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妙老的怀念——释能显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618  【关闭窗口
 

                                              我对妙老的怀念

流浪了小半个中国,最后来到了厦门南普陀寺。小小的寺院却蕴藏着非常巨大的能量值,他是中国佛教两个最好的人才培育基地之一。

那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底,十七岁,到了这里,觉得我可以在这里安住十年。

南普陀背靠五老峰,面朝大海,左手与厦门大学一墙之隔。每当放学吃晚饭后,我们会经过厦门大学去海边散步。

说到厦门大学还有个妙老的故事,流传了很久、很振奋人心的事:

一位出家众在喝冷饮,八个厦大学生出言不逊,毁谤僧人,还要教训教训他。他们以为八对一,绝对没问题,哪知道这位师父是部队出来的高手,八个人落荒而逃。按寺规打架要开除,妙老不但没开除,还说:“打架要打赢,不能丢了出家人的脸。”在大会上,一片欢呼声,学僧们非常雀跃,凝聚力更强了,学僧们争相给外面的人介绍妙老,来的学僧更多了。

所有调皮的学僧,都被妙老的拐棍打过,我却一次也没有挨过。

十七岁那年,我得到轻安,有一天正在非常喜乐地慢慢地走在路上,享受定境所带来的快乐,忽听得猛的一声大喝:“年轻人,走路象蜗牛,快走!”

一声大喝的代价便是终止我的享乐,从此以后轻安不见了。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抱怨妙老,现在想想却是好事,定境的过早开发,记忆力容易退失,那时的我正在背老子《道德经》呢。

妙老一直没有升座,很多人称呼他为当家师,我觉得很不妥。有一次在大家干活的时候,我对妙老提议他老人家升座,要大家称呼为大和尚。半年之内,妙老升座了,我心中窃喜。

对妙老怀念的事迹很多,时常怀恩妙老,仙岩寺那兰陀学院第一届学生毕业时,妙老舍利塔落成暨舍利入塔仪式,天空放光,照触舍利。舍利入塔前小雨,入塔后又是一阵天女散花雨。妙老的殊胜不可思议,我心中每有感应,当学院创办在最艰难的时刻,妙老出现在我梦境中,要我努力努力再努力,我说:“我会拼命的,我一定会努力。”

这个梦醒了,我还在做另一个梦。

上一篇: 勿忘世上苦人多——感恩、怀念妙湛老和尚——释慧弘
下一篇: 折柱后的哀思——释承一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