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风范 青史流芳——释圣辉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508  【关闭窗口
 

高僧风范 青史流芳

作者:释圣辉


 

古往今来,高僧大德之所以成为倍受世人敬重的精神导师,就是因为他们有着甘为众生做牛马的高尚情操,有着引导众生进入无我利他境界的智慧,有着悲天悯人慈悲济世的菩萨精神。他们的品行如山高水长,月印千江,令人敬仰不已!
妙湛长老(1910-1995)就是这样一位功在国家、功在佛教、誉满海内外的当代高僧大德。长老一生拥护中国共产党、爱国爱教、光明磊落、解行并进、慈悲济世,为当代的佛教事业、佛教教育事业、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付出了毕生的精力,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一、教界爱国爱教的典范
身为北方人的妙湛长老,骨子里有着中国人强烈的爱憎分明、浩然正气的血性。他一生热爱国家、热爱社会。出家前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担任过辽宁丹东市第一小学校长。当时,正值日寇侵华,年轻时的妙湛长老就是为了参加抗日战争、保卫家乡、保卫国家而遭到日寇的逮捕,在牢里受尽折磨,出狱后为了躲避日寇的迫害而出家的。所以他深知没有国家的强盛,就没有人民的幸福,就没有佛教事业的发展。后来他在给学僧上课时,就经常教育大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没有我的今天,我出生在旧中国,看到和受到了日本帝国主义对我们国家犯下的滔天罪行,也看到和受到了旧政权祸国殃民带给国家的苦难。只有共产党、毛主席领导我们建立了新中国,我们的国家才真正站了起来!人民不但不受欺辱,而且一天比一天幸福。现在祖国富强了,我们才有了这么好的条件修学,你们青年僧人不但要成为法门龙象,更要发扬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象弘一大师等历代爱国高僧那样‘念佛不忘爱国’,所以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自己的祖国,也是一个合格僧人的基本条件。”
  妙湛长老不但教育佛学院学僧和寺院僧人爱国爱教,而且他本人曾经多次应邀到新加坡、美国、泰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弘法。如1987年赴美国加州参加万佛城的水陆盛会,1990年到新加坡参加宏船老法师的追悼法会,1994年参加中国佛协访问团护送佛牙舍利到泰国巡礼等等,并先后接待了澳大利亚、加拿大、南斯拉夫、希腊和英、美、日、德、意等国家的领导人及社会知名人士。在出访和接待的同时,不但宣传了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还介绍了祖国改革开放后佛教发展的良好情况。妙湛长老平常待人热忱,和蔼慈祥,无论何方客人,都是一视同仁。历年来,在妙湛长老的道德感化下,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台湾、香港等地的高僧大德和护法居士,纷纷慷慨解囊,为中国、为厦门的佛教事业添砖加瓦,贡献力量。所以妙湛长老不愧是当代德高望重的爱国爱教的典范。

二、 恢复常住维护道场兢兢业业
佛教常以“将色身交给常住,把性命付予龙天”来表示出家修行人的放下和愿力。妙湛长老的一生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妙湛长老青年出家,解行并重,精进禅修,学教青岛湛山寺,亲近来果禅师、倓虚老法师,住锡南普陀寺四十余载。出家僧人的修行,大体上可归为两种,一种是无所求,一种是有所求。这“有所求”,并不是凡夫俗子所理解的财富和名利,而是行菩萨道的度化众生。度化众生的方法也有很多种,恢复道场、兴寺安僧,便是其中一种。妙湛长老初来厦门时,南普陀寺经过抗战和内战的苦难,已没有了往日的兴旺景象。妙湛长老“志念坚固”,住于不动地,无论是在身心具受迫害的文革时期,还是在为恢复道场吃苦耐劳的时候,他的信念始终坚如磐石。“镜破不改光,兰死不改香。”一直为道场的兴隆而尽心尽力。
自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了贯彻落实,全国各大名山古刹逐步得到重建和开放,南普陀寺亦不例外。从1980年开始,妙湛长老在厦门市政府和市宗教事务局的关心支持下,辛苦操劳,使厦门的佛教寺院逐步得到恢复。如普光寺、鸿山寺、虎溪岩寺、万石莲寺、天界寺等道场,特别是南普陀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南普陀寺已成了一座破旧不堪的道场,东边由一个五金电器厂占着,西边变成了演武小学和一片瓜田的地盘。由于妙湛长老的主持,南普陀寺在渐渐的改变面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旧到新;五金厂变成了普照楼,演武小学变成了闽南佛学院教学楼和太虚大师图书馆,瓜地变成了慈善楼,般若池变成了全国著名的禅堂……经过15年的艰辛,南普陀寺面貌一新,雄伟壮观,远远超过以前的规模,为厦门特区建设和佛教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妙湛长老不仅为修复厦门的佛教寺院发心,而且还为鼓山涌泉寺、武夷山永乐禅寺、宁德支提寺、西安净业寺等修复都作了很大的贡献。如在1993年为支提寺集资30多万元人民币,兴建支提山公路,全长6公里,使闽东人民盼望已久的夙愿得以实现,为天冠菩萨的道场开辟了一条光明大道。
      妙湛长老以他的“任劳任怨、委曲求全”的八字真言和“誓做众生牛马”的悲心愿力。在当地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带领四众弟子发大心,才使得南普陀寺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福建和全国的一批寺院也在他的帮助下得到了恢复。
   
三、续佛慧命兴办教育
我是1980年出家的,是文革以后早期出家的僧人。妙湛长老在扬州高旻寺担任知客时,我师父仁德大和尚也是三知客,所以他们是多年的深交老友,并经常书信往来。记得1981年初,妙老和我的师父,还有一位明心法师一起到北京和当时江西东林寺的果一法师一起住在民委招待所,希望能见到朴老,找中国佛教图书馆黄炳章副馆长礼请佛像。因为文革很多寺院“破四旧”时,很多佛像都被集中到了故宫博物馆。文革结束后,故宫博物馆又把那些佛像移交给了中国佛教协会,由佛教图书馆黄炳章副馆长保管。由于当时一批寺院刚开始恢复,缺少佛像,于是很多老法师都到北京来请佛像。老一辈大德们在经过文革的冲击以后,碰在一起时,都迫切关心着怎样才能更好的恢复佛教;只是他们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头绪。当时我刚出家,跟在师父身后,认识了妙湛长老。为了便于看管寺院,当时的妙湛长老还身着俗服。听他们三人在一起谈论着佛教今后发展的方向,我的师父仁德恩师说:“现在九华山落实政策开始恢复寺院了,只是寺院恢复了,没有僧人住”。明心法师说:“那就多收徒弟”。妙湛长老说:“光收徒弟也不行,还要让他们受教育,所以还要办学,只是办学找不到法师”。明心法师说:“如果你办学我就过来讲课,我还有一个师弟叫心月法师,刚落实政策才放出来,他也能讲课”。这次谈话没过多久,妙湛长老就复办了由弘一律师和瑞今法师创办的佛教养正院。养正院一恢复,我的师父就写了一封推荐信,让我到厦门养正院依止妙湛长老学习。
养正院恢复之初,办学条件非常有限。最初也只有应约而来的明心法师和心月法师讲授佛学课,南普陀寺附近一所中学的张老师讲授文化课。上课也没有正式的教室,学僧分别在功德楼和法堂上课。刚开始时,学僧比较少,白天劳动,晚上上课,后来学僧多了,才改为半天劳动,半天学习。学僧经常为常住砍柴、运煤,帮助基建搬砖运瓦,拉渣土、挑砂子水泥等等。我们印象最深的是妙湛长老每天亲自带头和学僧一起出坡劳动,无论是扫地或其他作务,都跟学僧在一起,每次干活都是汗流浃背,一天要换好几套衣服,有时学僧都回去了,他一个人还在干活。在“文革”期间,每天早上都是他一个人扫地,从东山门一直扫到西山门,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还被厦门市政府评为劳动模范。妙湛长老一生最讨厌铺张浪费,讲排场,他不贪名,不求利,不做寿。古稀之龄了,出门都不肯带侍者,为的是把带侍者的开销节约下来,用在寺院的修建上。妙湛长老的一言一行,都在以身作则。在他处处做榜样的薰陶下,使养正院的学僧养成了吃苦耐劳惜福节约的良好风气。当时在养正院学习的净雄法师、了法法师、诚信法师虽然现在是大法师了,但始终坚持了养正院的这种好传统。佛教注重身教和言教,中国有句成语:“桃李无言,下自成蹊。”是说一个道德和学问具佳的人,如一株鲜花盛开或果实累累的桃树,尽管不言不语地独立在荒野中,可是赏花和采果实的人却始终骆绎不绝,天长日久,便踩出一条路。这句话,就是对妙湛长老一生的真实写照。
1982年我考入北京中国佛学院,虽然在闽院只有半年的时间,这里却是我修学佛法和养成僧格的启蒙地。而且在中国佛学院读书时,当时每月只有三十七块钱,吃饭还要用粮票,所以妙湛长老只要一到北京来,就要给我一百或两百块钱。要我多买书看,要我道心好、身体好、学习好,还要我买点补品吃。由于妙湛长老一直关心着我、加持着我,在离开闽院后,每次看到妙湛长老都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动,感到老人家越来越慈悲了,为佛教事业的发心也越来越深远、宏大了。所以我与妙湛长老法谊深厚,他更是我学佛成长道路上的导师。
  1983年夏,妙湛长老陪同新加坡佛教总会会长宏船长老率领的佛教代表团到北京,拜访了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赵朴老和宏船长老都支持妙湛长老再把闽南佛学院复办起来。妙湛长老从北京回到厦门后,非常高兴,告诉养正院的学僧:“闽院不复办,我死不瞑目。过去我在青岛湛山寺佛学院学习时,倓虚老法师交代我,将来有条件、有能力,一定要办佛学院,为佛教培养人才。”1984年底,在厦门市党和政府的批准支持下,闽南佛学院得到了复办。1985年5月17日举行了复办后的闽南佛学院开学典礼,妙湛长老不但亲自担任了闽南佛学院的院长,而且还礼请赵朴老担任名誉院长。闽院复办后,先招收了两个本科班,根据朴老和厦门市批复的要求,还要办研究班。所以各地来闽院求学的僧人越来越多。为满足青年僧人的求学愿望,妙湛长老很慈悲,尽量创造办学条件,从开始的两个班增加到四个班、六个班。1992年发展到八个班(包括养正院),学僧人数达300多人,是闽院办学以来学僧人数最多、最有成就的一个时期,也是当时国内佛教界学僧人数最多、师资力量最强、规模最大的佛学院。
妙湛长老对佛教教育事业极为重视,不仅为办好闽南佛学院倾注了心血,而且还为中国佛学院、福建佛学院、武昌佛学院、岭东佛学院、依兰尼众佛学院、泉州佛学苑等,在经济、师资以及学员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1991年,他发表《全国佛教徒都来支持中国佛学院》一文,倡议全国各大寺院的诸山长老从经济上要给予大力支持。1993年,在“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和1995年的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上,妙湛长老坚决贯彻支持朴老、中国佛协提出的:“当前中国佛教最迫切的任务,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的办学精神,并且提出“佛教大国一定要有佛教大学”的倡议。他说:“造就佛教僧才,是关系到我国佛教前途和命运的头等大事。佛教文化不仅是中国的文化瑰宝,也是世界的文化瑰宝……。不仅要在中国弘法,还要向世界弘法,为世界各国培养高级佛教人才,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在纪念太虚大师诞辰百年时,他在《僧教育的新构思》中说:“佛学院必须由过去单一培养教理知识的僧才,转变为培养多层次多专业知识的僧才,才能适应当前我国佛教的实际需要。”他提倡佛学院将来要设教理、禅观、教仪、管理、艺术、医护六个系统。在《再谈僧教育》中,他说:“未来佛教需要的僧才,像印光法师那样,专一净土宗,巍然不动;像弘一法师那样,高举戒学的旗帜,令正法久住;像虚云、来果和尚那样,坐穿蒲团,发明心地,参究本来面目,弘扬禅宗;像太虚法师那样,整顿僧制,创办教育,提倡人间佛教……。”所以妙湛长老办学的愿力,不但贯彻了朴老办学的思想,而且还继承了弘一律师和太虚法师的办学理念,重视学修并重、悲智双运,为适应当前社会对佛教事业的需要,努力培养弘法人才,续佛慧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四、为善最乐创办佛教第一个慈善基金会
妙湛长老生前经常开示四众弟子:“现在世界上还有许多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人,我们佛教徒应多做一些社会慈善福利事业。”在妙老行愿无尽的感召下,1994年12月14日,在厦门南普陀寺成立了中国佛教界第一个慈善基金会,也是中国第一家佛教慈善机构。基金会的慈善工作立足于本省,面向全国,最初从“六个一百”开始做起,逐步发展到赈灾建校等大型的慈善活动。如1995年,为福建三明洪涝灾区捐赈灾款6.5万元,为江西赣州水灾捐款6.5万元及衣物6千多件;同年,为重庆佛教希望工程捐款16万元等等。妙湛长老创办的慈善基金会,始终将救援之手伸向那些遭受地震、洪涝灾害,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的弱势群体;他们中有求知若渴,因家庭贫困而失学的学生;有打工在外,陷入困境的民工;有身患绝症无力治疗的病人,乃至经不住社会和生活压力而想自杀的年轻人等。妙湛长老的悲愿,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带过去了关爱、带去了温暖,他常常说:只要大家献上一份爱心,这个世界就会变成更加美好的家园。在他80高龄自己身患重病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他人的痛苦。
慈善,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话题。佛教慈善以其无私的济世思想引导和调节道德行为,对每一个不幸者给予必要的关怀和帮助,体现了佛教融入社会、服务生活、改善人际关系的重要协调功能。佛教在力行慈善的过程中,积极弘扬并实践为社会作贡献、为他人献爱心的慈悲理念。妙湛长老圆寂后,他老人家创办的慈善基金会,在全体会员的努力下,继承发扬了长老的大慈大悲。从创办到现在的十几年的时间里,不但发展到有四万多名会员做慈善事业,共发放各类善款5055.85万元,其中:慈善救济款1779.38万元;施诊施药125.59万元,义诊人数203650人;建希望小学31所,修缮学校67所,捐资助学达1472.11万元;放生护生69.71万元。南普陀慈善会不但为当地广做公益事业,还赴全国各地解决贫困地区的饮水问题、学校硬件建设,灾区人民重建家园,关心孤寡残幼人士,资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开展施药义诊,为积极构建和谐社会作出了佛教弟子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南普陀慈善会做慈善事业的理念是:让做慈善的人心里没有压力,在完全自觉自愿、轻松愉快的状态下帮助别人,让接受慈善的人怀着对社会的感恩之情,在获得物质援助和资金救助的同时,感受到人类爱心的伟大、社会情感的珍贵,以及佛教精神的慈悲。
   
五、高僧风范僧俗景仰
妙湛长老的一生,不但是拥护共产党、爱国爱教的一生,更是尽形寿实践佛陀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慈悲思想的一生。感人至深的是,1995年底,长老在临终之际还留下了“勿忘世上苦人多”的遗训。中国古代的圣人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1997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老,为怀念妙湛长老而作的诗文曰:“十年浩劫后,我初至厦门,公犹衣俗服,端容坐空庭。殷勤勤公起,续燃焰灭灯,答云固有愿,重荷亦堪任,惟求勿干扰,许公扬臂行。自兹南普陀,光复法王城,绍隆昔贤志,学院亦重兴,兼弘利生事,慈济设基金,福慧二资粮,善备无边垠。前冬遣使来,施资助学僧,乃知公有疾,迎驾来京城。病榻叮咛再,南天两塔尊,一寺一学院,继任宜得人。感公行愿深,坚我护持心,所愿恒沙劫,相随觉道行。”妙湛长老,一代高僧,虽往生极乐,但他的风范将史册流芳,永远得到后人的景仰。
妙湛长老圆寂两年后,受福建省宗教事务局、厦门市党政宗教主管部门之请,南普陀寺两序大众在韦陀菩萨前至诚抽签的结果,由朴老亲自批准,我继任了南普陀寺方丈、闽南佛学院院长、慈善基金会会长。
作为妙老的继任人,在南普陀方丈法座上,倍感诚惶诚恐,妙湛长老为寺院的恢复、僧人的管理、佛教教育事业和慈善事业的发展,鞠躬尽粹、死而后已,所体现的那种养浩然正气、为大法而生,慈悲喜捨的菩萨精神,始终激励着我去为爱国爱教,加强佛教的信仰建设、道风建设、人才建设、教制建设、组织建设而发心精进,不敢有半点懈怠。深怕由于我的才疏德浅,不堪重用而辜负了朴老的信任、妙湛长老的遗愿、当地党政的期望、南普陀寺僧众的厚爱。所幸在当地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佛菩萨的加持下,厦门四众弟子的努力下,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南普陀慈善基金会所开展的各项事业一直生机勃勃、蒸蒸日上。在方丈一职任满了三个任期后,根据中国佛教协会《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住持每届任期三年,可连选连任,连任一般不超过三届”的规定,我将南普陀寺方丈的重任交给了则悟法师。如今,我的继任者——南普陀寺则悟方丈更是精进发心,南普陀寺越修越好。因为我们的良心在告诉我们,妙湛长老在常寂光看着我们、鼓励着我们,就像我们在做学生时,每天上早殿时,妙湛长老怕我们偷懒,凌晨三点多就起来,起床的板一响,妙湛长老就会拿着一根棍子对着偷懒的小和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以“雷霆雨露皆是恩”的方便法门,鞭策着我们进步,去负起荷担如来家业的责任。正是感应到妙湛长老时时刻刻在关心着厦门的佛教,所以厦门的佛教事业不但在向前发展,并且始终保持着积极向上的勃勃生机。而妙湛长老那舍身为法的精神不但永远是我们当代僧人学习的榜样,也是我们国家和佛教的精神财富!
在纪念妙湛长老百年诞辰的时刻,我们不但更加怀念这位慈悲的老人,同时祈愿妙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继续带领我们为世界的和平、社会的和谐、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佛日增辉、正法久住而奉献我们的一切。

来源:佛教在线

上一篇: 冰心一片在玉壶——释界象
下一篇: 缅怀一代高僧——妙湛大和尚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