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法师纪念集》序——王手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463  【关闭窗口
  

       生命的自觉

                                                       ——王手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写到,有几种文章我是推不掉的,而且是必定要写的,我说的是写学校的,写工厂的,也许现在还有写寺院的;学校是教过我知识的地方,工厂则是锻炼我身心的地方,而寺院,这地方曾经让我怦然心动,我想,若干年后,我也许会在这里有所收获,所以,我得先记上一笔。

    写这文章是受了能显法师的嘱咐,契机是他在整理他师父道法法师的纪念册,或为今后的寺志做些准备,我觉得笔头很重。一则不知道这些文章的规矩,二则对道法法师知之甚少,三则怕自己抓不住寺院的特征,写不到该有的境界,消减了它的威严。

    我不知是什么时候起来到寺院的,感慨它门庭的低调,感慨着放生池的博大,感慨着大殿的开畅,感慨着依山而建的气势;感慨角落里生生不息的景象,长得极旺盛的花草,不断繁衍的狗儿,无名又生命力强大的小鱼小虫。我曾经无数次与能显法师坐歇在方丈楼,喝百家送来的香茶,品农家第一水的瓜果,与他谈论人世的温暖和凉寒,宏大与卑微。有一天,师父说,你写写我师父吧。我看得出他眼里的感情和崇敬,我在想,他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为什么要纪念他?于是收集了一些道法法师的资料,粗读后才知,他原来是个极其平常的人,而他的难得便是让平常境界化了。道法法师实在没有什么““英勇壮举”,但细微之处他是从无随意的,以身作则,坚持学习,宽宏待人,把小事做好;从具体讲,便是每晚打坐,三更做课念经,逢人便讲佛家道理,几十年如一日。一个人偶尔做点平常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平常事,以平常为镜,把平常做出了意义和精神,这就入化了。一个人可以伪装自己的行为目的,但无法掩饰自己的生命格调,从法师的资料里,我读出了他的核心价值——生命的自觉。

    我对能显法师也许更有感觉,他是那种有明确的思想指向的人,能够稳得住自己的人,师傅的衣钵他显然是继承了,他也是把小事做好,把自己的事做好,把该做的事做好,这些都做好了,也就没有“大事”了。应该说,他是有很高的起点的,他少时的理想是能够成为一代国师,这曾经让我震撼和惭愧,尽管他现在没能做出“鸿篇巨制”,但显然,有了这样的高度,他的滑翔就非常充分,非常漂亮。他办佛学院,以学习来塑造寺院氛围,以佛学来改变寺院现状,便是他近年做出的一些成果。他曾经说“一个人心中应该有一口理想的大钟”。也许力量的不同,敲出的声音也会有轻有重,但毕竟是理想的钟声,它的传播一定是接力状的,一声声往前推的。我以为,每个人心中还应该有一口敬畏之钟,而且是时刻敲响的。有敬畏,才会有自律;有自律,便会去帮扶;有帮扶,弘扬就水到渠成了,超以象外了。

写这样的文章其实也是个思想梳理的过程,杂念一丝丝退去,意象一点点澄明。以前,我是很难想象僧人的生活的,想象不出他们身躯之外的东西,他的功课之外的东西,他们思想之外的东西,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一点点。我喜欢站在寺院的最高处,看眼前绵延而去的山脉,开阔无垠的气象,我想,那便是师父们的志向。晨钟暮鼓,不是对他们作息的提醒,而是他们一言一行的告白——他们虽然身居一隅,但他们心象高远。

(编者注:王手,温州市文联副主席、温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上一篇: 忆恩师上道下法上人——释能杰
下一篇: 《道法法师纪念集》序—— 达照法师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