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高僧大德悟道诗选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1817  【关闭窗口
 

     一、唐.寒山 《寒山诗》

    水清澄澄莹,彻底自然见;心中无一事,水清众兽现。

    心若不妄起,永劫无改变;若能如是知,是知无背面。

    寒山,居浙江天台始丰县西四十公里的寒岩幽窟中,因不详其姓氏,故以“寒山”称之,又称寒山子或贫子。寒山常至国清寺,有僧名拾得,与寒山交友。传说其为文殊菩萨之化身,与丰干(弥陀化身)、拾得(普贤化身)号称“三圣”。又以三者皆隐栖天台山国清寺,故亦称“国清三隐”。

    二、唐.庞蕴  《联灯会要》卷六

    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

    庞蕴(??八○八),唐代著名在家禅者。字道玄。世称庞居士、庞翁。湖南衡阳人。曾参谒石头希迁,颇有领悟。与丹霞天然、药山惟俨、齐峰、百灵、松山、大梅法常、洛浦、仰山等禅林硕德频相往来。后参礼马祖道一,于言下领旨,顿悟玄机。元和年间,偕家人躬耕于鹿门山下,其妻、子均因之彻悟。遗有《庞居士语录》。

 

    三、唐.大梅法常 《景德传灯录》卷七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樵客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

    法常大师(七五二??八三九),唐代僧。湖北襄阳人。师志于禅,初于马祖道一处参学。后隐于大梅山(浙江鄞县)静修。一日,一僧奉马祖之令,至大梅山对师道:“近日又道非心非佛。”师云:“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汝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马祖闻之而谓:“梅子熟也!”自此法誉大彰,学人四至。

 

    四、唐.黄檗希运  《宛陵录》

    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经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

    希运(??八五○),唐代僧。福州闽县人。幼出家于洪州黄檗山,聪慧利达,学通内外,人称黄檗希运。相貌殊异,额肉隆起如珠。至洪州谒百丈怀海,得百丈所传心印。后于黄檗山鼓吹直指单传的心要,时河东节度使裴休镇宛陵,建寺,迎请说法。门下有临济义玄、睦州道踪等十数人。所述有《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广行于世。

 

    五、唐.香严智闲 《景德传灯录》卷十一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治;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香严智闲(??八九八),唐代僧。青州(山东益都)人。初从百丈怀海出家,后谒沩山灵佑禅师,不契,泣涕辞去。偶于山中芟草,瓦砾击竹作声,廓然有省,乃悟沩山秘旨,因嗣其法。住于邓州香严山,化法大行,净侣千余人,世称香严禅师。

 

    六、唐.洞山良价 《洞山良价禅师语录》

    也大奇!也大奇!无情说法不思议,若将耳听终难会,眼处闻声方得知。

    洞山良价(八○七??八六九),唐代曹洞宗之祖。越州会稽(浙江会稽)人。于五泄山礼灵默禅师披剃。曾访沩山灵佑禅师,参“无情说法”公案,不契。受指示往诣云岩昙晟禅师,问无情说法之义,辞归时,涉水睹影,大悟前旨。于江西洞山弘扬佛法,门风颇振。其嗣法弟子有云居道膺、曹山本寂、龙牙居遁等二十余人。尤以本寂的法系,称作曹山,合称之,即为曹洞宗。着有?宝镜三昧歌??玄中铭?、《洞山语录》等。

 

    七、唐.洞山良价 《景德传灯录》卷十五

    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我今独自往,处处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应须恁么会,方得契如如。

 

    八、唐.古灵神赞 《五灯会元》卷四

    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太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

    古灵神赞,唐代禅僧。初于福州大中寺受业,后遇百丈怀海禅师始开悟得法。

 

    九、唐.灵云志勤 《景德传灯录》卷十一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灵云,唐代僧。福建长溪人。嗣法于长庆大安。初住大沩山,因睹桃花而悟道,禅林称为“灵云见桃明心”、“灵云桃花悟道”。

 

    十、唐.长沙景岑 《景德传灯录》卷十

    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

    景岑,唐代禅僧。幼年出家,参南泉普愿,嗣其法。初住长沙鹿苑寺,复住湖南长沙山,大宣教化,时人称为长沙和尚。师机锋峻峭,与仰山对话中,曾踏倒仰山,仰山谓其有如大虫()之暴乱,故诸方称其为“岑大虫”。?号“招贤大师”。

 

    十一、唐.无尽藏 《增订佛祖道影》卷四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无尽藏,为唐代比丘尼。韶州(广东)曹侯村人。六祖惠能欲参谒五祖弘忍而途经韶州,听师诵经。师执经卷问字,六祖则谓诸佛妙理非关文字。师极感惊异,乃遍告里中耆宿大德,推崇六祖为有道之士,重建宝林古寺,延请六祖居之,说法弘化。

 

    十二、宋.雪窦重显 《碧岩录》卷二

    对扬深爱老俱胝,宇宙空来更有谁?曾虿卒橄赂∧荆?固蜗喙步用す辍?p class=mtext> 雪窦重显(九八○??一○五二),宋代云门宗僧。字隐之。四川遂宁人。得法于智门光祚禅师。住雪窦山资圣寺时,大振云门宗风,为云门宗中兴之祖。门下弟子有天衣义怀、长芦智福等。?号“明觉大师”。遗有《明觉禅师语录》六卷等行世。

 

    十三、宋.茶陵郁 《五灯会元》卷六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茶陵郁,宋代禅僧。不曾游方行脚。一日,乘驴度桥,一踏桥板而堕,忽然大悟,而有此悟道诗。曾为白云守端和尚的得度师。

 

    十四、宋.白云守端 《白云守端禅师广录》卷四

    百尺竿头曾进步,溪桥一踏没山河,

    从兹不出茶川上,吟啸无非??

    守端(一○二五??一○七二),宋代临济宗杨岐派僧。湖南衡阳人。依茶陵郁禅师得度。于杨岐方会禅师处得悟,承嗣其法。历住江西承天禅院、圆通崇胜禅院、安徽法华山证道禅院、龙门山干明禅院、兴化禅院、白云山海会禅院等处,弘扬佛法。遗有《白云守端禅师语录》二卷、《白云守端禅师广录》四卷行世。

 

    十五、宋.白云守端 《白云守端禅师广录》卷三

    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处出几多难,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从前被眼瞒。

 

    十六、宋.从悦 《联灯会要》卷十六

    等闲行处,步步皆如,虽居声色,宁滞有无?

    一心靡异,万法非殊,休分体用,莫择精粗。

    临机不碍,应物无拘,是非情尽,凡圣皆除。

    谁得谁失?何亲何疏?拈头作尾,指实为虚。

    翻身魔界,转脚邪途,了无逆顺,不犯工夫。

    从悦(一○四四??一○九一),宋代临济宗黄龙派僧。虔州(江西赣县)人。宝峰克文禅师的法嗣。能文善诗,率众勤谨,远近赞仰。因住于隆兴(江西南昌)兜率院,世称“兜率从悦”。宋徽宗时,丞相张商英(无尽居士)奏请?号“真寂禅师”。有《兜率悦禅师语要》一卷行世。

 

    十七、宋.五祖法演 《嘉泰普灯录》卷八

    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

    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

    法演(??一一○四),北宋临济宗杨岐派僧。绵州巴西(四川绵阳)人。初习百法、唯识诸论,后投白云守端禅师,精勤参究,遂廓然彻悟。初住四面山,后还迁白云山,晚年曾住太平山,更迁蕲州五祖山东禅寺,世称“五祖法演”。

 

    十八、宋.佛果圜悟克勤   《嘉泰普灯录》卷十一

    金鸭香囊锦绣帏,笙歌丛里醉扶归。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克勤(一○六三??一一三五),宋代僧。字无着。四川崇宁人。参谒五祖法演,得其印证。与佛鉴慧?、佛眼清远齐名,世有“演门二勤一远”之称。政和初年,住夹山灵泉禅院,徽宗敕赐其紫服及“佛果禅师”之号。政和末年,奉诏移住金陵蒋山,大振宗风。后居于金山,高宗赐号“圜悟”,世称“圜悟克勤”。后归成都昭觉寺。?号“真觉禅师”。曾于夹山的碧岩,集雪窦重显的颂古百则,编成《碧岩录》,世称禅门第一书。此外,有《圜悟佛果禅师语录》二十卷行世。

 

    十九、宋.龙门清远  《嘉泰普灯录》卷十一

    刀刀林鸟啼,披衣终夜坐,拨火悟平生,穷神归破堕。

    事皎人自迷,曲淡谁能和?念之永不忘,门开少人过。

    龙门清远(一○六七??一一二○),又称佛眼禅师。宋代临济杨岐派僧。四川人。雨夜读《传灯录》,至“破灶堕”因缘,忽拨火大悟,而作此偈。得法于五祖法演禅师。曾隐居四面山大中庵,后住龙门,道望尤振,学者争集。有《佛眼清远禅师语录》行世。

 

    二十、宋.怀深慈受  《嘉泰普灯录》卷九

    只是旧时行履处,等闲举着便淆讹。夜来一阵狂风起,吹落桃花知几多。

    怀深(一○七七??一一三二),宋代云门宗僧。字慈受。世称慈受禅师。寿春府(安徽)六安人。崇宁(一一○二??一一○六)初,谒长芦崇信于嘉禾(浙江嘉兴)资圣寺,并嗣其法。其后奉敕住于江苏焦山、洛阳慧林寺。靖康事起,师二度请辞,退居洞庭包山,“退步”偈就是在这段时期的作品。遗有《慈受深和尚广录》四卷行世。

 

    二一、宋.怀深慈受  《慈受怀深禅师广录》

    万事无如退步人,孤云野鹤自由身,松门十里时来往,笑揖峰头月一轮。

    万事无如退步休,本来无证亦无修,明窗高挂多留月,黄菊深栽盛得秋。

    万事无如退步眠,放教痴钝却安然,漆因有用遭人割,膏为能明彻夜煎。

 

    二二、宋.性空妙普  《嘉泰普灯录》卷十

    船子当年返故乡,没踪迹处难妙量。真风遍寄知音者,铁笛横吹作散场。

    妙普(一○七一??一一四二),宋代临济宗黄龙派僧。字性空。汉州人(今四川广汉),嗣法于死心悟心禅师。追慕船子德诚遗风,结茅于青龙之野,恒吹铁笛以自娱,又善为赋咏,开导人心。

 

    二三、宋.性空妙普  《嘉泰普灯录》卷十

    坐脱立亡,不若水葬,一省柴烧,二省开圹。

    撒手便行,不妨快畅。谁是知音?船子和尚。

    高风难继百千年,一曲渔歌少人唱。

 

    二四、宋.佛灯守?  《嘉泰普灯录》卷十六

    终日看天不举头,桃花烂熳始抬眸。饶君更有遮天网,透得牢关即便休。

    佛灯守?(一○七九??一一三四),南宋临济杨岐派僧。浙江人。得法于太平佛鉴慧?禅师。开创浙江何山移忠寺,故又称何山守?

 

    二五、宋.无着妙总  《嘉泰普灯录》卷十八

    一叶扁舟泛渺茫,呈桡舞棹别宫商。云山海月都抛却,赢得庄周蝶梦长。

    妙总,宋代比丘尼。丹徒(江苏镇江)人。当代临济宗大慧宗杲说法,妙总参与盛会,会中宗杲大骂诸方,众人皆惊,惟妙总独喜。说法毕,妙总叩请道号,宗杲予“无着”之号,并示偈云:“尽道山僧爱骂人,只有无着骂不动。”一日,正危坐间,忽大悟,宗杲为之印可,于是名闻四方。

 

    二六、宋.石头怀志  《嘉泰普灯录》卷七

    万机休罢付痴憨,踪迹时容野鹿参。不脱麻衣拳作枕,几生梦在绿萝?

    石头怀志(一○四○??一一○三),宋代临济宗黄龙派僧。浙江金华人。得法于宝峰克文。示寂前,以“梦境相逢,我睡已觉,汝但莫负丛林,即是报佛恩德”示侍僧。

    二七、宋.天衣如哲  《嘉泰普灯录》卷九

    瑞岩常唤主人公,突出须弥最上峰。大地掀翻无觅处,笙歌一曲画楼中。

    天衣如哲(??一一六○),宋代云门宗僧。族里未详。为长芦净照崇信禅师的法嗣。

    二八、南宋.张九成  《嘉泰普灯录》卷二十三

    春天月夜一声蛙,撞破乾坤共一家。正恁么时谁会得?岭头脚痛有玄沙。

    张九成,宋钱塘人。字自韶,自号横浦居士,又号无垢居士。绍兴间策进士。曾至能仁寺从大慧宗杲禅师习禅,后因和金事件,忤逆秦桧,谪居南安。着有《横浦集》等书。

 

    二九、民国.虚云  《虚云和尚法汇》

    杯子扑落地,声响明历历,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

    虚云(一八四○??一九五九),名古岩,字德清。湖南湘乡人。为民国以来,以一身而系五宗法脉的禅宗大德。十九岁于福建鼓山涌泉寺依常开老人出家,次年依妙莲和尚受具足戒,其后四处行脚参访。五十六岁在江苏高?寺,因沸水溅手,致使茶杯落,而顿断疑根,彻悟本来。其后潜隐终南山,更名虚云,号幻游。后往槟榔屿、马六甲、吉隆坡、台湾等地讲经弘化。亦曾说服滇军协统李根源,消弭逐僧毁寺之祸。并调停汉藏纠纷,招抚盗匪,为民除去战祸。九十岁始离滇返鼓山任住持。一百零九岁时,在香港弘法。于次年返回大陆。晚年驻锡江西云居山。师虽为禅宗巨匠,然亦每教人老实念佛。后人编有《虚云和尚法汇》一书。

 

    三十、民国.弘一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合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一八八○??一九四二),为民国中兴南山律学名僧。浙江平湖人,俗姓李,名广侯,号叔同。性情惆傥恬醇,于诗文词赋之外,尤好书画,工篆刻。二十六岁至日本,入上野美术专门学校,并研究音乐,创组春柳剧社,为我国新剧运动的先驱。回国后,任教于天津工业专门学堂。后赴上海主持《太平洋报》笔政,藉书画文字以宣传革命。一九一八年,出家于杭州大慈寺,未久即于杭州灵隐寺受具足戒,法名演音,号弘一。师推崇印光大师,效其不收徒众,不主寺刹的风格,惟以写字与人结缘。晚年自号晚晴老人,又号二一老人。坊间现有《弘一大师法集》传世。

 

明朝得道高僧很多,《历代高僧传》都有记载。得道高低僧自知,名气大小顺世人。莲池大师,憨山大师,藕益大师,紫柏老人,合称明代四大高僧。其中,莲池、藕益还是净土宗的祖师。

    这四大高僧悟道的诗偈很多,高僧传记录了一些。

    莲池大师的偈子曰:“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掷戟浑如梦,魔佛空争是与非。”

    憨山大师的偈子曰:“死生昼夜,水流花谢;今日方知,鼻孔向下。”

    紫柏老人的偈子曰:“若不究心,坐禅徒增业苦;如能护法,诋佛犹益真修。”

    蕅益大师圆寂前作了首偈子给身边弟子,可谓人到老时愈谦虚。

    蕅益大师的偈子曰:“生平过失深重,犹幸颇知内讼;浑身瑕玷如芒,犹幸不敢覆藏;藉此惭愧种子,方堪寄想乐邦;以兹真言苦语,兼欲告诫诸方;不必学他口中,澜翻五宗八教;且先学他一点,朴扑实实心肠。”

 

七子悟道诗

悟道诗

王重阳:四旬八上始遭逢,口诀传来便有功。一粒金丹色愈好,玉华峰上显殷红。

谭处端:六年炼尽无名火,十载修成换骨丹。湛湛虚堂无挂碍,已知跳出死生关。

  马钰:身在儒门三十年,不知一字大如天。偶因悟彻风仙理,顿觉灵明满大千。

丘处机:马氏谭君达圣朝,疑情万古一时超。云中采药烹金鼎,火后收丹贮玉瓢。

        手握灵珠长奋笔,心开天籁不吹萧。卧看跨鹤乘风去,海上人间影迹遥。

刘处玄:物物心休道眼开,胎仙养就泛琼杯。自然顿醒阴阳外,跨鹤真升难在来。

王处一:悟彻根源一点深,灵台颐养紫芝金。金光涌涌超生灭,玉性辉辉了古今。

郝大通:一七元中九六年,始知我命不由天。炎风鼎内消红雪,偃月炉内炼红莲。

        斜枕曲江方睡觉,海经三度变桑田。南柯昔日黄粱梦,说与昆嵛太古仙。

孙不二:小春天气暖风赊,日照江南处士家。催得腊梅先迸蕊,素心人对素心花。

 

 

文天祥遇奇人及他的悟道诗全录()

文天祥陷落在元军之手,解送到北京的路上作了几十首诗,都是他的感触。我们从他的诗和有关的著作,以及元朝的历史记载等资料互相参阅,可以看出,虽然他是一个俘虏,但当时各方面对他都很客气,乃至敌方看守的士兵都对他肃然起敬。说到这里,我们有一个感想,做一个彻底的正派人,他的正气的确可以感动人。当时,元朝是有许多部队押解他的,可是对外宣称是保护他,一路对他也很客气。经过家乡时,他曾经服过毒,希望能死在自己的家乡,结果没有成功。这一点上,他的心境当然非常痛苦。

在这中间,他碰到过两个怪人,一个是道家的灵阳子。这个道人来传他的道,也是和大家一样,知道他是忠臣,一定要为国牺牲。于是传给他生命的真谛,了生脱死的大义以及死得舒服的方法。希望他能坚贞守节,至死不变。当时敌人对他很敬重,派人监护他,只要不让他逃走就是,所以这些人有机会接近他。灵阳子传道以后,两人要分手了,于是送了一首诗。

第二首诗的题目:“岁:祝犁单阏;月:赤奋若;日:焉逢涒滩。”这些是中国上古文化,年、月、日的记载代号。第一个“岁:祝犁单阏”就是己卯年。己为祝犁,卯为单阏。“月:赤奋若”赤奋若是丑月。子月是每年阴历的十一月,丑月则是十二月。“日:焉逢涒滩”这个“焉逢”是甲,“涒滩”是申,就是甲申日那一天。他别的事情都写得很明显,为什么对这个年、月、日用中国上古文化的用词来记载?这是他对这一套中国的神秘学(现代语的名称,西方人对道家、佛家或其他古老的修炼功夫的学问,叫做神秘学。)已经很有心得,所以对年、月、日的记载,用中国上古神秘学的记载法。

他在这一天遇到异人。异人的观念,如小说上的奇人,奇人、异人或怪人,都是指与平常不同的人,就是所谓有道的人。指示他大光明法。用“指示”两个字,是他写得很客气,可见他对于传道给他的这个人,非常恭敬。他自己说:“于是死生脱然若遗矣”,到了这个时候,对于生也好,死也好,好像解脱了。本来一个扣子扣住了,现在生死完全看开,不在乎了,好像抛开了,丢掉了生死的念头。即使明天要杀头,也觉得没有关系,好像对一件旧衣服一样,穿够了把它丢掉算了。他就有这样一种胸襟,修养是很高的。于是他用五言八句,作了这首诗。诗?本文就很容易懂:“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这个时候是真正在患难中,命在旦夕之间,忽然悟到大光明的正法。“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这是描写修大光明法所得那个境界,这个时候他的胸襟是豁然开朗的,是所谓危险艰难一无可畏之处了。“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这是他悟道的话。佛家的观念,人生功名富贵,在人道上看起来是非常的荣耀;在佛道形而上学的立场来看,功名富贵,人世间一切,都是桎梏,妨碍了本性,毁灭了本性的清净光明,就好比风云雷雨,遮障了晴空。

 

文天祥晚年悟道诗全录

(一)南华山

北行近千里,迷复忘西东。

行行至南华,忽忽如梦中。

佛化知几尘,患乃与我同。

有形终归灭,不灭惟真空。

笑看曹溪水,门前坐松风。

(六祖禅师真身,盖数百年矣,为乱兵刲(kui)其心肝。乃知有患难佛不免,况人乎?)

 

有感

心在六虚外,不知呀网罗。病中长日过,梦里好时多。

夜夜频能坐,时时亦自歌。平生此光景,回首笑呵呵。

 

感兴

万里云山断客魂,浮云心事向谁言?月侵乡梦夜推枕,风送牢愁昼掩门。

苏子窖中闲日月,石郎家里旧乾坤。朝闻夕死吾何恨,坐把春秋子细论。

 

遣兴

一落颠崖不自由,春风相对说牢愁。稚驴黒月光中吼,饥鼠青灯影下游。

岂料乾坤成堕甑,始知身世是虚舟。遥怜海上今尘土,前代风流不肯休。

 

东风吹草日髙眠,试把平生细问天。燕子愁迷江右月,杜鹃声破洛阳烟。

何从林下寻元亮,只向尘中作鲁连。莫笑道人空打坐,英雄收敛便神仙。

 

四月八日

今朝浴佛旧风流,身落山前第一州。赣上瑶桃俄五稔,海中玉果巳三周。

人生聚散真成梦,世事悲欢一转头。坐对薫风开口笑,满怀耿耿复何求?

 

偶成

昨朝门前地寸裂,今朝床下泥尺深。人生世间一蒲柳,岂堪日炙复雨淋。

起来高歌离骚赋,睡去细和梁父吟。已矣已矣尚何道,犹有天地知吾心。

 

晓起

梦破风烟迥,衾寒不自由。钟声到枕曙,月影入帘秋。

雁过江山老,蛩吟草(树)愁。整冠人共笑,两月不梳头。

远寺鸣金铎,踈(?)窓(?)试宝熏。秋声江一片,曙影月三分。

倦鹤行黄叶,痴猿坐白云。道人无一事,抱膝看回文。

 

夜坐

淡烟枫叶路,细雨(蓼?)花时。(宿)雁半江画,寒蛩四壁诗。

少年成老大,吾道付逶迟。终有剑心在,闻鸡坐欲驰。

 

浩浩歌

陈贯道摘坡诗如寄,以自号达者之流也。为赋《浩浩歌》一首。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

春秋去来传鸿燕,朝暮出没奔羲娥。青丝冉冉上霜雪,百年歘若弹指过。

封侯未必胜瓜圃,青门老子聊婆娑。江湖流浪何不可?亦曾力士为脱靴。

清风明月不用买,何处不是安乐窝?鹤胫岂长凫岂短,䕫(夔)足非少蚿非多。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

不能高飞与远举,天荒地老悬网罗。到头北邙一抔土,万事碌碌空奔波。

金张许史久寂寞,古来贤圣闻丘轲。乃知世间为长物,惟有真我难灭磨。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春梦婆,春梦婆,拍手笑呵呵。

是亦一东坡,非亦一东坡。

(注:歘,xū,忽然。)

 

世事

世事孤鸿外,人生落日西。棋X诗兴薄,书倦梦魂迷。

汨汨驰还坐,悠悠笑即啼。一真吾自得,开眼总筌蹄。

(X:左为“三点水”;右似为“摇”的右边,但下边的“缶”无一撇。)

 

五月二日生朝

北风吹满楚冠尘,笑捧蟠桃梦里春。几岁已无笼鸽客,去年犹有送羊人。

江山如许非吾土,宇宙奈何多此身。不灭不生在何许?静中聊且养吾真。

 

自叹

可怜大流落,白发鲁连翁。每夜瞻南斗,连年坐北风。

三生遭际处,一死笑谈中。赢得千年在,丹心射碧空。

 

送赵王宾三首

风流不比贺家狂,潇洒黄冠意更长。自有武夷溪九曲,鉴湖何必问君王?

萧然被褐不求知,归倚溪船理钓丝。却笑荆山空自售,未应有智不如葵。

(懒)从原上访桃花,又不青门去种瓜。传得神仙蝉蜕法,君如觅我问烟霞。

 

(二)

遇灵阳子谈道赠以诗

昔我爱泉石,长揖离公卿。结屋青山下,咫尺蓬与瀛。

至人不可见,世尘忽相缨。业风吹浩劫,蜗角争浮名。

偶逢大吕翁,如有宿世盟。相从语廖廓,俯仰万念轻。

天地不知老,日月交其精。人一阴阳性,本来自长生。

指点虚无间,引我归员明。一针透顶门,道骨由天成。

我如一逆旅,久欲蹑屩行。闻师此妙诀,庐复何情?

 

祝犂单阏月赤日焉逢涒滩遇异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于是死生脱然若遗矣。作五言八句。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日岀云俱静,风消水自平。

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巳卯岁除

岁除破衣裳,夜半刺针线。游子长夜思,佳人不可见。

草枯稚驴吼,灯暗饥䑕现。深室闭星斗,轻裘卧风霰。

大化忽流斡,浩劫荡回转。冠屦失其位,侯王化畸贱。

戈叱竒字,刀锯摧䪻弁。至性讵可迁,㣲躯不足恋。

真人坐冲漠,死生一乗传。日月行万古,神光索九县。

 

元日(庚辰岁)

铁马风尘暗,金龙日月新。衣冠怀故国,鼓角泣离人。

自分流年晚,不妨吾道春。方来有千载,儿女枉悲辛。

 

庚辰四十五岁

东风昨夜忽相过,天地无情奈老何?千载方来那有尽,百年未半已为多。

君传南海长生药,我爱西山饿死歌。泡影生来随自在,悠悠不管世间魔。

 

 

 

    [题解]

    古来证悟的高僧大德很多,开悟的方法更是千奇百样。其中有不少是看到自然界更递兴衰的现象而开悟的,譬如灵云志勤禅师看到桃花落地而开悟;唐朝的无尽比丘尼到各地遍参之后,回来见到庭院的梅花,终于开悟。有的禅师多以日常生活为机缘而开悟,譬如香严智闲禅师在锄田的时候,偶然拾起一块瓦片,随手一掷,瓦片击到竹子,“叩”地一声,他便悟道了。南宋时的张九成,夜半听到青蛙鸣叫的声音,恍然大悟。有的禅师打破了杯盘碗碟而开悟,甚至有的禅师摔了一跤而开悟,譬如有名的茶陵郁禅师,因骑驴过桥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而见到自性。

    种种前贤的证悟境界,透过悟道诗偈的表达,昭然如在耳目。他们对生命的深思及参透的体悟,犹如智慧活泉,滋润佛子枯槁的心灵;而那一份悟道后自然洒脱的境界,更引发学子向道之情。

上一篇: 济公诗词选
下一篇: 懒残禅师道歌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