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怀念——慈悲勉后学,激励晚辈志——释心净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598  【关闭窗口
 

永远的怀念——慈悲勉后学,激励晚辈志

作者:释心净


 

  妙老离开我们十五年了,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然在我的眼前浮现。1994年我来到南普陀寺,年底考入闽南佛学院养正院,在我来寺前后及入学前后,多次得到妙老的慈悲关怀,如今提起仍是感恩不尽,赞叹不已。那时他年届八十有余,次年十一月,他老人家便舍报生西了。我此生的遗憾之一就是由于我的执着,未能由妙老直接剃度,得知在他临走前一月余,还在关心我剃度的事之后,我追回莫及。但是他慈悲的菩萨精神早已成为我学修的动力,他教书育人的教育理念早已成为我弘法的指南,他的道德人品永远是我学习的楷模。虽然与妙老有多方面的接触,但由于篇幅有限,只能在这里追记一鳞半爪,反映他的某些侧面,在他诞辰100周年前夕,略表我的深切怀念。

  感恩不尽

  1994年8月,闽院的道邻法师向妙老表达了我想考佛学院的愿望和理想,并得到妙老慈悲应允,我得知这消息后,兴奋不已,感恩之余,在我的记忆里第一次留下了“妙老”这个称呼。因从未远行,父母不放心,自己也有顾虑。于是到了9月上旬,才有缘同大庆居士团南行参加宁波雪窦寺千尊弥勒佛像开光。我们是提前一周来帮忙做前期准备的,我当时被分配在方丈楼做义工,方丈楼里来的贵宾据说有108位诸山长老、大德高僧,期中就有妙老。他们身披大红袈裟格外庄严。可能敬而生畏,我竟不敢正视他们,也就错过了与妙老相识的机缘。雪窦寺当时的监院本英法师知道我有读佛学院的愿望,便向妙老推荐,妙老欣然允见,可是不巧,我下山到另一庙去了。那日妙老给我留了字条:“回北方去,落发、换了僧衣,再来考试。”次日,我收到字条后,满怀的希望,顿时成了“满腹的失望”,同时,感到他老人家是个做事有原则的人,居士们担心我不符合条件,而被拒考,又怕不好向我父母交代,极力劝阻我南行,我更追悔莫及——不该下山,但是读书的欲望更加强烈,出家的信心更加坚定。于是,开光后七天法会结束,我便悄然的一个人乘上了前往厦门的列车。

  到了闽院,道邻法师带我去见妙老,之前我还是忐忑不安的,一见到妙老,便全然释怀,他嘘寒问暖,诸如“路上安全吗?”等等,表扬我能发心出家、发愿读书。慈悲和蔼的音容笑貌,让人感到无比的亲切。这时,我拿出了他曾给我的字条,老人家笑呵呵的说:奥,原来两个人介绍的是一个人,并用商量的口气说:“先不去插班,等到年底参加考试可以吗?”我急忙回答“可以可以,只要有机会读书就行”。我就这样在妙老的安排下,住进了禅堂下的云水寮复习备考。接下来我的报名表,及宗教局、佛教协会的推荐信都是妙老签字、盖章。因为我没师父,为我今后着想,妙老和招生组的法师们商议,允许我带发考试。这样我有幸参加95年养正院班的招生考试,并考取第三名。考上后,又破格批准我带发入学读书。因此,我暑假能带发回家探望父母,不但消除了我父母的担心和顾虑,还得到了父母的大力支持。我是十月初四由学院教务长安排落发的,因妙老生病住院不能亲自给我落发,妙老往生后,当我知道是妙老一直关心我落发的事。我便哽咽了……

  在闽院,除闽南的菜姑外,我是妙老最后一个特批在闽院带发读书的人,也是最后一个在闽院落发的人。是妙老成就我在闽院读书十载,修学法义。并成为闽院的一名法师,弘法利生,我对妙老感恩不尽。

  同时我感受到了妙老慈悲的菩萨精神,学到了他“不拘一格育僧才” 的办学理念。

  慈悲勉后学

  妙老的慈悲体现在生活中,让我感动的事也很多,比如,我在禅堂挂单备考期间,我们会经常参加建筑万寿塔塔基的劳动,一次一位师父不小心推翻了单论车,我因躲闪不及,连车带石砸到了我的脚趾,当时妙老站在台阶上,马上吩咐人送我去医疗室,之后,再三派侍者来安排我去住院,因为我执意不去,他又让侍者给我送来《王凤仪言行录》,让我好好读,得知我在读《三昧水忏》,非常高兴嘱咐我多读读。妙老又派在厦大医学院学习的法师给我行诊送药,他老人家寺务那么繁忙,却没有忘记我这个挂单的小居士,在妙老的呵护下,我的脚很快就痊愈了,而且没留下一点伤疤。这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一位长辈对晚辈的爱护。

  新生入学后,因为是住在植物园里,他老人家不顾年世已高,经常来园里看望我们,询问饮食住宿的情况,有困难马上解决。使我们学习期间在生活上有了的保障。

  而他自己却从不计较饮食,生活上的事尽量自己做。我在入学之前,是在方丈楼旁的小斋堂给妙老做饭的。因妙老过午不食,所以早餐我和一位东北籍的老师父(男众)做。午餐我和一位厦门的老阿姑做。无论我们做什么他都吃的很欢喜,从不说好说坏。上午我们或煮红豆汤,或煮绿豆汤给他做点心,9点左右往楼上送点心的事,理所应当的由我这个年轻人来承担了,有时我上去,正赶上妙老自己洗衣服,他都不让人帮忙,有一次,我提着饭桶上楼,在厅里找不到人,就轻轻的喊了一声,才发现,他在门后晾台上,正晾晒衣服,他用一个小木棍挑起衣服来往横杆上搭,举了几下都没搭上,我赶忙过去,拿了凳子上去帮他晾好,我劝他让侍者师父做,他说:我让他们出去办事了,我自己还能做。我帮不上妙老什么,心里好难过,他却笑呵呵地说:“谢谢你!”我想若是一位八十多岁的在家老人,早已是享受儿孙们的侍候了,而妙老不仅自己凡事自己做,同时还住持南普陀寺,料理佛学院的事,筹划慈善事业基金会的事,乃至全国的佛教事业。

  当时紫竹林寺还在建设中,无论是小斋堂里,还是方丈楼上接待客人时,会经常听到他在为建寺筹集资金的话;有时上楼会看到他中午不休息,为基金会建楼、施设部门作计划、安排工作。我曾被妙老的慈悲济世的精神所感动,得知以后要办义诊医院,我就表示要做医生。之后,妙老了解到我在家时曾从事过慈善活动,有学过一些中医理论。

  于是,在我95年读养正院期间,有南怀谨老师帮助筹集助学金,到厦大培养僧人学医的因缘,妙老就通知我到方丈楼考试——他出题写文章,目的是坚定我们学医济世的决心。同时考试的还有已毕业的本章法师,后来由于妙老生病及一些客观因素。助学金取消了。我俩也没能读成医学院。但是,基金会包括义诊医院确实办起来了,而且救助了很多贫患。这是我们今天有目共睹的。

  妙老,南普陀的后人没有忘记您的临终嘱托 “勿忘世上苦人多”。更不敢辜负您的希望,您若在天有灵敬请放心吧,如今,南普陀的慈善事业已在全国享有胜誉。我们——您的学子会把慈善事业继续做下去,并发扬光大。

  激励晚辈志

  妙老特别注重僧才的培养,真有那种“欲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渴望。因此,妙老培养僧才,办教育也不拘一格。比如:95年春,开学之初,妙老知道我曾就读过教师进修学校,有得知我考的是养正院班,就把我叫到方丈楼,说你怎么能读养正院,你跳级进预科班(那时学制是,养正院、预科、正科各两年)早点毕业,我们缺师资。当时,教务长圆智法师感到工作有困难,他说考第三名的跳级了,所以第一、第二名的,第四名的都来找我跳级,我怎么办?妙老非常善巧,让教务长不要犯难,叮嘱我开学入养正院,好好读书,等以后有因缘。我当时以为是一种托词。后来期末考试后,妙老和教务处商议决定,我班期末考试前十名的同学都可以跳级,我辜负了妙老,只考虑知识来不得半点虚伪,理论需要系统化,不懂佛法靠悟性,没能跳级。当时跳级到预科班的同学有三名,后来考入第一届研究班的修明法师便是其一,增强了闽院的教师力量。

  妙老办学,不仅局限在闽院,当年,我们考试结束,有三分之二的人没被录取,妙老就非常着急,同教务处的法师们商议,如何安置这些人,成就她们学习,为此妙老不辞辛苦多次前往陆风定光寺,同那里的方丈商议办女众佛学院的事,有一次发生了车祸,妙老的车撞得佷重,人没有伤到,算是有惊无险。但是,人们还是担心妙老的身体,可是他总是置身度外,不顾个人安危。终于办成了陆风佛学院。 那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南普陀佛学院门前,来了两辆大巴车,那些没能考入闽院的女众师父欢喜的上车,出行的和送行的互相祝贺,热情话别,妙老和教务长都来送行,妙老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劲头,乐得合不拢嘴,连连叮嘱大家注意安全。

  大巴车载着法师和学子,也载着她们的希望,及妙老和闽院法师的期望,出了南普陀,奔上了前往广东的大道。作为送别之人,看着这欢喜的送别情景,我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是妙老辛勤操劳的成果,是妙老的慈悲的体现,更是他灵活办学育人理念的实施。

  还有妙老的方丈楼也是他同高僧大德交流办学思想的场所,他经常畅谈佛教的未来,主张佛教大国应该有佛教大学,并且辅助行动,上报申请。

  总之,很怀念在小斋堂的那段时间,我一有机会就能亲近妙老,无论是正面的言传身教,还是侧面的耳闻目睹,我都学到了很多,并在他老人家的熏陶下,暗暗立志,做一格合格的僧人,做一个多方面有利于众生的人,妙老的菩萨精神一直鼓舞着我学修与弘法。特别是他办学的心量,一直成为我教书的楷模,也是我乐于助学的动力。他不怕学生多,他说“不知道那块云彩有雨”只要想学他就成就。当年妙老不拘一格成就的学子,如今,多数成为住持一方的大德,弘化各地的法师。妙老慈悲济世,办学育人的精神理念,永远激励我。激励我们这些后来人,爱国兴教。

  妙老您放心吧,我再不会辜负您的培养教育。我们这些受你恩披的学子将永远怀念您。

  (作者:释心净,闽南佛学院讲师)


 

来源:南普陀

 

上一篇: 难忘的回忆——松本(MATSUMOTO)
下一篇: 对妙老的回忆——释禅慧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