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笔记:圣寿禅寺去来——刘川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592  【关闭窗口
  

学佛笔记:圣寿禅寺去来

吃茶去

  2010年7月,清净缘起,有幸赴温州,由诗翁叶坪老师引见,在涂良国、宋龙辉、林新荣、卢建平等若干文友陪伴下,结识了能显大和尚,并在他的丈室品茶。本来,叶坪老师有意安排那个上午去游览著名的梅雨潭,那是瓯海区仙岩镇不可错过的一处胜景,但天公一直在倾泻大雨,似乎有意将我留在能显和尚的道场里,接受禅茶三昧的熏染洗礼,随缘是福,我就听了天公的安排。

  大和尚质朴、温厚,有着一见如故的亲和力,他热情地问起我的学佛体会,我就讲了我在沈阳的一次法缘:

  一天,我在书店翻看佛学书籍时,一位和尚走来,问我平日怎么学佛,我答曰:念佛?他又问:你念哪一尊佛?我笑了:当然是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他摇头说:错了,错了!当念自性佛。我当即有省。继尔与这位师父攀谈。他问:沈阳有多少座庙?我答:只有一座!他一楞:沈阳如此之大,怎么只有一座庙?我又答:不离自性,自己就是佛,自己的身体就是道场,走到哪里,都只有这一座庙,大千世界也不出此一座庙。他哈哈大笑而去。

  我与能显大和尚谈到这里,他也笑了。但我知道,自己只是口头工夫,善于辩论而已,没有实修,而自己面前这位年轻而威严的师父,才是真正有修为的老禅者。后听朋友们讲起师父的出家、参学经历,大为感叹: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大和尚就这样一直笑眯眯地和我聊着,其温厚、慈祥的笑容包容着一切,他的笑容就是让人平静而安详的方便说法。

  那天,和大和尚一起喝茶,打开五蕴,放出真性,获得了无比的清凉。自然而然地就想起赵州禅师的“吃茶去”机锋,一种不粘不着、不思量不计较、不焦灼不攀附、活在当下的境界,在圣寿禅寺,我深深体味着。回沈后写下几句感想,遥向大和尚做一下汇报,看看对否:

    现量即是一,比量成万法;

    圆镜常清明,欲拭反添尘。

    淡味是真味,途中即在家;

    佛祖三千偈,总在一壶茶。

僧装挺立

  能显法师少年时便慧出常人,于1989年以入学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闽南佛学院,1998年在厦门大学取得硕士学历,2001年考入北大哲学系读研。学校规定求学的僧人在校园里不准穿僧装。对此,法师不能接受,提出异议:若要脱下僧装,情愿不上学。后,学校让步,北大僧人穿着僧服上学就此开了先河。

  苏芬居士《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许多人提出教中梵网经、四分律、百丈清规,害了许多青年男女,应该取消;又说大领衣服,是汉人俗服,不是僧服,应当改革,不准穿,如果再穿,就是保守封建制度;又说信教自由,僧娶尼嫁,饮酒食肉,也都应当自由,谁也不能管。虚云老和尚驳斥谬论,据理力争,正气磅礴,威镇全场,一般不肖教徒,不敢再提异议,结果统统遵照老和尚的意见通过。因为虚云老的坚持,今天的僧人才保留了一贯的僧装、佛祖年号、佛节制度等等。

  又,虚云老临终,谆谆告诫侍者:今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持呢,只有一字曰“戒”。虚云老送弟子的这一领“戒”衣何义呢?持戒如衣,须臾不可离身,如此持戒,方是真持。

着僧装,守僧形,行住坐卧,不离律仪,一团光明,为天人师。能显法师为佛弟子,不卑不亢,岸然挺立,着僧服读北大,何止是保留了虚云老“一领大衣”,更是保留了虚老“一条硬骨”。

银十两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自序品》中讲到六祖大师求法因缘,有个细节大需着眼,不可轻易放过。

  惠能不幸,父又早亡,老母孤遗;艰辛贫乏,于市卖柴。一日送柴至客店偶闻《金刚经》,心有开悟,欲求深解,去崭州黄梅县拜谒五祖忍大师。此刻,“宿昔有缘,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惠能,令充老母衣粮,教便往黄梅参礼五祖。”

  着眼于此客赠银之事,才知六祖兴隆禅宗,灯灯相辉,脉脉绵延,并非偶然。唐代十两银子足以安顿老人的晚年,不是一笔小钱,相当于今天一名退休人员的全部养老金,资用之大,可想而知。惠能闻《金刚经》心即能悟,有超人之慧也;蒙陌生客赐银十两,帮忙安顿老母,了却尘缘,此银十两,可谓人天至福也。关键时刻,成就佛果的,不仅需要出世间法,还需要世间法。若无银十两,惠能证果,自不必说;而历史上因缘际会,可还有禅宗六祖,实在不好说。

  我们学佛,殷殷一心,只求开慧,但不知佛为二足尊,福、智二俱足者也。

此银十两,从何而来?推其因果,定是惠能大师前世行善、布施,广行檀波罗密得来;今世善报,顷刻助成般若波罗密。何其神奇!

  《杂譬喻经》: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修福不修慧,象身挂璎珞。

行笔至此,忽然想起能显法师的师父妙湛老和尚的事迹:妙老为绍隆佛种、续佛慧命,1981年复办佛教养正院,每天亲自带头和学僧一起出坡劳动,无论是扫地或其他作务,都跟学僧在一起,每次干活都是汗流浃背,有时学僧都回去了,他一个人还在干活。在妙老的领导下,大陆第一所佛教慈善机构——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1994年成立,广集众力,赈灾救灾、扶危济困、救死扶伤、助学助教、放生护生。妙老以身作则,说明了造福人间,同样是僧徒的使命,成佛的根基。

2010年末,能显法师在仙岩寺后山建妙湛老和尚纪念塔,以之为榜样,鞭策学僧,如此良苦用心,当深深思量!

弟子随喜、赞叹,为之写诗一首:

从心捧出无缝塔,以行描就先师真;

一礼一拜窣堵波,无时不播成佛因。

哪个是智

  清代天目和尚(仙岩寺历代祖师之一),童蒙便有出尘之意,廿二岁,舍俗出家。顺治已丑年,偕同引礼赤子师、维德师到嘉定黄渡镇罗汉寺参学。自闲和尚一见便问:“三人同行,必有一智,哪个是智?”天目和尚向前合掌问讯。自闲和尚说:“问迅且止,脚跟下道将一句来。”天目答:“道过了也。”大和尚便让天目当侍者。

  清末民国时期冶开和尚,十八岁时听开示,深感无常,发心参“念佛是谁”,一个七下来不行,方丈慈悲再增一七,没到七天以为开悟了。方丈就问:“念佛是谁”?回答说:“是我”。方丈笑了说:“是你呀,马上一把火把你烧掉,你又是谁?不行,马上去参!”。解七了,大家洗脚时冶开和尚突然彻悟了。说:“我找到了”。有人问他,他把脚一伸,说:“这就是念佛是谁”。

天目合掌问讯,回答“哪个是智”;冶开把脚一伸,道破“念佛是谁”。异曲同工,妙不可言。

(可言即不为妙也。弟子浅薄,勉强试道一句:

有个不动尊,时刻不离身;

当下就体认,跳出旧乾坤。

又道一句:

穿衣吃饭,都是佛法;

穿衣吃饭,莫做佛法;

穿衣穿衣,吃饭吃饭;

成佛作祖,没有其他。

——虽然道得,已成剩语,不如抖擞而去,该干嘛干嘛!)

 

 编者按:刘川,《诗潮》杂志编辑,中国当代70后代表诗人之一。祖籍辽宁阜新县。作品曾入选海内外130余种权威选本,被译成英文、韩文等多种语言,多次被《青年文摘》《读者》等选载。曾获2004-2005年度人民文学奖、徐志摩诗歌奖。多次参加国际性诗歌活动。)

上一篇: 印象仙岩 ——董恒波
下一篇: 圣寿禅寺归来心得(诗偈八首)——刘 川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