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谈虚云老和尚对中国佛教的贡献及影响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1041  【关闭窗口

 

                    试谈虚云老和尚对中国佛教的贡献及影响

 

                                                                 ——悟   海

 

内容提要:虚云老和尚被称为是近代高僧、禅宗泰斗。他一生志大气刚,悲深行苦,对近代中国佛教的振兴与发展,起着不可磨灭的贡献。老和尚为了振兴中国佛教历尽艰辛,殚心竭力,任劳任怨。他一生的业绩可谓功追往圣,德迈时贤。他一生对中国佛教的贡献指难胜屈,数语难表,就如同一部活的中国佛教的近代史,此仅以他对中国佛教的贡献、影响略作说明。本文主要从三个方面加以论述:一、虚云老和尚对佛教的贡献;二、虚云老和尚的禅学思想——参禅与念佛;三、续焰传灯——座下杰出弟子。其中又从:1、抵制“庙产兴学”之风;2、大兴梵刹、重振六大祖庙;3、整顿寺规;振兴禅风、如法传戒;4、弘法、办学、成立佛教研究社;5、成立佛教会保护发展佛教;6、维系汉传佛教命脉、勇于担当的精神;7、参禅与念佛的关系;8、念佛即是参禅圆融不二;9、禅宗与净土宗的关系;10、本焕长老等十几个方面来阐述虚云老和尚对佛教的卓越贡献,以永远纪念这位不朽的高僧。

关键词:  虚云老和尚      贡献       重振       庙产

                   绪  论

虚云老和尚出生于鸦片战争烽火席卷全国大地的一八四零年,圆寂于一九五九年,住世一百二十载,僧腊一百零一岁。他慈悲无畏的一生,正是中国百年沧桑的真实写照。依据《虚云和尚年谱》记载:老和尚俗姓萧,名古岩,又名演彻,字德清,一九零零年十月在终南山自号虚云、幻游,祖籍湖南湘乡,出生于福建泉州,其家族本出兰陵,系南朝梁武帝萧衍之后,老和尚的父亲在泉州府任职,故从小生活比较安逸,受过良好的教育,由于母亲难产而亡、十岁时祖母去世,他看到了生老病死的痛苦,尤其是他十二岁时家人请僧人到家中为生母与祖母超度,他见到三宝法物心生欢喜。又读了家中收藏的《香山传》、《观音菩萨成道事迹》。虚云老和尚开始用理智去探索人生,为追求人生的解脱,毅然舍情割爱,出家求道。几经周折,终于在一八五八年,他十八岁时到鼓山涌泉寺出家。十九岁受具足戒,圆了他多年的夙愿。他一生“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他求道弘法的履迹遍布于中国与东南亚各地,经历三十八年的磨练,终于在一八九五年腊月,他五十五岁时在扬州髙旻寺开悟。后来为振兴禅宗,他一身肩挑禅宗五脉,承临济四十三代法嗣、曹洞宗四十七代法嗣、伪仰宗第八代法嗣、法眼宗第八代法嗣、云门宗十二代法嗣,使禅宗法系一脉相承,一花五叶重发茂盛之新芽,禅风再兴的新局面。

 

正  论

一、虚云老和尚对佛教的贡献

1、抵制庙产兴学之风

清朝后期,清政府为了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在全国范围实施“新政”,提倡学习西方科学技术,创办新学,倡导与实施一套有别于中国传统教育的新式教育制度。一八九八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建议皇帝利用寺院建筑以实施新教,办学经费由各省筹备,全国兴起庙产兴学风潮。

全国庙产兴学的风潮,使得佛教处于存亡最大的危机中,大部分僧侣处于自己住所被官府霸占,被赶出寺院,流离失所的处境。佛教界的精英们被迫团结起来进行抗争,虚云老和尚与太虚大师等有识之士共同认识到佛教只要与时俱进,随顺众生,并保持自身的根本,佛教就会走出黑暗,再创辉煌。面对庙产兴学的风潮,有识之士兴起了民国初期的佛教文化运动,清光绪末年,一九零五年冬,虚云老和尚在海外弘法,接到敬安等高僧来电,共图解决庙产兴学给佛教带来的危害,虚云老和尚在一九零六年三月回到上海,与佛教会代表敬安禅师等一同进京请愿,得到僧录司的法安法师、龙泉寺的道兴和尚、观音寺的觉光和尚的支持,虚云老和尚以般若圆融的法性亲自为肃亲王善耆的太福晋说戒法,并争取了许多在朝廷的皇亲国戚与朝中大臣一道向朝廷上奏,取消“庙产兴学”之事,终于得到了光绪皇帝的圣旨:“近闻各省办理学堂工厂,诸多苛饶,甚至捐及方外,殊属不成事体。着各该督抚,饬令地方官,凡有大小寺院,及一切僧众产业,一律由地方官保护,不准刁申蠹役,借端滋扰。至地方要政,亦不得勒捐庙产,以端政体。钦此!”从此,各省“庙产兴学”之风暂时平息。

民国初成立,逐僧毁寺风潮又现。一九一三年虚云老和尚在云南期间,以罗荣轩省长为代表的云南地方政府官员,受庙产兴学风潮的影响,屡次以兴办教育的名誉,强迫寺院交出财产,暗中唆使各地警察和派出所人员扰乱寺庵次序,一会要捐款,一会又罚款,整个云南佛教处于鸡犬不宁的状况。虚云老和尚坚决抵制这种逐僧毁寺之风,并进京请愿,要求调走罗荣轩。罗荣轩调走后,云南佛教逃过这一劫。为团结佛教徒,保护寺院,虚云老和尚和敬安禅师赴南京晋见孙中山,议定修改佛教会会章。同年四月,因政府更迭,又前往北京会见袁世凯,在上海成立中华佛教总会。回到云南后,正遇滇军师长李根源亲自督军上山。准备逐僧毁寺,指名捉拿虚云老和尚。许多人劝老和尚暂避风头,可是老和尚不顾个人安危,只身前往见李根源与当时四川布政使赵藩。几经辩论,终于折服了李根源,李根源请虚云老和尚为鸡足山的住持,自己也皈依了佛门。

 

2、大兴梵刹,重振大祖庭。

虚云老和尚为整顿禅风,整肃道场,重建名刹而贡献了自己的一生,真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时在庙产兴学风潮此起彼伏之中,各地寺院受到很大的破坏。老和尚尽自己毕生的力量,兴建了云南鸡足山的祝圣寺。昆明云栖寺、福建鼓山涌泉禅寺、广东曲江南华福寺、乳源云门大觉禅寺及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等六大禅宗祖师道场与大小寺院庵堂八十余处,为现在佛教的发展准备了若干道场。

虚云老和尚亲见迦叶道场的寺院戒律废弛,如此衰败,痛心之极,于是发愿让迦叶道场重现昔日的辉煌。一九零三年,在大理提督张松林、李福兴的支持与保护下,虚云老和尚如愿进驻鸡足山,在墙倒壁坏的破院——钵盂庵(又名迎祥寺,光绪皇帝一九零六年赐名“护国祝圣禅寺”,并赐《龙藏》一部)居住,“虽住无房舍,餐无宿粮,然十方四众来者礼接之。”虚云老和尚以一个禅者大智慧、大慈悲的精神历尽艰辛,广结海内外善缘,募捐兴修寺院,度化四方,花了四年时间,中兴了鸡足山祝圣禅寺,祝圣禅寺开单接引诸方学人,接纳四方朝山僧众,安定真修的佛子,“以挽救滇中僧众”,尽十方丛林之责,树立丛林之风,从此改变了鸡足山没有十方丛林,只有子孙庙的状况。虚云老和尚随缘将祝圣禅寺交给了戒尘法师管理,自己三衣一钵的到别处去弘法。

一九二零年,虚云老和尚应云南督军唐继尧的邀请,前往昆明,重修西山华京寺,因施工时掘出“云楼”古碑,改名靖园云栖禅寺,当时的华亭寺周围荒芜破败,其地基被百姓占为坟地,寺院准备卖给外国人作俱乐部。虚云老和尚带领数十人清理周围环境,将一千左右的坟墓妥善处理。经虚云老和尚重修的云栖禅寺成为云南佛教之冠。一九二九年,虚云老和尚赴福建鼓山涌泉寺,订立安单规则,严净毗尼,恢复古寺。当时战争频繁,福建寺院大多停止留单,只有虚云老和尚坚持涌泉寺接待云游僧人挂单,有时达一千多人,竭力维持一粥一饭。

一九三四年,九十四岁的虚云老和尚赴广东曲江主持重修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道场——南华寺,南华寺此时已破坏不堪,虚云老和尚用了十年心血,终于使南华寺成为广东规模最大的佛教圣地。一九四五年整修乳源云门山大觉禅寺。一九五三年,虚云老和尚目睹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这座历经一千多年的祖师道场,遭受日本侵略军多次炸毁,仅存破房三间,瓦砾满目,荒草遍地。明代铜铸毗卢遮那大佛像兀坐于荒烟蔓草之中。虚云老和尚以他一百一十四岁的高龄亲自驻锡云居山真如禅寺,他带领全寺僧人先后重建大雄宝殿、天王殿、韦陀殿、藏金阁等数十座殿宇,坚持“农禅并重”,躬耕自食,开荒造田,自给自足,到一九五六年,真如寺常住已经有二百多人,一年开垦水田八十余亩,收稻谷四万余斤。虚云老和尚重修梵刹,随处修复,随缘付托,太虚大师对虚云老和尚振兴六大祖庭,坚持“应无所住”的禅境界,在《赠虚云和尚》中有全面的概述:“遍立道场而无所住,广演法要而无所述,人我寿者无所得故,慧灯再燃亦无所续”,称赞他为中国禅宗事业做出了伟大建树与不朽的功绩。

 

3、整顿寺规、重振禅风、如法传戒

(1)整顿寺规僧纪

虚云老和尚一生戒行精严,定慧圆明。他中兴祖庭后,屡次整顿寺规僧纪,便都是从严守戒律入手的。

虚云老和尚十分重视戒律,他的一生在讲经说法中,凡夫强调戒律是佛法的根本。“戒为德本,能生慧行,成就万行”。老和尚是这样教导学人,也是这样严格要求自己的。他主持的寺院都坚持半月诵戒制度,即使是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老和尚仍嘱咐身边的侍者,要使佛教保持兴旺,保守这一领大衣,“只有一个字,曰‘戒’”。

虚云老和尚初到云南鸡足山,礼大迦叶尊者,见到全山不仅寺院所剩无几,毁坏殆尽,更可悲的是,寺中僧人与俗人无异,他们不闻戒律,不懂寺规全无僧人仪表,不着僧装,不吃素食,不上早晚殿,还将十方丛林占为己有,各据产业,非本山子孙,还不允许在山中留宿、挂单。虚云老和尚感怜祖庭败落,遂发愿启建十方道场,为全山楷模。之后历尽艰辛建好祝圣禅寺,立定规约,坐香讲经,重振律仪,并劝诫诸山同遵戒律,提倡教育青年,革除陋习,至此山中诸寺渐渐改革,着僧装,吃素食,且早晚上殿,允许十方衲子挂单留宿,鸡足山道风为之一振。

虚云老和尚于禅堂规矩也极为认真,临济钟,曹洞鼓,戒律严谨,人人必须遵制恪守,不得懈怠,如规定每日必须坐禅十六支香,早粥后坐四支,午斋后坐六支,若冬季打七,则加至二十四支香。

虚云老和尚不仅严格寺规,还制定了一套完整的传戒、讲经、寺院开支、财产保管等制度。在虚云老和尚的辛劳操持下,使整个云南佛教各寺庙都走上了正规,如法如律。各寺庙不仅能自给自足,养活了一大批僧人,还逐渐添置了一些法器。但虚云老和尚自己一如既往含辛茹苦,粗服粝食,无丝毫奢侈。他的清苦淡薄百年如一日,他总是一笠、一拂、一铲、一背架、一衲随身,进山如此,退院还是如此,一切为了常住,不图自己。

(2)如法传戒

虚云老和尚不但重视整肃寺规僧纪,而且还十分重视如法传戒。传受戒法是绍隆佛种,续佛慧命的大事。无论在家、出家学佛者,都须受戒。虚云老和尚一生为四众弟子设坛传戒不下十次。他曾多次告诫学人门徒“佛法之败,败于传戒不如法。”强调“若传戒如法,僧尼又能严守戒律”,则佛法将更兴旺,因此不管环境如何,虚云老和尚都严格要求,如法传戒。

云南佛教至咸丰回汉战争后,佛事活动一片沉寂,至清末梦佛、尘空、了然、平光和尚等均曾传过戒,但规模都较小,人数也不多。受戒者也多是昆明本地或附近州县的人。自从虚云老和尚来云南后,传戒之风便逐渐盛行起来。

虚云老和尚最先是在光绪三十年应梦佛上人之请,在筇竹寺讲经并传戒。同年在正在修建中的鸡足山祝圣寺传戒,是年四众求戒者七百余人,皈依者三千多人,民国十一年,云栖禅寺重建后,虚云老和尚更是大刀阔斧推行严格的传戒活动,规定每年正月开戒堂,每期三十五天,由方丈主持,实行“三师七证”制度。如果传戒的寺院不具备十师,则不能传授三坛大戒。除了三师七证外,传戒寺院还须聘请授经阿阇梨一位或三位,以及开堂师、陪堂师、引礼师、引赞师等八人或十二人不等。

在传戒期间,戒子们除听三师、授经阿阇梨宣讲律学外,日日必须礼佛忏悔,学规矩,演习禅坐。戒子们受完戒后,即可获得一张戒牒、三衣和一个钵。

云栖禅寺自虚云老和尚订下每年举行传戒的规矩后,共连续传了二十八次戒。在虚云老和尚传戒期间,还曾出现过种种不可思议的瑞相。据《虚云和尚年谱》记载:民国十五年,虚云老和尚在云栖禅寺传戒时,寺中殿前老梅枯枝,忽生白莲花数朵。大如盂,微妙香洁。在前后菜园里,所有青菜尽放青莲花,,每朵花心中如一立佛像众人皆叹不可思议。

 

4、讲经、办学、成立佛学研究社

虚云老和尚在百余年的弘法生涯中,除了潜心禅修,整肃寺规、僧纪,严格认真,一丝不苟传戒外,对佛法理论,尤其是禅宗修持多有创发。先后完成《楞严经玄义》、《发挥经略疏》、《遗教经注释》、《圆觉经玄义》、《心经解》等近十种著述。一生为四众弟子讲经说法开示次数难以统计。

虚云老和尚在光绪三十年时,应归化寺契敏和尚之邀请,到寺中讲《圆觉经》、《四十二章经》,当时皈依者有三千多人。同年秋,梦佛上人请老和尚到筇竹寺讲《楞严经》,并在该寺刊刻《楞严经》及《寒山诗》,板存于该寺。之后大理提督张军门松林、李军门福兴率众官绅迎至大理府,住三塔崇圣寺,讲《法华经》,皈依者又有数千人。宣统元年,虚云老和尚入京请藏,,奉旨回山讲经,是年于鸡足山祝圣寺升座为大众讲《楞严经》,感得前庭古栗,涌优昙钵花数十朵,大如盆,形若芙蕖,色似黄金,含裹香蕊,中虚体洁,数月不枯。民国三年,鹤庆诸山长老请赴龙华山讲经。正修和尚请往丽江金山寺讲经。民国七年,唐继尧请至昆明讲经,待昆明云栖禅寺建好后,逢年就在此寺讲经、传戒,使四众弟子欢喜踊跃。

除了讲经弘法外,老和尚还非常注重培育僧才。故于一九五五年,中国佛教协会在京召开第二次理事扩大会议时,老和尚就以很愉快的 心情写成《云居管见》一文,文中说:“以极其愉快的心情,期待这次会议通过成立中国佛学院的决议。”“佛学院一成立,就可根据这次会议通过的决议,精研教理,努力修行,以造就弘法人才。”在此以前,老和尚为了培育僧才,早在云南初创办了佛教学院,成立了佛学研究所,民国二年,在以老和尚为首领导下的“中华佛教总会支部”,虚云老和尚即号召诸山青年僧人开办佛教讲习所,邀请高僧及有德之士讲授佛学,还学习文化知识。民国二十四年,省佛教会也开办佛教讲习班,民国十八年,虚云老和尚是云南省佛教会督察委员。此会即成立佛学研究社,每周召开佛学研讨会一次,恭请导师指导研究,并邀请佛学专家作临时讲演,由此人们对佛教的理解又更近了一步。

 

5.成立佛教会保护发展佛教

    各种佛教会社的成立,是近代佛教的一大特征,也是佛教复苏的一个的一个重要标志。明清云南佛教管理机构是政府管辖下的三级“僧司”制。进入民国创建教门组织“佛教会”。民国元年,仁浙各大寺代表组织成立“中华佛教总会”,敬安和尚被推选为会长。上行下效,全国各省也纷纷成立省会。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虚云老和尚领衔发起成立中国佛教协会,这是开国以来佛教界的一件大事,也可说是我国自有佛教以来第一件大事,因为这是我国各地区、个宗派、各民族佛教徒的大团结,藉此机会扫除以往的障碍,矫正以往的缺失,建立将来开展佛教的基础。

 

6、维系汉传佛教命脉、勇于担当的精神

虚云老和尚护教安僧,不畏艰难,其精神和事迹感人至深。民国初年,李根源因为当时云南的一些僧人不守戒律,亲领队伍赴诸山,逐僧拆寺,使佛教界惶恐不安。后来李根源率兵驻军悉坛寺,毁金顶鸡足佛像及佛殿,许愿老和尚不顾个人安危,独自前往军中,说服李根源,不但消弭佛教的灾难,而且使李根源成为佛门外护。

一九五二年,中国佛协筹备成立时,有人在会中提出“废除戒律,开放饮酒食肉”,甚至在全国各地僧侣改装的事多有出现,据当时《时代佛学》报道:“关于长沙僧侣改装之事,兹据长沙佛教界工作同志来信云:长沙僧侣改装问题截至四月十五日,已经改了百分之八十列宁装、中山装均有。其原因有:一是便利工作,二是完全还俗。前者虽已改装,但仍坚持信仰,为佛教服务,后者与俗人无异,脱离寺庵生活。所有改装僧尼都是自觉自愿,政府均没有命令废除,合作社和妇联也没有开什么会通过。”由此可见,当时大陆佛教界的状况之一斑。在这种背景下,虚云老和尚力挽狂澜,反复强调戒律为佛法根本,坚决反对非戒毁律的主张,斥责“秀才是孔子的罪人,和尚是佛的罪人。”后来又将他在中国佛协成立时讲的话整理成《末法僧徒之衰相》一文。终于使得汉传佛教中僧衣、独身、素食的传统得以保存下来。如果没有虚云老和尚的德行与威望,今日大陆佛教的状况将无法想象。

 

二、虚云老和尚的禅学思想——参禅与念佛

1、参禅与念佛的关系

参禅与念佛是我们修行佛法的两种主要方法,并且将参禅与念佛已经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但也有不少人讲参禅与念佛对立起来,认为参禅主要以“参话头”修习禅法,而念佛是以念佛名号,借助佛力接引往生净土,二者之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修行方法和理论概念。虚云老和尚认为修行之人不应当将参禅与念佛对立起来,而应该讲二者结合起来,以参禅补念佛之不足,以念佛补参禅之不足。这样才有利于大众修学佛法,虚云老和尚在《老实念佛》开示中说:参禅与念佛在初发心的人看来是两件事,在久修的人看来是一件事。参禅提一句话头横超生死流,也是从信心坚定而来,若话头坚持不住,禅也参不成;若信心坚定,死抱一句话头参去,直到茶不知茶,饭不知饭,功夫熟处,根尘脱落,大用现前,与念佛人功夫熟时净境现前是一样的,所以念佛与参禅只是学人在不同阶段运用的两种不同的修学方法。本无好坏对错前后之分,全看修行者的机缘而定。但如果说念佛与参禅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在用功人根性的利钝上的不同。一般来说“念佛”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的,尤其对初学者根钝人更加适合,而“参禅”需要上根人才能很好的运用,下根之人往往不仅不能参透生死,反而会走火入魔,误入歧途,对上根之人无论是参禅还是念佛都能运用自如,二者平等无次第之分。

 

2、念佛即是参禅,圆融不二。

“参禅”是禅宗门人修禅悟道的手段,通过禅定参悟“人生无常”和“诸法无我”,使人们得到一种究竟的解脱,舍离生死轮回而证得无上涅槃;“念佛”是净土宗所主张的修行方法,通过六字、四字洪名来熄灭人们的贪嗔痴,清净身口意三业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早期禅宗和净土宗两家的思想主张和修行方法有严格的区别,在修行的依归和形式上也完全不同。禅堂不能念佛,念佛堂不能参禅,二者之间完全对立了起来。后来经过历代高僧大德的努力,使得禅净两家相融合,相互兼容形成了今天“禅净双修”的新格局。虚云老和尚也倡导“禅净双修”思想,主张将“参禅”与“念佛”相结合的修行理念,批评将“参禅”与“念佛”严格对立起来的不正确思想。并认为“参禅”与“念佛”本来都是世尊所说,道本无二,若念佛到一心不乱,何尝不是参禅,参禅参到能所两忘,又何尝不是念实相佛。

 

3、禅宗与净土的关系

禅宗与净土宗是中国佛教的两大主要宗派,是汉地佛教徒的主要修行法门,两宗在修行方法和思想主张上有很大的区别,但自宋明以后两家开始结合。永明延寿禅师的《禅净四料简》曰:“有禅无净土,十人九错路;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无禅无净土,铜床并铁柱。”由此开启了禅净两家之争,认为永明延寿禅师赞净土而贬低禅宗。虚云老和尚则认为后人不解永明意而误解“四料简”。

在虚云老和尚看来禅宗与净土宗只是形式上的不同,是后人不明祖师本意而误解,使修净土者认为禅宗是“难行法门”,而修禅者则认为净土是方便初学之人。若将禅、净相结合,更加适合我们今天的人们修学佛法。通过“念佛”来避狂禅,运用“禅定”来对治散乱,禅净结合才是永明延寿禅师所言的“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

 

三、续焰传灯——座下杰出弟子

不论何法,贵在得人。一种伟大思想的传播和弘化一定程度上仰赖于传播者的多寡和素质。古之圣贤总以育人为根本,故孔子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之谓。佛经所载长随佛陀的弟子更是多达千二百五十人,皆是大阿罗汉。

作为一代大德高僧,贵在自身有卓绝的修行,同时在兴教利他方面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就后者而言,贡献非仅止于建寺弘法,更重要的是看其培养出了多少堪能住持佛法的弟子。纵观近代现代高僧门下弟子的数量与素质,虚云老和尚门下弟子可谓首屈一指。从亲炙于老和尚修学佛法,人数多达百万之众的四众弟子中,以具行禅师为云南时期的代表弟子,观本法师、灵源法师是鼓山时期的代表弟子,本焕长老是曹溪时期的代表弟子,佛源和尚、净慧和尚是云门时期的代表弟子,圣一和尚、宣化上人、传印和尚、一诚和尚是云居时期的代表弟子。也可说,具行禅师是默默修行的代表弟子;观本法师是担任丛林一般执事的代表弟子;灵源和尚、本焕长老、佛源老和尚、净慧和尚、圣一和尚、宣化上人、一诚和尚是具德具能、以修持和弘扬禅宗为主,能主持名刹,善于营建丛林,培养弟子,弘化一方,成为佛门顶柱的代表弟子;传印老和尚是嗣虚云老和尚禅宗法脉,而主修并弘扬净土的代表弟子。

 

结  语:

纵观虚云老和尚一生,为振兴佛教奔波劳碌,为法忘躯,修复古寺,整肃寺规僧纪等等,甚至还成立医院等慈善机构,为民排忧解难。他一生度人无数,建树卓著,为佛教界所共赞誉,虚云老和尚是佛子们心中的楷模。让我们双手合十,永远怀念这位悲愿宏深、持戒精严、为中国佛教作出卓越贡献的不朽高僧。

 

 

参考文献

1、《虚云和尚全集》第七分册,净慧法师主编,河北禅修研究所出版。

2、《徐云和尚年谱法汇》合刊本,岑学吕编辑,台湾大乘精舍印经会1986年5月出版。

3、《佛学词典》,宽忍主编,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3年9月版。

4、《三堂演仪》,金陵刻经处出版。

5、《云南佛教史》,王海涛主编,云南美术出版社2001年1月出版。

6、《虚云和尚传》,何明栋主编,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2月。

7、《虚云和尚足迹》,惟升。

8、《虚云老和尚对中国佛教的贡献》,法缘法师。

 

上一篇: 佛教供具(香、灯、烛、花、果、水等)的表法意义是什么?
下一篇: 国学精髓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