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论宗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500  【关闭窗口
 三论宗的源流及其传承

三论宗,即龙树宗、提婆宗,是中国大乘宗派之一。以般若空义为本宗思想根干,所以又称为中观宗、空宗、无相宗、无相大乘宗、无得正观宗。

一、三论宗的思想渊源
三论宗思想,传承于龙树菩萨的缘起中道观,即“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龙树菩萨从缘起和合的现象中,直指“缘起”与“性空”不是对立的,“缘起就是性空,性空就是缘起;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体现真空”的中道实相论。此二谛相就是中道义,藉由什公的译典宣扬,纠正了两晋般若学风偏于二边的妄执,使格义之风消弭,回归般若无所得的真精神,树立三论宗思想系统上的独特风格。
龙树菩萨认为,般若的整个精神就在以“假”成“空”,由“假”显“空”。因此,提出“三假”来解释因缘生法,直显空性的奥义,从而彰显般若无所得的“无得正观”。
三假,是指构成事物的三个阶段,即:法假、受假、名假。此三者构成一切事物的基本因素、集体形象及集合概念。一般人对事物的认识,都是藉由三假所构成的概念、名言加以区别,可以说一切法的认识都是依据概念而来。
缘起是无自性,无自性所以是空,所以说,缘起与空性不是对立的,缘起就是空性,空性就是缘起。《中论》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则不成。”空,是成立世、出世间一切法的法则。缘起、性空不但不是对立,而且是相成相生的。如此不偏“顽空”,不偏“有执”,即名“中道实相”义。
中道联系“二谛”:性空是“真谛”,假有是“俗谛”,二者统一起来而成中道。所以中道不著名相与对待,综贯性相及空有。此二谛相就是中道义,就是三论宗立宗的根本依据,并且由此开展“言教二谛”,破除一切二边的执取。
两晋般若学 六家七宗
东汉末年支娄迦谶译出《般若道行品经》后,般若类经籍便陆续传入我国,经魏晋而至南北朝,在当时玄学的影响下,形成一代学风。当时为理解般若思想,一方面依据老庄玄学之义,理解及论释般若经义,产生“格义佛教”,对般若空的思想产生种种分歧;其次,在阐发般若思想方面,形成有所谓“六家七宗”。至后秦鸠摩罗什有系统地传译龙树、提婆的中观学派学说之后,三论宗即受其影响,直接沿袭般若学的传统。
六家七宗除识含宗的“心识为大梦主”,具有唯识思想外,其他诸宗与三论思想都有深厚渊源。
本无宗:吉藏大师在《中观论疏》中说:“安公明本无者:一切诸法,本性空寂,故云本无。”又说:“安公谓“无”在万化之前,“空”为众形之始。夫人之所滞,滞在末有,若托心“本无”,则异想便息。”由此可知,道安大师的般若学重在证会“性空”,故又名性空宗。但是他的义理偏于“空无”,与僧肇大师所主张的即动即静、即真即俗、不落二边的般若真义仍有距离,所以成为《肇论》所破的对象。
本无异宗:《中观论疏》引琛法师的话说:“本无者,未有色法,先有于无。故从无出有,即无在有先,有在无后,故称本无。”这是说未有万物之前,先有所谓无,从无生有,故万物出于无,以无来解释经论中的非有非无说,所谓“非有是有”即是无,“非无是无”亦为无,一切只是所谓的无,这就是他的宗义。但是僧肇评破此说,认为不符般若思想。
即色宗:吉藏的《中论疏》谓此有二家:一、是关内即色空,谓色无自性;二、是支道林所倡说的即色是空,这就是道安的“本性空寂”之说。前者谓即色义,所阐明的即色是空,色法悉依因缘和合而生,无自性,故称“色不自色,故虽色而非色”,不言即色是本性空,尚未领会因缘所生,无实体性,本来是空。而支道林的即色游玄义,则不偏于无自性,进而谓色本为空,不坏假名而说实相,色自因缘而有,而非自有,故当体即空,即色所空,但空自性。此“即色空理”,是为“般若本无”下一注解,以即色证明本无的意旨,故一般均以支道林为代表。
识含宗:有关识含宗义,吉藏大师于《中观论疏》里阐述:“三界为长夜之宅,心识为大梦之主。今之所见群有,皆于梦中所见。其于大梦既觉,长夜获晓,即倒惑识灭,三界都空。是时无所从生,而靡所不生。”这是主张众生随缘迁流,于是生起种种的妄识,使本来空寂的三界变现森罗万象,迷恋其间,不能超脱。倘若能使迷惑的识不生起,则能超出三界,三界的幻象也就无从生起。这些主张含有唯识思想色彩,不是般若思想的正宗。
幻化宗:幻化宗义,安澄法师《中论疏记》引《山门玄义》说:“一切诸法,皆同幻化;同幻化故,名为世谛。心神犹真不空,是第一义。若神复空,教何所施?谁修道?谁隔凡成圣?故知神不空。”故知幻化宗但空色法,不空心法;只空俗谛,不空真谛。此宗认为心神亦空,便无人修道,无人证果。这与般若“了知一切法如幻,佛道如幻”的精神并不契合。
缘会宗:吉藏大师《中观论疏》中指出缘会宗义:“缘会故有,名为世谛。缘散即无,称第一义谛。”缘会故有,是诸法缘生的道理,缘散即无,是说缘灭则归于空无。此中缘会故有,合于《中论》诸法“因缘生”、“假名有”的世谛。但空无,不同于“当体性空”、“无所得”的胜义实相。所以,此宗于世谛所说的理论无大过失,但对“胜义谛”的说法,则差之极远。
心无宗:僧肇大师于《不真空论》里,以两句话统摄心无宗义:“心无者,无心于万物,万物未尝无。”心无宗主张“色”有,而虚妄的“识”心不于色上起虚妄的执着,不滞于外色,以求心灵上的安顿。但是此说未顾及到一切诸法在般若的观照下是廓然无形,如幻如化的。这种空心不空色的理论,与般若思想不相契,故僧肇批评曰:“得在于神静(不滞于外色),失在于物虚(不解诸法廓然无形,如幻如化的道理)。”
总结七宗的主张,可将其归纳为三派,即僧肇于《肇论》中所评破的三家:
本无家:释本体的空无者。道安以静寂说真际,竺法琛偏于虚豁之谈,皆以般若的“本无”,契同玄学的轻有,故均可并入此派之列。
即色家:主色无者。即色宗言“色不自色”;识含宗以“三界为大梦”;幻化宗主张“世谛诸法皆空”;缘会宗说“缘会始有为俗,缘散即无为真”。故此四宗以“色无”为圭臬。
心无家:主心无者。唯支愍度力申“无心于万物,万物未尝无”,故“有心”则滞于“外色”,“无心”自不为外物所系缚。
综合以上所述,可归纳如下图所示:

┌──────┬───┬────┬────────────┬──────┐
│僧肇所破三家│ 六家 │ 七 宗 │     代 表 人 物   │ 共同主张  │
├──────┼───┼────┼────────────┼──────┤
│       │   │ 本 无 │  道安(性空宗义)   │       │
│本 无 家  │本 无 ├────┼────────────┤释本体的空无│
│      │    │本 无 异│竺法琛、竺法汰(竺僧敷)│       │
├──────┼───┼────┼────────────┼──────┤
│      │即 色 │ 即 色 │   支道林、郗超    │      │
│       ├───┼────┼────────────┤      │
│      │识 含 │ 识 含 │ 于法开、于法威、何默 │      │
│ 即 色 家 ├───┼────┼────────────┤ 主张色无 │
│      │幻 化 │ 幻 化 │      道壹     │      │
│       ├───┼────┼────────────┤      │
│      │缘 会 │ 缘 会 │     于道邃    │      │
├──────┼───┼────┼────────────┼──────┤
│ 心 无 家 │心 无 │ 心 无 │支愍度、竺法蕴、道桓(桓│ 主张心无  │
│       │    │     │玄、刘遗民)       │       │
└──────┴───┴────┴────────────┴──────┘

僧肇对性空思想的诠释
僧肇大师被什公誉为“秦人解空第一者”,这是因为大师对性空思想的阐发,脱离两晋六家七宗的二元对立,真正表达般若“缘起性空”、“二谛相即”的中道思想。所以被吉藏大师推为“玄宗之始”,肯定僧肇大师对三论思想建构及对般若思想开展的贡献。
僧肇大师为解释缘起性空义,于《不真空论》中,运用“不真空”来加以诠释。例如:什么是不真?不真指假名,诸法假号不真,故知万物非真,假号久矣。什么是空?万物从假名看来是不真,执着假名构画出来的诸法自性当然是空。所以不真空就是“不真即空”的涵意。僧肇大师用这样一个新命题来解释空,是纠正以前各家对性空的种种误解。
僧肇大师为破斥六家七宗有、无二元对立的论法,将有无不二的道理诠释阐发,以显虽空而宛然“假有”,虽宛然“假有”而“毕竟空”,空、有无碍的般若思想。僧肇在《不真空论》里说:“虽有而无,虽无而有。虽有而无,所谓非有;虽无而有,所谓非无。如此,即非无物也,物非真物也。”这是说,物非真物,但为依因、待缘而有的假物;假物无有自性,故乃显真空,这种显假名宛然而毕竟空的般若境界,成为三论宗的中心思想。 二、三论宗的传承
佛陀入灭第十一世纪,所流行的宗派为“中观宗”、“空宗”、“龙树宗”或“龙树学派”,与后起的“瑜伽宗”、“有宗”或“无着、世亲学派”,形成相对称的大乘二大法脉。此二派由印度直接传入我国,成为三论、唯识二大宗派。三论宗传承,自龙树后有二支派,一是龙智,一是提婆,此二大论师并肩弘化。龙智下传清辨,清辨传智光,智光传师子光。提婆下传罗罗多,罗罗多传须利耶苏摩,须利耶苏摩传鸠摩罗什。


  ┌龙智|清辨|智光|师子光
龙树┤  
  └提婆|罗罗多|须利耶苏摩|鸠摩罗什


龙智以下一派,因清辨造《掌珍论》,与护法旗鼓相当,形成龙树(空)、无着(有)两系对峙的局势。传承至智光时期,在那烂陀寺与戒贤论师并驾齐驱。
此宗传入中国,其派有二:姚秦时代由鸠摩罗什大师传入者,称为古三论;日照三藏于唐高宗仪凤年间(西元六七六|六七八年)传入的清辨、智光二论师的系统,则称新三论。其中,罗什大师译有《大品般若经》三十卷、《大智度论》百卷、《中论》四卷、《十二门论》一卷,并译出龙树、提婆二菩萨的传记,奠定了我国三论宗的基础。罗什大师门下,号称桃李三千,于中高足有十人,即僧肇、道生、僧叡、昙影、慧严、慧观、僧、道恒、道标、道融等法师。其中,僧肇作《肇论》,道生作《二谛论》,昙影作《中论疏》,道融作《三论注》。而以慧观、道生、僧叡等多弘法江南,僧肇、昙影、道融等则宣教关中,于是形成三论宗南北二学派。其后有昙济出,着有《七宗论》。
西元四○一年至四八○年之间,北派以无人才而渐趋消沉,南派亦因受《成实论》压迫而未能发展。六世纪时,有僧朗出,僧朗又称道朗,高丽僧,入关师事昙济,以破小乘得梁武帝崇信,稍振三论之势,惟此时多于山中修习止观,又因当时盛行《成实论》的研究,故少受外间注意。僧朗之后,僧诠继起,欲振三论的学风,然而因为当时流行地论、摄论等缘起论的法门,故僧诠所倡的三论也受其影响,而异于罗什的旧说。僧诠门下有法朗、辨公、慧勇、慧布等四哲,其中以法朗尤为俊杰,奉陈武帝之诏,止住京都兴皇寺,大张讲席,常随众多达千余人,门下有二十五人,以嘉祥大师吉藏(西元五四九|六二三年)最为特出。
又法朗的门下,另有慧均(作《四论玄义》)及系统不详的硕法师(作《三论疏》、《三论游意》),也都是一时的三论硕学。今概略介绍三论六祖如下:
鸠摩罗什 罗什于后秦姚兴弘始三年(西元四○一年),来到中国长安。中国佛教经论在罗什未来以前,有许多义理上的谬误。因为当时大乘论典尚未普遍翻译,或虽有大乘经典,然因翻译的不完整,有诸多错漏之处。罗什大师来到长安之后,佛法始跳出诸子学说而独立,而有真正大乘佛法盛弘于世。罗什大师专事翻译,共有三百余卷,多重于大乘教法。此时长安佛法如雨后春笋,各地学者闻风而来,罗什门下号称三千。其中最著名的有:僧肇、道生、道融、僧叡四人,称为“什门四杰”。
僧肇、僧叡 僧肇着有《肇论》一书,本论的思想可以说是开三论宗思想的先河,所以推僧肇为三论宗的第二祖。僧叡毕生于长安弘扬罗什法门,与僧肇同时师事罗什大师,着有《大品》、《小品》、《法华》、《净名》、《中论》、《百论》、《十二门论》等序,为三论师所依,故与僧肇同列第二祖。
僧肇才思幽玄,精于谈论。闻说罗什大师滞留凉洲,毅然前往师事,罗什大师叹为奇才。及至姚秦破凉,乃随侍罗什大师入长安。弘始六年,罗什译出《大品般若经》,僧肇撰《般若无知论》,深受罗什与慧远大师的赞赏。后又撰述《不真空论》、《物不迁论》、《涅槃无名论》、《注维摩诘经》十卷等。可惜英龄遽逝,义熙十年,年仅三十一岁示寂。
僧叡,为“关中四圣”之一。二十四岁,游历诸国讲说,听者成群。常慨叹禅法未传,至姚秦弘始三年,罗什大师至长安,即随受禅法,且恭请大师译出《禅法要解》,日夜修习,精练不怠。又禀姚兴之命,与僧肇法师等,于逍遥园详定经论,共同协助罗什大师的译经。
高丽僧朗 《高僧传》卷八《法度传》载,僧朗是辽东人,曾随法度法师学习,善讲经律,尤其精于华严、三论之学。《大乘玄论》云:“摄山高丽朗大师,本是辽东城人。从北土远习罗什师义,来入南土,住锺山草堂寺。梁武帝敬信三宝,闻大师来,遣僧正智寂等十师,往山受学。”三论法门从北方传至南方,僧朗为第一人。僧朗来南方,初住草堂寺,后常住于栖霞山。僧朗南来,正值成实宗大盛,谓《成实》是大乘,并以成实宗宗义遍解大乘经论。僧朗曾受罗什三论的正统,南来后,极力评破此论点。
止观诠 为梁武帝特遣十人之一,随僧朗学习三论的义理,十人中只有僧诠得高丽僧朗的正传。僧诠与僧朗常住山中不出,每谓“出讲堂不许与人语”,以此时三论学者极少,传出恐招人诽谤之故。僧诠因常在山中不出,故吉藏称其为“山中大师”。
兴皇法朗 与栖霞布、长干辨、禅众勇三人同是成实宗人而转归于僧诠,为僧诠门下著名的“诠公四友”。三论宗在南方传承至此四人时期,积极地向外宣扬,尤以法朗为甚。此时的三论宗,与罗什、僧肇时代的三论宗又有不同。因为在这个时候,大乘经论遽增,译经人亦多,且中土之人尤偏重于“经典”。在高丽朗时代,北方有菩提流支,译有《十地论》等;在法朗时代,南方有真谛三藏,译有《摄大乘论》等,并曾受法朗的礼请,译出《中论.观因缘》一品及《涅槃本有今无偈论》。当时禅宗亦盛,栖霞慧布的“誓不讲说”,就是受到禅宗的影响。所以,三论法门乃渐与罗什、僧肇传承略有异趣,然缘起中道义理不变。
嘉祥吉藏 兴皇法朗门下虽然遍及南北,但是其中以嘉祥吉藏为着。吉藏本安息国人,学三论于法朗。此时华夏大乱,吉藏避乱至绍兴,住嘉祥寺,于此讲说、着述不断,故称“嘉祥大师”。在他的著述中,多引三论诸祖,如罗什、僧肇、僧叡、法朗等之语句,为集三论宗大成者。吉藏的著作,不只为本宗所重视,在整个佛教史中也十分重要。因为吉藏的著述中,对从晋魏以来直至当时的学说无不研究与评论。又由于吉藏大师著述丰富,在当时享有“嘉祥文海”美称,其重要性于此可知。

三、三论的根本道场栖霞寺
三论宗藉以发展的道场有许多,尤其是以集三论宗大成的吉藏大师,他本身曾经驻锡过绍兴(会稽)嘉祥寺,当时正值陈隋交替之时,兵荒马乱,道俗逃亡,吉藏大师就在此时抢救了颇多的典籍注疏,他的许多著作如《涅槃经游意》、《维摩经游意》、《法华经游意》等,约完成于此时。
吉藏随后应晋王杨广之邀,至隋京大兴(今西安),驻锡日严寺,由于这段时期较为安定,并且在三论造诣及资料的运用已臻成熟,于是在此完成了《大乘玄论》、《三论玄义》及三论注疏等重要著作,成立了三论宗体系。
吉藏以前的三论诸祖多驻锡于摄山栖霞寺,尤其三论的“江南初祖”僧朗,他是辽东人,于刘宋时入关,当时罗什、僧肇所传承的三论正盛行于北方长安一带,僧朗深入研习之后,约于西元四八○年来到南方。
当时江南一带以成实宗为主流,僧朗不畏强权势力,与受到王公贵族支持的成实家论辩,并破斥“三论与成实一致”的旧说,使之能独立发展。既而入于摄山,依止法度门下,其后并继承栖霞寺法席。
由于他的论辩受到梁武帝重视,乃于天监十一年(西元五一二年),派遣僧怀、慧令、智寂、僧诠等十人到摄山,从僧朗(即摄山大师)谘受三论大义,其中唯有僧诠得其精要,梁武帝也因此改宗三论。僧诠之后有“诠公四友”弘三论,其中法朗更是一生致力于三论宗的弘扬。从此成实渐消,三论渐扬,而有“摄岭相承”之说。
栖霞寺,位于江苏南京东北方二十三公里的摄山中峰西麓,为江南著名古刹之一,与湖北当阳的玉泉寺、山东长清的灵岩寺、浙江天台的国清寺,并称四大丛林。
栖霞寺创寺至今,约有一千五百年以上的历史。南朝齐高帝建元年间(西元四七九|四八二年),有当代的望族名士明僧绍(即明征君)隐居在此山,而名僧法度则自黄龙来,与僧绍交游深厚,明氏敬法度为“师友之教”,并于永明元年(西元四八三年),将后院宽大宅第捐舍为寺,名为“栖霞精舍”,这是栖霞创寺的开始。
栖霞寺在历史上,约有五次较大劫难:
第一次在唐武宗毁佛时期,既毁各地寺院,江南名刹的栖霞也无可幸免,这就是从会昌二年至五年(西元八四二|八四五年)的会昌法难。直至宣宗即位后,才下诏重建栖霞。
第二次是宋高宗南渡,金兀术率大军攻陷建康,与宋将杜充战于江宁一带,栖霞寺全毁。
第三次在明宪宗成化年间(西元十五世纪),有司侵占寺田,欺凌寺僧,全寺僧众外徙,绍承中断,古寺变废墟达六十年之久。
第四次是清咸丰五年(西元一八五五年),太平天国与满清江南大营向荣部队,战于栖霞尧化门一带,全寺悉遭炮火焚毁。五十年后,有宗仰上人重兴道场。
第五次就是“文化大革命”,佛像、文物被破坏,寺院建筑遭拆毁,僧众被下放劳改。
栖霞寺最为兴盛时代,首推唐高宗时期,有过大规模扩建,所增加殿宇楼阁多达四十九处,并改名为“功德寺”。又在唐高宗仪凤元年(西元六七六年),寺前山门外东侧,建有御碑亭一座,碑石正面是高宗李治的撰文,由当代书法家高正臣以行书写下刻成,内文即介绍明征君创寺缘起,故名“明征君碑”,至今犹存。
另一次的极盛时期,是在清朝康熙、乾隆时期,因两帝南巡均曾驻跸于此,由国家拨款,兴建寺旁的乾隆行宫,并增建寺中的各种建筑,以及附近的亭台楼榭。当时殿宇巍峨,冠绝东南,全山共有二千余间建筑,可惜都毁于战火。
自南朝僧朗到摄山之后,名声四扬,梁武帝也曾派遣十位僧青年来学三论,其后数传,均以栖霞为祖庭。唯后代几经教难,至近代则有宗仰上人再度兴资重建栖霞,国父孙中山先生得知,曾率先捐献壹万银元,作为回报宗仰上人大力资助革命之忱。现存“栖霞古寺”规格,即为宗仰上人所建,并于近代陆续修复中。


来源:互联网
上一篇: 唯识宗
下一篇: 天台宗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