛林生活,僧众平日不轻易走出山门,唯过年时,在初一到十五的某一天,早课后,由大和尚或监院领导大众,从大雄宝殿到山门外巡礼参访,藉此接触大自然。

  七、上灯胜会:灯代表光明,点灯主要是点亮自己的心灯,因此,信徒在佛前点灯,是表示佛与人的心光互相辉映。一般寺院均在新春期间举行上灯法会,江苏省的扬州,有所谓:十三上灯,十八落灯,十九算帐,二十开张。在台湾的北港灯会是从农历二月一日才开始,佛光山则自农历正月初一开始举行半个月的春节平安灯法会。

  八、结夏解居:结夏就是结夏安居,日期为每年农历四月十五日,解居则于农历七月十五日。另有冬安居,是于每年十月十五日至隔年一月十五日解居。

  九、大座讲经:以讲经为主,讲演前先唱香赞、钟声偈等,并有信徒请法等仪式,是一种解行并重的佛事法会。

  十、三皈五戒:指皈依三宝及受持五戒。皈依是皈依佛法僧三宝,乃至自性三宝,皈依即是肯定自己、尊重自己;受持五戒则是尊重别人、不侵犯别人的善行。

  十一、八关斋戒:提供在家信徒学习出家生活,培养出离心,而于一日一夜远离家庭,进住寺院,并持守八条戒。过去一般均于六斋日举行,现在一般寺院均在星期日举行,一个月举行四次。

  十二、家庭普照:以信徒家中为聚会场所,一般均邀请法师主持并说法,透过轻松的佛法座谈方式,增进参与者对佛法信仰的理解及解答有关信仰、行持上的疑问。

  十三、供佛斋天:供养三宝并请诸天吃饭,台湾习俗称为拜天公,佛教则称为供佛斋天。一般于农历元月初九举行。

  十四、春祭秋祭:指农历四月清明法会与七月孝道月的报恩法会,称为春秋二祭。

  十五、生亡普佛:指延生普佛与荐亡普佛。延生普佛用于消灾、作寿、喜庆;荐亡普佛用于往生、超荐、冥寿。普佛者,即对三世一切诸佛普遍恭敬,普遍礼请,普遍结缘的意思。

  十六、三时系念:元朝中峰明本禅师着。属净土法门,主要目的是藉着系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超荐亡灵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离业海,直证不退,圆满无上菩提。

  十七、蒙山施食:为超度亡者举行的施食法会,有大小蒙山之分。源于宋朝不动法师(也称甘露法师)于蒙山所发起,后由上海兴慈法师大力倡导,今日一般寺院大都于晚课后随堂施放小蒙山。

  十八、盂兰盆会:是藉着供佛斋僧的功德,以解救饿鬼脱离苦趣,并且报答七世父母恩德的佛事法会。一般寺院道场均于农历七月十五日举行。

  十九、瑜伽焰口:施放焰口,能令饿鬼得度,也是对亡者追荐的佛事之一。除了施食,以解除饿鬼的饥虚之外,最重要的是为他们说法、皈依、授戒,令其具足正见,不再造罪受苦,以祈早日脱离苦趣,成就菩提。

  二十、水陆法会:中国佛教中,仪式最隆重、功德最殊胜的法会,着重对水陆众生的普济,除了施食,并有诵经持咒的法施,可令受苦众生心开意解。

  弘法利生是寺院的使命,虽然接引众生的法门很多,然而八万四千法门,皆是不离佛语,重要的是,要能应机教化,应病与药,如此才能示教利喜,接引众生悟入佛的知见。
上一篇: 佛教寺院巡礼
下一篇: 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