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难忘——释达义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563  【关闭窗口
 

恩师难忘
作者:释达义(加拿大佛教会会长)     

没有厦门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院长妙湛老和尚慈悲的培养和教导,就不会有我今天的成就!每当我回忆起18岁至23岁在闽南佛学院求学工作的那段往事,特别是在佛学院毕业以后担任妙老的衣钵当家时,更能体会到创办一所佛学院的辛苦与艰难。如果没有为法忘躯的使命感,便不可能成功的办好一所佛学院。妙老那种续佛慧命,广育僧材的悲愿,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也正因为他老人家的言教和身教深深地影响着我,我才能克服诸多障碍,在美国纽约大学完成了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并且在2003年深得加拿大性空长老、诚祥长老和乐渡长老的器重,将天台宗法脉传授予我,甚至将拥有十多所佛寺的湛山精舍住持一职交付给我。现在我每周还能在多伦多电台、报纸、网站等主流媒体弘扬佛法,以上这些成就都归功于妙老对我六、七年来的教诲和影响。
因为加拿大佛教会正在筹建加国佛教五台山,今次假参加厦门第五届佛具国际展之便,回母校闽院探望各位老同学,承蒙南普陀寺当家界象法师之接见,深感荣幸,同时感谢界象法师为我介绍了正在筹办中的妙湛老和尚诞辰一百周年庆典的经过,尤其是讲到苏州灵岩山寺的方丈明学老和尚为了缅怀妙老的德行,不顾年迈体衰视力不佳,还亲自执笔题词,真是令我感动不已。
闽南佛学院院长助理、教务长传明法师对我此次闽院之行也十分重视,特别委请厦门电视台摄影组工作人员和八一电影制片厂姜钧阁导演,为我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影像专访,让我回忆及阐述了心目中敬仰的恩师妙老。
界象法师还希望我写一篇纪念妙老的文章,其实我亲近妙老只不过六、七年时间,再加上根机愚钝,唯恐拙笔笨词难以表达自己对妙老的真情实感,故不敢奉命,但有鉴于闽院领导的诚意和诸多同学的鼓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略述我心目中的妙老,希望妙湛长老的愿行,作为后学的一盏指路明灯,永远照耀着我们。

艰苦创业 契而不舍
妙老在八十年代,为了振兴佛教,他深知僧伽教育的重要,所以他发愿恢复闽南佛学院。但以当时的环境与资源,根本无法具足办学的条件。第一、师资缺乏;第二、资金不够;第三、图书教材有限;第四、没有像样的教室、宿舍和办公室;第五、教界人士以及相关领导,对开办佛教僧伽教育的认识还不够。
妙老在筹办佛学院之初,便要面对这些现实的问题,困难可想而知。今略述其中几件事,让大家了解妙老办学过程中的艰难与辛劳。
第一、在师资问题上,妙老自有一套。他在全国各地广招贤才,没有学派、门户与僧俗之分,只要是人才他都重用,所以闽院的老师来自中国四川、江苏、浙江、福建以及厦门等地的大学和其它学术机构。他老人家请来的教师都是资历完整,德高望重的长老教授。例如来自浙江讲唯识的单培根老师、上海社会科学研究院的方兴教授、北京佛学院的梦参长老以及厦门大学的许国栋老师,他们都是执教多年,非常有经验的大善知识。
第二、在没有教材的情况下,妙老是如何处理呢?他号召学生自己打字、编印和装订书籍。所以我记得我们用的教材---八识规矩颂、百法明门论、因明入正理门论、观所缘缘论、十二门论和七十空性论等教材,就是学生一手编印成书的。
第三,在图书方面,因为香港荷泽霖居士深受妙老办学的感动,在香港收集了很多佛学图书送到闽院;妙老还亲自到香港,接受黄惠源等居士赠送的许多佛书,学生才有机会博览群书,畅游法海。正因为妙老办学的感召力,没有几年闽南佛学院便收藏了许多珍贵的书籍。我记得四川大学教授贾题韬教授曾经说过,他喜欢住在闽院讲课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闽院拥有许多珍贵的佛教文献资料,在别处是很难遇到的,可以说让他如获至宝。
另外,妙老很不容易将演武小学,从南普陀迁走,并将其改为闽院临时的教室、宿舍和办公室。
在师资、学生与僧众日益增多的形势下,相关部门开始考虑一些潜在的问题,比如学生老师来自全国四面八方,彼此了解不深;另外是否有不法分子混进寺院,造成管理的不便;还有本来只有十几位出家人,现在日益增多,一下子增加了三十几位,而且还在继续招收中,是否能在经济方面维持稳定等。妙老很有远见,对于相关领导的诸多质疑与顾虑,都一一给予圆满的解答。他老人家说:佛教有一句话“一位罗汉一份斋,罗汉不来斋不来”,他的意思是说,寺院有护法韦驮菩萨,不要怕和尚多没有饭吃,只要大家在寺院用功办道,韦驮菩萨就会来护法。妙老为了让相关领导放心,他老人家亲自参与学院僧众的管理,每天都跟学生打成一片,一起劳动,同堂听课。妙老每天早上四点多,便亲自到各个僧寮敲门,叫学生上早课。相关部门亲眼目睹妙老办学毅力之坚定,又是亲力亲为管理学生,所以也就不再担忧妙老办学了。闽院能顺利进行僧伽教育,都是妙老身体力行的功劳。

教学特色 有教无类
妙老深知佛教的发展需要僧材的培养,虽然闽院已经请来了全国一流的教师,那么高品质的学生从何而来呢?
八十年代经过文革之后,许多年轻人都错过良好的教育机会。在这种特殊的历史阶段下,妙老灵机一动,以灵活的方式来招生。第一、不管青年学僧来自何方,文化程度深浅如何,只要真心求学,妙老都会尽力成全。然后根据每个人的文化水准,安排到初、中、高三个不同班级。如果在初、中班级发现品学兼优者,立即给予向上提升一班;如果在高级班发现品学兼优者,便重点培养他们成为老师。学生毕业后,有的留校任教,有的担任南普陀重要职事,如监院、知客等。没过几年,因国际佛教发展的需求,闽院的许多毕业生都移居国外弘法,度化众生。如今美国、加拿大、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家或地区,都有他们弘法的足迹。
我认为闽院在妙老的主持下,之所以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僧材,其原因有三:
第一、学修并重:妙老主张学院丛林化、丛林学院化。闽院的学生,不但要学习佛教的理论,同时也要将佛法生活化。妙老要求学生每天做早晚课诵,每月两次诵戒;严格要求出家学僧独身、素食、身着僧装、具足威仪。每天早上和每周六,学生要搞卫生,做劳动,体现农禅并重的精神。
第二、妙老严格要求学生专心学业。学院不放寒暑假,除了特殊情况之外,如父母病重、病故等原因,一律禁止学生请假外出。即使是每逢周日想出去购买日用品,都要向学校或客堂请假。他老人家目的是希望学生利用寒暑假多听经闻法,学习传统讲经方法。每年妙老都会恭请教务长梦参老法师为学生讲《华严经》、《维摩诘经》等大乘经典。我现在在加拿大为信众讲佛经大座,便是在那时学到的。回忆当时,我心里在想,妙老要求学生过于严格,每逢寒暑假都不让学生休息,有点不合乎情理,但今天想想如果没有他老人家严格的要求,就不会训练出我们今天讲经的技巧。正所谓严师出高徒,这与玉不琢不成器,刀不磨不利的道理是一样的。
第三:妙老每天与学生打成一片,从早上四点多,便拿着手杖到各个学生房门喊醒学生上早殿。用早餐时,妙老一早便等在斋堂,观察每个学生的仪表和衣着。如果衣冠不整或没有扎裤脚,便立即批评纠正,并命令穿着整齐后再回斋堂。学生在用斋时,他苦口婆心地鼓励学生把握机会,认真学习。他老人家可谓是望子成龙心切,每天苦口婆心地提醒我们:“你们如果不好好学习,最好赶快走。不要占用其他人想要学习的位子”;“不管你们多不听话、捣蛋、调皮,我不会因为你们的不努力而停办学校。你们这么多人将来只要有一俩个能成为佛门龙象,我就心满意足了。你们要好好学习,不要东跑西跑,如果你们在闽院用功学习,做到骂不走、打不走,你们就是菩萨了。”
每当我静下心来,想起妙老的苦口婆心,便深深体会到一位佛门长老对于迫切培育僧才的那份良苦用心,但在当时许多同学都很难理解。多年后的今天,我也做了住持,才明白僧材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结  语

妙老为了培育僧材,复兴了闽南佛学院并重建了南普陀寺。之后又扩建了佛学院的教室、宿舍、讲堂、图书馆、教师楼、方丈楼、荷花池、大山门以及成立了慈善基金会。他老人家在二十年间,不但将南普陀的硬体设施建设完备,同时在软体的佛教教育事业方面,也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闽南佛学院创办十多届,如今培养了一千多位僧材遍布全球各地,誉满海内外。现男女众学僧有五百多位,厦门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已是大众心目中的“选佛道场”、“伽蓝名刹”。无论是从学院的规模设施,或是师资阵容以及学生素质,都远远超过地区性学院的范围。闽南佛学院的品牌,在佛教界,可以媲美中国的清华、美国的哈佛。是一处大乘佛法的圣地,也是培养僧才的宝地。
闽南佛学院今日的辉煌,除了离不开圣辉大和尚和则悟大和尚的不断发扬光大,更离不开复兴闽院,从零做起的妙老。纵观国内外的许多佛教精英,无不来自闽南佛学院,所以说妙老不仅是闽院的妙老,他也是属于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妙老。他对佛教的贡献,不仅能利益一时,而且会惠及千秋万代。
最后,我想在妙老百年诞辰盛会之际,对他老人家说几句话:妙老,你对佛教的僧伽教育事业,所付出的一切是值得的,因为那些你曾经教过、鼓励过、或是打骂过的学生,如今都在积极地参与和推动中国以及全世界佛教事业的发展,他们在整个佛教界正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您离开我们已有十五年了,但闽院的师生从未忘记您。您是我们的恩师,也是我们续佛慧命、弘扬佛法、广度众生的指路明灯。无论我们在何时何地,都会回忆起您慈悲的微笑,和恳切的叮咛嘱咐。
祈愿您老不舍娑婆,乘愿再来,度化有情,同登觉岸。阿弥陀佛!
加拿大佛教会会长达义
2010年11月18

来源:佛教在线
上一篇: 感 恩——缅怀妙湛老和尚——释净意
下一篇: 冰心一片在玉壶——释界象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