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佛教史略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597  【关闭窗口
 

西元四世纪,佛教从中国向东传入韩国,时当朝鲜半岛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足而立的时期。到了七世纪中叶,新罗联合唐朝,灭了高、百两国,建立统一王朝,佛教逐渐脱离中国的传承,树立韩国佛教独特的教学。十四世纪末叶,新罗王朝被高丽王朝(九一八至一三九二年)所取代□;佛教在王室护持之下,四百多年期间,由发展走向兴盛,由融摄的转变过程形成富有韩国特色的宗教。

一、高句丽佛教

据《三国史记》所载,高句丽小兽林王二年(三七二),中国前秦王苻坚遣顺道法师及使者齎来经书、佛像;四年,秦僧阿道亦前来传教;翌年,王为二僧建肖门寺和伊弗兰寺,这是韩国佛寺创建的开始,佛教乃正式传入韩国。至枕流王元年(三八四),佛教由东晋的梵僧摩罗难陀传入百济□;而新罗则迟至西元四一七年以后,才由高句丽僧传入□。佛教传入前,朝鲜半岛人民崇拜鬼神,信奉巫教,因此佛教初传时期亦被视同民间信仰一般,以王室贵族为中心,进而形成护国祈福的国家信仰。

高句丽因国土和中国北方相接,又时值中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因此,佛教的发展受北朝影响较大。帝王多信佛,更有不少高僧渡海至日本传教,其中惠慈□被日本圣德太子礼请为师;尔后慧灌则任僧正之职,并为日本三论宗始祖□,佛教因此广为传扬。直到荣留王七年(六二五),王遣使入唐传回道教后,佛教才受到迫害。当时道教虽兴,高句丽却也走上灭国之途(六七五)□。

二、百济佛教

百济佛教受中国南朝影响较大□,诸王亦崇信佛教,阿莘王、圣王(又称圣明王)、威德王、法王、武王等,都是有名的护法仁王。至六世纪初,高僧辈出,其中以谦益盛弘律宗,推为百济律宗之祖,最为有名□。百济佛教对隔海的日本也有深远影响,圣王二十四年(五四六)致赠佛像、经书等予日本,是为佛教传入日本之始□;此后至日本弘法的百济僧侣遽增,主要以弘传三论和成实二宗为主。

三、新罗佛教

朝鲜半岛三国中,佛教虽最晚传入新罗,但发展却最为兴盛。到了真兴王时代(五四○至五七五在位),佛教的发展,如丽日中天□。新罗在统一朝鲜半岛前,高僧圆光和慈藏都曾前来中国参学,回国后不仅大弘佛法,且受朝廷重视,辅佐国政□。新罗统一王朝后,佛教受中国唐朝的影响,大乘各宗传入,元晓、义湘大师弘传华严□;圆测、太贤大师宣扬法相□,因此,华严、法相两宗最为盛行。另外净、律、密等宗派也日渐弘传,禅宗在新罗后期至高丽初期已发展为九派之多□。概言之,新罗佛教因受到王室的支持,寺院遍布,硕德辈出,著作丰富,确为后继的高丽佛教奠定发展的基础。

四、高丽佛教

高丽的创国者太祖,是有名的佛教护法仁王,他深信高丽的建国是凭仗佛力之故,因此发愿保护佛教,订定信佛事佛的训要□。信佛护教,祈求国泰民安,便成为高丽王室的一大传统。其中,为了攘敌救国而雕印的《高丽大藏经》□,最具历史意义。高丽时代常遇外敌入侵的窘局,因此常以建寺、举行法会等各种佛事为国祈福消灾,这是“祈福禳灾,镇护邦国”的国家思想形成的原因。另外,对僧尼的统理政策,除承继新罗时期的僧官制度外,还仿照进士科举制度,遴选优秀僧侣授予僧阶。

高丽佛教发展大致上可分为两个时期:□前期:是高祖至肃宗时期(九一八至一一○五)。此时中国佛教仍继续传入朝鲜,同时深入普及于社会,华严、法相、禅宗法脉持续,国师大觉义天由宋回国后,成立天台宗□。□中后期:自睿宗即位后形成的民族佛教。主要是指智讷所创的曹溪宗禅法□,本宗成立后,广为高丽人民所接受,不仅超过禅门九山,后来由中国再传入的临济禅,也用曹溪宗的名义弘扬,成为民族化的大宗派。绵延至今,在韩国佛教中,仍最具代表性□。

高丽佛教的发展极为辉煌,直到末期,兴起儒学,逐渐形成一股排佛的思潮,为李朝的排佛崇儒种下了远因。

西元一三九二年,李朝太祖推翻了高丽,建立朝鲜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一三九二至一九一○年),称为“李朝”□。初期仍延续高丽时期以佛教治国的风范,自太宗登基后,立即表明崇儒排佛的方针。故自太宗至显宗(一四○一至一六七四)两百多年期间,颁行毁寺、迫僧还俗、禁止僧侣进城等种种措施,使得佛教走向衰颓的境地。

近代,中英鸦片战争之后,朝鲜受到西方列强与日本的入侵,佛教也有了转变。首先,解除对佛教的种种限制与禁令,并逐渐设置相关的管理机构以掌理僧政。在佛教复兴的同时,结构、型态也产生了一些变化,因为受到日本佛教影响,教团里出现了带妻僧□。二次世界大战后,朝鲜分裂成南北两个国家。南韩的佛教相当盛行,仍以曹溪宗最有势力。五十年代,新兴的宗派不断出现□,其中以圆佛教发展最为迅速蓬勃□。目前佛教界办有综合大学等教育机构,也致力于慈善事业的发展。一九七五年,政府在佛教徒极力的请愿下,明定四月八日佛诞日为国定假日,可见佛教在韩国已积极展现出重生之姿。

[注释]

□西元九世纪,新罗王朝政变,当时群雄割据,于是在百济、高句丽的故土上又建立旧百济、高句丽的政权,与新罗再度鼎立,史称后三国。西元九一八年后,高句丽部将王建自立为王,改国号为高丽,后灭新罗及后百济,于九三六年统一朝鲜。

□第十五代枕流王元年(三八四)时,梵僧摩罗难陀自我国(时东晋孝武帝在位)境内到百济弘传佛法,被迎入宫,礼敬备至。翌年,在汉山州创立佛寺,度僧十人。

□据《三国遗事》卷三所述,新罗第十九代讷只王(四一七至四五七)时,沙门墨胡子从高句丽来到新罗弘法。

□惠慈是在高句丽婴阳王六年,日本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至日本,后与百济僧惠聪同至飞鸟法兴寺,并同为圣德太子之师。

□慧灌曾在隋朝至中国的嘉祥寺从吉藏学三论,推古三十三年(六二五)(高句丽荣留王八年)东渡日本,任僧正一职,在元兴寺弘扬三论宗,被推为日本三论宗的始祖。另有昙征对日本文化的贡献也很大。

□荣留王七年(六二四),在大臣盖苏文的游说之下,遣使向唐高祖上表请传道教。道士叔达等人携《道德经》至高句丽,荣留王安顿他们在佛寺中。到了二十八代宝藏王时,由于国王的倡导,道教大盛,佛教衰颓,但国势也日危,终于在宝藏王二十七年灭亡。

□百济在西元三世纪兴起于半岛西南地区,以国小势弱,国都一再南移。其统治者曾借助南朝政权的势力对抗高句丽和新罗的攻击。由于这种关系以及地理位置的因素,中国南朝的思想文化通过水路传入百济,百济佛教亦受南朝影响较大。如圣王十九年(五四一),曾遣使至梁迎回《涅槃经》等义疏,涅槃宗为当时中国南朝盛行的学派之一。

□谦益在圣王四年(五二六)入印度,深攻律部,与倍达多三藏法师齎梵本阿毗昙及五部律归国,安于兴轮寺,与当时精通疏译的硕德二十八人共译出律部七十二卷,昙旭、惠仁则依之译出律疏三十六卷。因之,谦益被誉为百济律宗祖师。

□此为《上宫圣德法王帝说》所载,时当日本钦明天皇七年(五四六)。另有一说,据《日本书纪》载,是在日本钦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

□真兴王在位期间(五四○至五七五)大兴佛法,准许男女出家剃度,兴建皇龙、兴轮、只园、实际等寺,派使者入梁朝迎请佛舍利和经典,为统理僧尼而仿照中国北朝僧官制度设国统、大都维那。南朝陈文帝派遣刘思及明观,致赠经论达一千七百余卷。由其开始,王室为祈祷国泰民安而举行讲经会,礼请僧人讲读《仁王般若经》等护国经典,并为战死将士举行佛教法会。晚年时,甚至与王妃一同祝发出家。

□圆光(五三二至六三○),曾至中国陈朝参学,师事成实论师僧旻的弟子,对《成实论》、《大涅槃经》颇有研究,在虎丘、长安讲《成实论》、《般若经》、《摄大乘论》,而为时人所重。新罗真平王闻名请其回国,尊之为师,常谘以军政事宜,他亦以佛法及忠君爱国之忱辅佐国政。慈藏,唐贞观十年(六三八)与门人僧实等十余人入唐参学,贞观十七年回国,受到国王的欢迎,任管理僧尼事务的“大国统”一职,并常大开讲座,着有《观行法》一卷及诸经戒疏十余卷,思想以戒律、华严为主,新罗佛教在他及其弟子的努力下发展迅速。

□元晓(六一七至?),二十九岁于皇龙寺出家,原欲与义湘入唐,然途中忽然感悟:“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心外无法,胡用别求?”遂折回。国王曾请为《金刚三昧经》作疏并讲授,著作丰富,重要者有《华严经疏》、《阿弥陀经疏》、《金刚三昧经论》、《大乘起信论疏》、《无量寿经宗要》,被称为海东(朝鲜)师,其所传华严宗也称海东宗、法性宗、芬皇宗。后高丽肃宗六年(一一○一)諡号大圣和静国师。义湘(六二五至七○二),乃韩国华严学建立影响力最大者。永徽元年(六五○),入唐住终南山,与后来创中国华严宗的法藏同学于智俨,深得华严妙旨。归国后,奉旨创浮石寺,弘传华严一乘教法。着有《华严一乘法界图》、《华严十门看法观》、《入法界品钞记》等,括尽一乘枢要,门人极众。法藏曾来书信,并致赠著作,赞誉义湘归国后宣扬华严教义:“仰承上人归乡之后,开演华严,宣扬法界无碍缘起,重重帝网,新新佛国,利益弘广,喜跃增深。”并尊义湘为“海东新罗大华严法师”,故后世尊师为海东华严宗的初祖。高丽肃宗諡以“圆教国师”之号。

□圆测(六一三至六九六),新罗(朝鲜)王族出身。十五岁游学长安,历事师法常、僧辩等。后从玄奘学《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等。在高宗武后期间,曾助译经,武后礼之为师,信崇逾恒,新罗遣使请归,武后不准。着有《成唯识论疏》、《解深密经疏》、《般若心经疏》、《因明正理门论疏》等,蔚为法相宗(慈恩系)的亚流。圆测虽未归国,但其学说对新罗法相一系的流传影响很大。继承其法系的新罗学僧弟子有道证、胜庄、慈善等,他们均为当世著名法相学僧。太贤,号青丘沙门,壮岁入唐,依西明寺道证学唯识,乃其嫡传弟子。著作甚多,撰有《成唯识论学记》、《起信论内义略探记》、《梵网经古迹记》等,不拘门户,力持平允,为世崇敬。后归国传慈恩之学,时人誉之为海东瑜伽祖。

□禅门九山中,一派传北宗禅,一派传南宗石头门下曹洞禅外,其他七派皆传马祖禅法。此九派为:实相山派、迦智山派、曦阳山派、桐里山派、凤林山派、圣住山派、闍崛山派、师山派、须弥山派。

□太祖为使继其王位的后代诸王皆能以佛法治国安民,在二十六年(九四三)订定十条训要,做为后世治国的龟鉴,此即闻名的“太祖训要”。其中第一条:“我国家大业,必资诸佛护卫之力,是故创立禅教寺院,差遣住持梵修,使各治其业。后世奸臣执政,徇僧请谒,各业寺社争相换夺,切宜禁之。”乃嘱咐信佛、事佛,依佛法治国安邦。

□韩国大藏经的雕印共有三次,都是在高丽王朝所开雕,因此称为《高丽大藏经》。显宗元年(一○一○),契丹大举入侵,显宗为祈佛力加被,拯救国难,乃敕命开雕大藏经,后经德宗、靖宗,至文宗时雕造完毕。共五百七十函,五千一百二十四卷大藏经板,收藏在国都的符仁寺内。宣宗时,大觉义天国师又广集宋、辽、日的佛典章疏,完成《高丽续藏经》;高宗二十三年(一二三六),蒙古兴兵入侵,《大藏经》、《续藏经》毁于战火。高宗为祈佛力护国,乃仿效显宗,发愿再雕刻《大藏经》,总计八万一千二百五十八版,即有名的“八万大藏经”,收藏于海印寺。一九九五年,《高丽大藏经》及海印寺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大觉义天禅师(一○五五至一一○一),乃高丽文宗的第四子。初学华严(圆融),旁通戒律、法相、涅槃、法性(三论)及禅宗,精研儒学,受封为“佑世僧统”。因感慨天台宗未能大事弘扬,于宣宗二年(一○八五),率弟子等入宋求法,甚受神宗礼遇。先后参访佛印了元、慧林宗本、净源、慈辩、大觉怀琏等五十余硕德,广学华严、天台、律、禅等。在临回国时,特访天台山,拜智顗祖师塔,述发愿文:“予发愤忘身,寻师问道,今已钱塘慈辩讲下承禀教规,他日还乡,尽命传扬。”及至携带经书千余卷归国,宣宗为其建寺,乃仿中国天台山国清寺,亦称国清寺,天台教学乃广传高丽。其实天台学早在新罗时期即有法融等至唐师事天台六祖湛然而传入之说,唯传扬不广。高丽初期中国吴越王(九四五至九七八在位)崇佛,因战乱,经籍焚毁,故遣使到日本和高丽请天台教籍,而义天入宋时,也传入华严教籍,此对宋代华严教学有重要贡献。

□智讷(一一五八至一二一○)所传曹溪宗,特别吸取华严、净土的教义,是将九山禅门集大成的禅宗宗派,倡顿悟渐修、禅教兼修。神宗元年(一一九八),栖隐于智异山的无住庵,专修内观。一日,读《大慧语录》豁然大悟。神宗三年,于松广山吉祥寺结社,前后十一年广宣禅教。熙宗元年(一二○五),改松广山定慧社为“曹溪山修禅社”,提倡先悟后修、定慧双修,成为朝鲜禅的根本道场(即今曹溪山松广寺)。曹溪宗一名是据李朝赵宗着所撰的《全罗南道升平曹溪山松广寺嗣院事迹碑》中载“借用山名,设曹溪,始兴南宗”,表示继承南宗禅六祖惠能的法脉,乃以其所居之曹溪山为宗名,故称曹溪宗。

□据《韩国宗教年鉴》载,一九九二年韩国已立案的三十六个佛教团体中,曹溪宗信徒人数仍冠于全国。且为居次位的太古宗人数的四倍多。不仅为今日韩国佛教界的代表,也是最具规模的传统宗教团体。其寺院组织分布全国,布教方式各有特色。

□西元一三九二年,高丽都统李成桂发动政变,废国王自立,迁都汉城,改回旧国号朝鲜,史称李氏朝鲜,简称李朝。

□一九一○年,日本占领朝鲜,因此日本“僧侣娶妻”的佛教对朝鲜佛教的影响很大,到了五○年代,曹溪宗内部的独身清修一派,与带有妻室的一派发生多次纠纷与争执,后来带妻僧派僧侣分离出去,另成立太古宗。

□新兴宗派有圆佛教、真觉宗、元晓宗、佛入宗等。

□圆佛教为韩国人朴重彬于一九一三年设立,一九四五年韩国独立后,始正式宣布使用“圆佛教”之名。该教以○为其表征,代表一般寺庙的佛像。○,是一个无始无终的圆圈,为强调佛教自性本具万德的一种表象,并主张综合教化、教育、慈善等三者,建立具有生产性与自立性的经济基础的宗教。详见第二十课新兴教团的开展。

来源:互联网

上一篇: 禅宗简史
下一篇: 中国佛教史上的“三武一宗法难”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