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回忆——松本(MATSUMOTO)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474  【关闭窗口
 

难忘的回忆

作者:松本(MATSUMOTO)


 

  我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了。可是,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缘分,在我人生的轨迹中,七转八转,竟能认识妙老――这位佛教界享有盛名的高僧大德,真是我今生的一件最大的幸事。

  1994年,我在厦门期间,一位朋友多次讲要陪我去见南普陀寺方丈。我去过很多寺院,想见方丈,并不是一件易事。如有幸能见到高僧,当然是求之不得。就这样,在朋友的引荐下,认识了妙老。

  当我们到了南普陀寺方丈楼,刚上二楼,一位法师说,妙老请你们到里屋。一进他的房间,只见一位慈眉善目,双目炯炯有神,面带微笑的老者,坐在椅子上。朋友忙介绍,这位就是南普陀寺方丈妙湛大和尚。我越看越觉得妙老像一尊菩萨坐在那里,我赶快跪拜。妙老却不让拘礼,说,随便些好。

  当初,我只是想见见方丈,然后鞠个躬,照张像而已。可万万没有想到,妙老是那么平易近人,如同久别的亲人一般亲切。非常和善的问我,做什么工作。我告诉他,现在随气功老师,到处教气功。练气功可以强身健体,也可以帮助别人调理身体。我们到过很多地方,也到了一些缺医少药的贫穷地区。妙老问,遇到没钱的人怎么办?我说,那就不要收钱。有时看见可怜人,我常常倾囊而出。妙老说,那就对了。做人一定要‘以善为本,慈悲为怀’,要切切记住啊!

  我问妙老,要不要也调理一下身体试试看?当时,妙老高兴地同意了(也许是盛情难却吧?)。他说头常常晕晕的,后背也是凉的。大概是年岁大了,腿也痛。朋友帮助,让妙老全身放松,开始从头到脚,全身进行了调理。大约一个多小时,妙老讲,头和背都出汗了,自己已很久都不出汗了,这回可好了,全身都轻松多了。我告诉妙老,如多调理几次,会更好些。妙老一再讲,怕我们受累。但还是欢迎我们再来做客。这样,就有了同妙老多次见面的机会。

  每次调理身体后有时间,妙老还要和我们亲切交谈。如佛教的文化艺术、医学知识等话题。妙老问,是否有学佛?我告诉妙老,多年以前去过普陀山,拜观世音菩萨之后,有在家供观世音像,也知上香,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妙老讲,不但念圣号,还要读经书,也要坐禅。讲到坐禅,妙老讲带我们去禅堂参观。进了禅堂,看到圆形的大房子,自上而下一圈,一圈的座位。妙老讲,以前禅堂门、窗都不严实。到了冬天,风不断从窗缝中吹进来,又潮又冷。现在条件好了,冬天不会冷,腿上也有东西盖。接着,又带我们去了另一个房间。推门一看,是几位法师在诵经。墙壁处立有几尊菩萨像,站在门口的我,有些却步不前。妙老让进去参观,我轻轻走进去。法师们依旧旁若无人地专心诵经,诵经声像是有魔力似的在吸引着我。出来后,我似乎有明白些什么。回到方丈楼,妙老正在等着。我立刻给妙老跪下,问妙老:不是出家人,好像不能做弟子,那我就做您的学生,可以吗?妙老笑了,学佛是很苦的。我说,我不怕苦,也会努力学好。就这样,妙老接受了我这个学生。我给妙老磕了九个头,妙老给我摸了摸头。妙老的手,放在我头上时,觉的自己一会儿变小,一会儿变大,是我,又不是我。当妙老让我站起来时,我依旧跪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在我眼里的妙老,已变成了一尊菩萨,在对我微笑。妙老又拍拍我的头,讲‘已善为本,慈悲为怀’啊!我又给妙老磕了三个头。起来后,妙老让照相留念。天色已晚,我们起身告辞。妙老将我们送到楼梯口,挥手告别,并让身边的法师将我们送到大门口。

  我珍惜与妙老的每一次会面,妙老的启迪、开导使我受益非浅,令我深思,令我终身难忘。但是没有想到,与妙老的分别竟成了永诀。直到1998年,在天津的一个寺院见到一位主持,我将妙老的名片给他看,问妙老的所在时,主持告诉我,妙湛大和尚于1995年圆寂了。听后,泪水顿时涌出。那位主持见我痛哭,也悲痛泪流,并反复讲,妙湛大和尚,德高望重啊,德高望重!

  在妙老圆寂13年后,我才跚跚迟来拜祭。站在舍利塔前,思绪万千。那久远的往事,好似昨天,妙老的教诲‘已善为本,慈悲为怀’我会终生铭记!

  (作者:松本(MATSUMOTO),妙老皈依弟子日本东京)

来源:南普陀

 

上一篇: 缅怀妙湛师父——释本谨
下一篇: 永远的怀念——慈悲勉后学,激励晚辈志——释心净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