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恩师身教二三事——能护法师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607  【关闭窗口
  

忆 恩 师 身 教 二 三 事

能护法师

    恩师上人舍报归西已经有十年了。

    恩师住世七十年,经历的是动荡多灾的年代,他一生走在艰难的尘网,蹲过曾经的炼狱,都挺过来了。一生的心血凝聚在佛门,历尽艰辛蔚成浙南一大名刹,度化归依弟子十万余人。恩师建寺安僧,住持正法的煌煌功绩,四众弟子早已铭记在心,灯灯相续不忘。我仅是恩师数百出家弟子之凡一,内心始终感念的是恩师上人的法乳之恩。恩师佛法知识广博,修持功夫深厚,我有幸多年亲聆教诲,对佛学的点滴领悟皆根源于他老人家的言传身教。值此十周年纪念日,略忆二三事缅怀恩师上人。

    一、恩师一向朴实亲切。恩师自1988年担任瑞安市佛教协会会长以来,法运昌隆,门下归依弟子数万,但他从无半点大法师架子,永远和蔼可亲,平凡得犹如普通老者,从不望而生畏。夏季,晚饭后,他总是坐在方丈楼外面的栏杆旁乘凉,安然自若。我也常常找机会依立在他身旁,听他讲佛经中许多圣众因缘故事,看着他跟来来往往的居士工人随意招呼,谈笑满怀。未成佛道,先结人缘,他的亲切慈悲很能感染人,并以此为接引众生的大方便。

    师父一有空就去劈木柴搬石头,他常常独自去千佛殿后面一个人干得满头大汗,我有时碰到他,也跟在他后面一起劈点柴。时间久了,师父便会告诉我修行要福以滋慧,福慧双修的道理。

    二、对法宝极为敬惜。恩师于文革破四旧期间,被迫下放到农村劳动,俗家四代同堂,其时和俗家父兄一同住在四合院,独居一室。他道心不退,虽然白天被迫穿俗衣,仍然茹素独身,每晚坚持诵经打坐。他对经书法宝的虔诚恭敬达于极致。据同住的父亲回忆,他的经书藏在抽屉里锁着,每晚人静之时便偷偷阅读。诵读时,他先对着桌子在地上礼三拜,打开抽屉时又礼三拜,双手捧出经书放到桌子上又礼三拜,如此九拜后方打开经书恭敬诵读。诵读毕放回抽屉又如是九拜,虔诚之至,从不对外张扬。并视经书如生命,得知红卫兵将来寺院查抄,冒着蹲狱的危险,连夜把经书藏到寺院后山废弃的坟墓中,用草掩盖好。师父讲经从不备课,引经据典时,《华严经》、《法华经》、《楞严经》、《俱舍论》等大乘经典总是脱口而出,甚至第几页第几行都极为熟稔。佛法从恭敬中求,我想,师父的博闻强记一定得力于他对法宝极度恭敬的感应,故于年老时仍能倒背如流。

    三、修行精进获感应。师父常常教导说,出家人在今世能出家是累世种植的善根,但不能成就,则是因为懈怠,导致历劫仍在轮回。师父三十岁在五台山吉祥律寺任监院职,时能海上师任住持。他每日随海公老法师学习,昼讲夜禅,精进不息。师父说,那个时候非常珍惜时间,舍不得多睡,为了避免贪睡,临睡前特意多喝水,这样,夜里起来解手时立刻就可以起床用功静坐了。

    恩师告诉我们修行一定要对佛法有信心,佛语真实不虚。他自述曾在五台山夏安居期间打坐三个月,证入三禅。三禅是色界离喜妙乐定,他亲证从足趾发乐,进而全身犹如甘露涌泉,醍醐灌顶的最胜愉悦。三个月禅修期间,一次感得文殊菩萨现身问他,你日后的愿力如何?师父回答:来生还要做大丈夫度众生。师父的精进修持得到海公上师的认可,授与他金刚阿阇黎之位。他自述的这段宗教体验时时激励我的道念,让我对佛法的追求永不退心。

    恩师的言行影响我至深,在他的教导下,我也养成惜福习劳的习惯,重视福慧双修的修行道路。师恩罔极,恩师是我生命中的大善知识,日日念兹,欲酬深恩,竟成蹉跎。

    恩师的离去是我始料不及的。2001年春节开始,恩师略感法体不适,我从学校陆续请了几次假去看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住院治疗兼患感冒时,临别时恩师还笑着让我别担心,劝我精进修行,我带着对恩师的十二分惦念回到学校。

    恩师西去时间是2001年十一月初九晚上九点钟。那天晚上八点左右,我在厦门闽南佛学院宿舍看佛经,忽然心如刀绞,又如被挖心,无所置处,整个胸腔空荡无主,极其之痛,无以言喻。这是什么超越时空的心电讯息吗?我坐立不安,难受了一小时,接到长途电话得知噩耗,顿如五雷轰顶,痛彻骨髓,苦切肝心。

    后来阅《大般涅槃经后分》时,读到阿难尊者听说世尊入涅槃,当场昏迷,闷绝躄地,犹如死人寂无气息,冥冥不晓,被楼豆尊者以清冷水洒面苏醒过来后,仍然举手拍头,捶胸哽咽,悲泣流泪,哀不自胜的情景时,深有同感。痛失怙主,圣者亦不免有凡子之悲情,我等凡僧又如何能免如丧考妣之巨痛?回忆起这段痛心的感受,想起恩师生前如慈父般朴实的教诲,不由黯然神伤,不知他西去何方,何时再遇。

    每逢恩师七月的诞辰,我焚香祈祷恩师是否已经乘愿再来,常常在相逢的人群中留意面熟的童子,愿我有生之年遇到恩师的转世化身。每年十一月的忌日,我默默诵经,光中浮现恩师的面容,还有那惨淡的病床,痛心的教诲。心中泛起的酸楚,自是无计消除。

    走在恩师倾注了大半生心血的寺院,钟声依然,身影不再;月光皎洁,蒲团空冷。

   万古悠悠,无来无去,愿恩师千秋风范,常住馨香。

(编者注:释能护(心皓),浙江余杭大雄寺监院)

上一篇: 道·法 ——臆念道法和尚
下一篇: 忆恩师上道下法上人——释能杰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