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妙胜定经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838  【关闭窗口
 

最妙胜定经

   整理者 方广锠

 〔题解〕

《最妙胜定经》,又名《最妙定胜经》、《妙胜定经》。印度佛教经典。着译者不详。一卷。

本经译于南北朝时期。主要宣传祇有修习禅定才是最妙、最胜的佛法。批判祇重义解。忽视实际修习的风气。认为祇有通过禅定才能真正了达佛法深义。即使犯了四重五逆大罪。亦可由禅定而消除。本经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较大影响。对天台宗影响尤大。天台宗先驱慧思因读此经而勤修禅定。智青、湛然的著作中也屡有引用。但隋法经等撰《众经目录》称此经「文理复杂,真伪未分」。归入疑经类。《开元录》亦在「疑惑再详录」中著录此经。谓「与《最妙初教经》文势相似。一真一伪。亦将不可」。并在「伪经录」中又列入此经。从此该经被判为伪经。为历代大藏经所不收。故早已亡佚。现在中国北京图书馆所藏敦煌文献中发现两号。一为北新330号。首尾俱全。原为大谷探险队所得。日本《续藏经》曾据以录文收入。但录文有误。其后入藏北图。一为北临1757号。系近年新发现的残片。此经有藏文本。并被收入北京版《甘殊尔》。敦煌藏文文献中亦有此经之藏文本(法国国家图书馆藏伯102号)。本经对研究南北朝时期佛教史及天台宗。具有较大的价值。

最妙胜定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与大比丘二万人俱。菩萨大士五十人等。天龙八部、诸天人等。复有四天大王。复有四部鬼神。皆悉集会。

  尔时世尊入光明三昧。寂然无声。时诸大众各怀疑惑。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即从座起。绕佛三匝。说偈赞叹。

 善哉诸法王。寂然入静室。

 此诸大众等。心皆怀疑惑。

 善哉日月光。嘿然无所照。

 善哉金宝聚。而不施贫乏。

 善哉人中王。今可出禅定。

 善哉大龙王。而不降甘露。

 善哉人中尊。宜速演说法。

 善哉为众生。演说一乘义。

 尔时世尊从禅定起。告诸大众。我今安乐。大有珍宝。若有贫乏。恣汝所用。莫生疑惑。所谓珍宝。无上智慧。恣汝所用。

 闻尔时。阿难从座而起。白佛言。世尊。我今多闻。疾得无上菩提。如经中说。多闻智慧。利根之者。得道甚难。生于八难中。我今云何成无上道。

佛告阿难。多闻之人有二种心。云何为二。一者、定心。二者、乱心。心若在定。多闻无妨。心若乱者。虽复多闻。何所益也。若人善能定慧具足。最是疾得无上佛道。

阿难白佛言。世尊,云何处处经中赞叹定慧为最第一。

佛言。阿难。定慧具足。亦如师子。兽中第一。亦如日光。能照一切。如须弥山。众山中上。何以故。定慧具足。其力最胜。

佛告阿难。若复有人造作旃檀精舍。满于三千大千世界。复有一人造七宝精舍。亦满三千大千世界。功德云何。得等以不。

阿难言。七宝者胜。

佛复告阿难言。复有一人造黄金精舍。满于三千大千世界。复有一人造紫磨黄金精舍。亦满三千大千世界。如此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紫磨黄金。功德甚多。

佛言。阿难,若复有人造旃檀像及香木像。满于三千大千世界。供养礼拜。复有一人造紫磨黄金及七宝像。亦满三千大千世界。供养礼拜。于此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七宝紫磨黄金像者。功德甚多。

佛言。阿难。若复有人起大心施。持七宝库藏并及妻子。持用布施。复有一人持头、目、身体并及难得七宝库藏布施。此等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七宝、身体、妻子者多。

佛言。复有一人。书写十二部经。流通世间。使人读诵。满于三千大千世界。复有一人。执文如读。于文通利。亦满三千大千世界。于此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执文者多。

佛言。复有一人。能诵十二部经。悉皆通利。不解深义。其经卷亦满三千大千世界。复有一人。读诵十二部经。悉皆通利。并复解深义。亦满三千大千世界。于此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读诵解说。其功德甚多。

佛告阿难言。有一人解说十二部经。不行布施、持戒、忍辱、慈悲、喜舍。复有一人。解说十二部经。广行布施、持戒、忍辱、慈悲、喜舍。于诸众生。等心如子。而此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其慈悲、喜舍、持戒、忍辱、布施众生。功德甚多。

佛言。阿难。若有一人。解说十二部经。讲说五违陀论。为人宣说。流通于世。复有一人。善能解说十二部经。十五违陀论。所谓生论、定论、五阴论、十二入论、十八门论、大空论、日月论、月爱论、庄严论、第一义论、空金刚心论、种诸论、性空三空门论,复能持戒、布施、忍辱、慈悲、喜舍。于诸破戒。等心无二。心行平等亦如虚空。不见众生一切过恶。等心众生如视一子。于怨憎中。平如虚空。不谤方等十二部经。如此二人。功德云何。

阿难言。不谤方等十二部经。其人功德。无量无边。不可思议。

佛言。复有一人。如上所说一切功德皆悉能满。亦满三千大千世界。亦能读诵十二部经。十五违陀论。持戒、忍辱、布施论。持戒、忍辱、布施、多闻。于诸人中。最为第一。演说万法。皆悉空寂。令诸听者得五神通。虽有是益。不如一人一日一夜入定。何以故。多闻之人心生骄慢。犹如山海。骄慢多者。恶道受苦。经无量劫。若出地狱。生为飞鸟。当知多闻何所益也。若有禅定。能除生死恶业重罪。多闻如草。禅定如火。多闻如铁。禅定如金。多闻如毒草。禅定如药树。多闻如江河。禅定如大海。我若说之。禅定功德。不可穷尽。

佛告阿难。我自忆往昔作多闻士。共文殊诤利。诤有无二谛。文殊言有。我言无也。由是诤论而不能定二谛有无。死堕三恶道。服热铁丸。经无量劫。从地狱出。值迦叶佛为我解说有无二谛。迦叶佛言。一切诸法。皆无定性。汝言有无。是义不然。何以故。一切万法皆悉空寂。此二谛者。亦有亦无。汝今解者。但解文义。不解深义。汝于此义如盲如聋。云何解此甚深之义。我闻是。即于林中而自思惟。入于禅定。经七日已。于四禅中三昧、三定、三智、三空、大空、第一义空。解此空已。一切万法。悉亦是空寂。何以故。一切万法本性空故。当知修禅最妙、最胜。若有人能一日一日乃至七日。念修禅定。于无量劫极重恶业渐渐轻微。

复有五种重罪。一者、煞父、害母、煞真人罗汉、破塔坏寺、焚烧僧房。二者、犯四重、八重、五重、六重姓戒。三者、谤方等经。四者、说他人过。不生恭敬。常起骄慢。如向所说五种性罪。但修禅定。自然灭除。除禅定力。余无灭者。七日之中。尚得如是无量功德。何况终身于闲居、山中、林树下。端座思惟。观除入舍。何以故。心如水流。恒不暂停。亦如猕猴。放一捉一。要由定心。令使不移。心若移者。于一切法生迷想乱。心若定者。能知世间生住灭想。一切万法悉皆空寂。无常变化。苦、空、无我。所有诸法。如电如风、如水聚沫、如热时炎、如呼声响、如空中鸟迹。世间所有山林、江河、池源、大海,火劫起时。一切烧尽。除四禅及四空定。乃至万法。皆悉空寂。当知禅力不可思议。心若有定。能见十方三千大千世界。日月、星辰、江河、大海、山川、林谷。如见掌中阿摩勒果。亦如禅定现神变化。飞到十方恒河世界。十方世界所有风、火、地、水、日月、星辰、山河、林木、天宫、龙宫。悉亦变化。当知禅力不可思议。于禅定中能动此三千大千十方世界。

佛言。阿难。大目揵连入禅定中。种种能为。能动大地。如转火轮。当知多闻之人。不能如是。

佛告阿难言。汝今亦可动此大地。

阿难言。我无禅定。何能如是。

佛言。阿难。若修禅定。虽不即得四沙门果。犹胜多闻百千万倍。

尔时竹林精舍有诸比丘。其数五百。皆学多闻。今闻世尊为阿难说目连神通禅定第一。至佛所。头面礼足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比丘习学多闻。今已通达十二部经。十六大国敬我如佛。云何世尊说言。多闻永不能得无上菩提。五百比丘同时发声。我舍多闻而习禅定。

佛言。诸比丘。莫作是语。我舍多闻。如入禅定。我见汝智。亦如蚊翅。欲障日月。汝如盲者。欲蹬须弥山。如无船舫。欲度大海。如折翼鸟。欲飞虚空。汝亦如是。

时诸比丘。心生惶怖。如欲死人。

佛言。比丘。汝莫惶怖。应定其心。

诸比丘言。我无禅定。何由得。

佛言。我有妙药。令汝得定。

诸比丘言。唯愿说之。我当修行。

佛言。良药者。所谓观除入舍。

诸比丘言。观除入舍。我今不解。唯愿世尊为我说之。我当受持。

佛言。初心为观。第二心起为除。第三心起为入。第四心起名舍。

复次云何。初禅为观。二禅为除。三禅为入。四禅为舍。

复次云何。初禅名身念处。第二心念处。第三心法念处。第四受念处。

如是四法通一切法。所谓四正勤、四如意足、四谛、四空、四无想、四菩提。汝于初禅亦未明了。况于四禅及一切法。  

诸比丘种种方便。得入禅定。若作不净观时。见身四大。脾胃、骨节、血流,亦如[泳-永+敷]水。九孔流出不净之物。屎尿臭秽,甚可厌患。于此定中见种种物。若动、若住、若青、若黄、若白、若黑。种种异变。令心散乱。见此事已。摄之令还。白骨流光。阿那波那。亦亦如是。若犯四重姓戒。尼破八重。优婆夷破五种戒。沙弥破十戒。学戒尼破六重。盗佛物、法物、招提僧物、师长父母物、大众僧物及谤方等经。言无威德。如是之人于禅定中见自身中气如黑风。血如猛火。骨如山石。脉如林木。五藏如蛇蚖。见手捉大火。逆风如走。头戴大山。去如复倒。口出师子。眼出罗剎。鼻出蟒蛇。耳出豺狼。大小便道。流水如海。若有十方一切诸佛皆悉变黑。若见此相。从禅定起。往至林中空闲之处。读方等经。忏悔先罪。或以七日、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日。众罪已除。便入禅定。罪若薄者。渐见身如琉璃山。若不破四种乃至五重性戒者。禅定中见十方佛同时说法。或说四谛、四正勤、四如意足、苦法、忍法、顶法、世第一法。或说七觉、四禅、八背舍、四空、三三昧、八胜处。禅定中见闇见明。从禅定起。心生悦。

时诸比丘既还林中。修行禅定。径七日中。皆得罗汉。来诣佛所。白佛言。世尊。我蒙佛教。令脱生死。得无上果。

佛言。若得。今宜可现。

时五百比丘现大神变。坐卧空中。或行或住。作十八变。于时多闻比丘皆习禅定。亦如目连神通无二。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是妙法。如来灭后几时在此恶土流行。几所众生修行此法。得四沙门果。

佛言。阿难。吾却后二月。于拘尸城灭度之后。八十年中流行此法。多有众生冢间、树下思惟此法。观除入舍。十亿众生。九亿得四沙门果。三百年时。百亿众生。前十亿得四沙门果。三百年后。五百年前。我诸弟子渐着恶法。心怀嫉妒。邪念自活。五百亿人。十亿得四沙门果。五百年后。八百年前。我诸弟子着俗衣服。畜养牛羊猫狸驴马。积聚谷米。自作自啖。养育奴婢。当尔之时。千万亿人。万人得四沙门果。八百年后。千年之前。我诸弟子习学恶法。与国王、王子、大臣、长者而为亲友。通致使命。耕田种植。聚积谷米、金银、七宝。饮酒食肉。长养四大。着新色衣。亦如淫女。魃魅魍魉。亿亿万人。百人得四沙门果。千年之后。三百年中。浩浩乱哉。我诸弟子着俗衣服。虽披袈裟。如木头幡。无有威德。白衣见之。不生恭敬。亦如屠儿。当尔之时。国国相战。共相煞害。不避君臣父子兄弟。无慈悲心。人民缭乱。饥饿困苦。无妇无夫、无男无女。聋盲喑哑。身不具足。逃奴走婢。亡破失国。多不存活。入吾法中。白衣见之。如视猎师。亦如天下。亦如恶马狂象。不可禁制。自在而去。虽有师徒。如恶狂贼。贪淫无度。不避尊卑。亦如虫兽。等无有异。造作恶业。不畏三涂。所行之处。乃与酤酒、屠儿、猎师、淫女而作伴侣。口出恶言。心生恶念。或国官力。迫胁良善。如取财物。供给生缘。或猎射、罗网取鱼,自煞、自煮、自取、自啖。月半月尽。不共说戒、布萨自恣。若说戒时。斗诤瞋恚。上中下座。师徒弟子。共相论说是非好恶。亦如蚖蛇聚入一穴。各相朋党。共相辱骂。无尊无卑。犹如群贼。劫夺良善。心贪利养。无有餍足。当尔之时。十二部经。沉没于地。不复读诵。我诸弟子习学兵法、画法、泥法、木法、骑法、师法、棋法、歌法、笑法、稍法、射法、走马之法。习学如是邪法。死入恶道。无殃数劫。生为畜生。饥饿困苦。负重而行。有头陀者。多不如法。常游聚落。不在山林、冢间、树下。心恒作念。窥求利养。多贪财物。无餍无足。乃至法师解释佛语。万不着一。多将徒众游行聚落。诣白衣舍。劝化白衣。多取利养。饮酒食肉。如栴陀罗。尔时多有白衣。若男若女。持戒净行。不食酒肉。呵责比丘。汝大德出家之人。心无慈悲。多作尔许不如法事。我观智者亦如屠者。比丘闻已。竞共打骂。自相谓之。如来在时。不听我等饮酒食肉。白衣去后。共相谓言。今我解者。如佛口说。或说邪言绮语、无义之语、乱言绮语。以作义语。亦如盲人指天上日。若大若小、若宽若狭。亦如聋人自言。我闻天上说法之音。有诸群盲集。共住聚听。各各唱言。我见日月若大若小。此诸比丘亦复如是。

世有文殊、大迦叶等。现如其中。竞共打骂。驱逐令出。不令得住。亦如师子居香山中。一切虫兽皆不来近。师子去后。百兽毒虫共相鸣呼。入香山中取其甘果。饮其流泉。皆令枯涸。香山神仙不复拥护。便生毒草。食者命终。

吾灭度后。一切比丘取我十二部经。竞共读诵。以上着中。以中着下。以下着上。中着前后。非义言语。义言非语。亦如外道。各言我是。当尔之时。十二部经虽行于世。无有德。设有读诵。无有一人得四沙门果。我诸弟子如失国王。若鸟无翼。塔寺空荒。无人料理。设有形像、幡花、宝盖。如破军资。鸠雀、猪羊竞共入中。如是比丘自住屋舍。涂净妙好。修行经说。

佛告阿难。吾为汝等。略说此事。

阿难闻佛说此语时。流泪悲塞。尔时阿难悲涕不止。佛告阿难。莫大悲泣。当持此经流通于世。

阿难扪泪而言。我今受持。

时诸天、人、帝释白言。尊者。我亦受持。若人在山林、树下、空处、冢间读诵。我将天人并及神鬼往诣其所。不令妄失一句一偈。

说此经时。五千比丘得四沙门果。千五百比丘尼得初果。五百优婆塞得清净信。天龙鬼神作礼而去。

 来源:网络

 

 

 

上一篇: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
下一篇: 阴持入经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