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祖医道还元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浏览次数:767  【关闭窗口
吕祖医道还元

一、脉理奥旨总论
洪蒙未判,一气混元;
太极初分,五列位。   
阴阳贯乎万象,
水火运于两间。   
天气轻清,常充盈而流转;
地气重浊,实凝固而安贞。   
人禀三才之末,
身具百脉之关。

上则符天,
下则符地。   
天有晷度,人之脉窍同其源;
地有山河,人之脉络合其妙。   
三百六十,无非脉之贯通;
八万四千,尽是脉之穿透。   
同源异用,合一分三。

内景和谐诸灾不作,
本真耗散百病俱生。   
时手庸医,习古书而未化;
强猜误认,视人命若无关。 悉由脉源不分,脉理所以多错也。

吾试之:
北坎命根,活五黄而通九紫;
南离神室,宰白壁而守青松。   
其动也若换宿移星,
其生也如长虹闪电。
清清淑淑,
洋洋悠悠。   
十二辰,动数有常;
上下关,周行不滞。
略言其概,
大象如斯。 至若究乎命之源本,必审乎脉之根苗。   

土釜润温,息息之来不暴;
金钟鸣响,点点之报有神。   
火得水而不飚,象如燕飞下上;
水得火而可治,形若鹅行往来。   
藏魂宫安,那有钝刀刮竹;
载意垣稳,岂见竞弩张弦。   
其至如宾,知五脏之完固;
其去似客,识六腑之平和。   
兴衰虽按四时,
端的实凭三指。   
此乃以平等而论之,
先知无病所流露也。   

来长去短,阴海泉涸何疑;
去疾来迟,阳关气亏莫错。   
察来撒豆抛珠,知命基之不立;
按去转绳扭索,有暴客之相侵。   
铁尺横空水土败,
灯笼悬象火德非。   
纯阴自有本相,张举则难速生;
纯阳宜守旧规,消沮而期将至。   
频频到手,辨实与虚;
间间通音,问寒与热。   

江中竹筏,须按部位以究其端;
池底藕莲,亦依方所以原其疾。   
猛虎下山,当知攻法;
微羊宿草,间宜施威。   
葱里试问有否,
石内那见空焉。   
滑等油车之转,男妇作用当分;
濇如石路之行,阴阳损亏宜辩。   
络不流通,定是两端首鼠;
关苟蔽塞,好比一个惊鸿。

三阴贼劫,敲到密而且微;
三阳敌攻,打来重亦兼疾。   
鱼戏波,难逃十日;
鸟啄木,莫度三朝。   
暴然半刻不来,将作行尸之体;
倏尔几声乱应,急求保命之丹。   
时假时真兼望问,
欲前欲却有吉凶。   
得药加大知添病,
服汤益频更违和。   
几呼方来点水,无常欲临;
一吸已动七星,圣医难救。   
浮大则昼可卜,
沉细则夜为期。   

其或:
暴脱根株,难窥源本;
兼辨声色,可究情由。   
其音重急,应知内蕴非虚;
其响缓微,多是中藏不实。   
欲言而舌结沉沉,失珠光于海底;
无问而唇竟沓沓,起魔障于绛宫。   
听若铿铿,不坏关元气海;
发之嗫嗫,定是败土破金。   
此乃声之原于经脉,
实见脉之达于声音。   

脉随五气以发舒,
色因五行而递见。
黄气流形,中宫之恶;
黑云发见,下湿之殃。   
青则震位之征,
白则兑宫之验。
病起南离为大赤,皆合八卦而同推。
黄带青木盛土瘦,
黄而黑土燥泉干。   
赤入黄中火烧瓦釜,
白侵黄里土失金瓯。互相察着,自觉详分。

脉合而一箭破的,
脉殊而九窍当参。   
载籍备详,勤稽自得。
窍窍皆统于三焦,
滴滴咸归于六部。
察其两旁,大小攸辨;
究其三驿,强弱暗分。   
独盛一指,当问贼由谁唆;
兼变两关,还寻恶从何起。   
左冲右突似败兵,细观何宫之异;
忽来即去如狂鸟,详搜攸伏之缘。
按部位以参求,
凭灵苗为照燎。
擒贼先擒王,正本清源之说;
除恶如除草,救火避水之能。
推本末之所流,
合外内以互证。

脉病坎宫,宜建金屋;
脉伤离位,早灌木林。
少女衰弱,黄庭打扫光明;
长男忧愁,黑虎豢养周密。
中堂敝陋须补葺,
大法包罗要觅寻。
此乃察脉之先征,
即以防病于未发。

口腹之资,按脉理而敬避;
调理之妙,凭心法以为宗。
制治于未乂,
保邦于未宁。
外寇所以不兴,
内贼亦以不作。
医未病之病,见在机先;
逐既灾之灾,法在指下。
推之四时八节,妙合天机;
溯其分镇各司,理同地道。
星辰次舍,尽在身中;
山岳川流,悉归臓内。
斯理至奥,
其妙靡穷。

得吾说以静观,久久无微不入;
在斯人之灵悟,一一可会其源。
大开方便之门,
克受无疆之福;
体天地而救济,
作人卷以流传。
世皆获益,
身期得康。
恍如桃李逢春,何须张子之辟谷
似此黄金不换,可冀彭祖之延年。
吾道在此,特为传之!




3二、症候源流总论   

易象包罗天地,不外休征咎征;
人身调理阴阳,当稽无病有病。
俯察仰观,可识两间之变;
寒来暑往,悉凭四序之迁。
奇正相生,
祥殃互异。

风狂雷迅,自是天气不平;
川竭山崩,孰非地灵失守。
人禀其气以成形,脉络依然契合;
身因乎气之作慝,症候自贵详分。
万态千般,曷胜枚举;
赅原括委,自获统宗。
百脉推本乎五行,
诸灾咸归于八卦。
干元浑统,察来识分镇之愆;
首出高居,按去听诸关之报。

中男构衅,欲耳不闻;
少女蒙尘,掩鼻而过。
双目阖辟,兼众职而辅至尊;
一口吐茹,合庶司以归无上。
界限分明,稽察何宫之异;
脉源互证,归本攸属之行。
一卦变则原其始终,
数爻动亦推其本末。
或虚或实,
孰伪孰真;一以贯之,无不明也。

兑位西方,会合庚辛之气;
兑掌秋节,权衡子卯之功。
白帝遇灾,
望平林而赤龙莫托,
盼眢井则玄璃无光。
山不生辉,每因白圭之玷;
土难奠定,多是白石之崩。
谷水二道,送往须待金车;
驿舍千门,迎来亦凭金节。
握枢则才堪调燮,
失职则患自频仍。
因其端绪,莫昧分毫;
溯其根由,难移寸步。

二七离火镇南藩,
文明而天下治,
扑灭则境土殃。
君王坐位不端,鬼交夜里;
神京刺客久寓,毒流寰中。

少年似老叟,孰使腰曲背弯?
朝啸至夕瞑,多由液干火炽。
以火引火,一发焚遍万山;
积薪毁薪,重逢命悬一缕。
恶流入宫危旦夕,
毒气冲窍丧英灵。
旨归当究,一合何疑;
妙手随施,十全罔缺。

震则位乎青宫,
巽独为其淑配。
阴前阳后,资益无方;
阳唱阴随,贞恒有象。
七情摇动,久久破散良金;
四德悖违,常常划除净土。
修竹引风嫌过茂,
古松蔽日患终凋。
怯怯如闺媛,林中失鹿;
洸洸似武士,薮里鸣鸿。

伐木只伐恶丛,
培材宜培嘉植。
勿使枯柴兴烈焰,
仍防冷炭遇寒冰。
勘厥左关,须求符节;
凭兹妙策,莫误针砭。
真流入坎,独推生物之源;
暴客问津,恐沉渡人之筏。
大渊龙斗,
巨浸浪翻。
波无日照,深谷泽冷空停;
水失金生,穷沟泉涸立待。

昆岗火燃,欲救先须掘井;
园林日灌,竞汲切勿罢梁。
鸡鸣破谷道,耗冱首在此关;
鸦宿燥天庭,崩残亦由斯阙。
未寒先栗谁作祟,
真饥假饱此为殃。
神而明之,同条共贯;
道则高矣,原始反终。

艮为山、
坤为地,
少男随老妪而制治,
进来赖化去以成能。
长棹偶停,如此来如此去;
中原不乐,孰是饱孰是饥。
泥垣客水灌,湿流四方;
地室狂火烧,燥止五位。
运转百货,
驾驭众司。
山虞藉以厚生,
反*还当内省。
水衡赖以壮志,
退弱缘失扶持。
万化原可兴,
百恶亦可作。

所以
五行无土不生,
千川得土以镇。
因其变故,补不足而削有余;
使之安平,致广生而昭大化。
要之
坤土率艮土以化成,权操生死;
震木统巽木而藏纳,令掌荣枯。
坎握润下之功,非火不治;
离为温中之本,无水则炎。
兑苟失位,声气安求;
干若招非,官司互变。
或贻外来之劫夺,
或由内发而牵连。
无不包管于易象,
即以着见于周身。
触类旁通,察之明而见之定;
潜心体认,理其本更治其标。
语求统宗,不为泛涉;
人思集益,可试静观   
4三、药法阐微总论   

盖谓
药物繁生,何止飞潜动植;
丹方妙用,恒施水火阴阳。
五气清浊,化成声形色味;
九皇正变,造就时地性情。
道合君臣,何须重作本草;
事关人命,慎勿轻投古方。
读尽方书,未必能窥原本;
若非殷勤救世,何劳详发玄微!
疾亦多门,固贵因端竟委;
药求妙法,尤在运巧制宜。

味若轻清,急需则或相倍蓰;
品如重浊,过用则立见灾非。
善走多耗本真,
太和易生恶积。
或降或升,有时交相为用;
作通作塞,亦间凖类以施。
除灾如除盗,攻守自有权衡;
调药似调兵,后先岂无节度。
按刚柔之妙用,
别进退之机关。

春夏相生,和同大造;
秋冬交济,气合化工。
性禀中五,每贯彻乎八方;
关膈有三,实统融于一气。
生生法乎河洛,
在在妙其屈伸。
真诀无多,全凭领悟;
奇功至广,试为详言。

其或
泉竭自中,
物求润下。阴柔气原不振,
得助则力可上行,
独投而功难再着。
汲水救焚,勿兼抱乎薪棘;
引泉灌树,何妨提彼金锄。
泽沛而土可滋生,佐以阳刚之用;
露垂而风堪止息,济以直劫之能。
水四火三,原燎之秋宜忌;
木五水二,林震之顷勿怜。
池边方漏,开源尤待塞流之功;
浍道不通,纳来并施抉去之法。
以火烹水,水有时而不温;
取水寒金,金有时而还燥。
狂泽乱中原,北坎虽枯,且漫兴云致雨;
寒流聚天室,东林纵旱,勿轻挈瓶扬波。
欲佐天一之生,
并兴地四之力。
溺海无源,从上游而问渡;
谷门如刺,向下湿而施恩。
因逆乱之重轻,以求主帅;
看战功之宽紧,以定卒徒。
佐使夺权难报效,
斩饶非法最害良。
去杂归纯,一箭自堪破的;
由常达变,三阴可振全军。
火德至刚,独禀离明之气;
火性最烈,可回既倒之澜。
水泛土崩,必须炎光一灼;
金寒木朽,还待暖日频临。
气本上腾,扬之即举;
力非下降,堕而亦沉。

雷电施威,济以和风则不杀;
盾矛反剥,入于迷阵而徒劳。
气若幽兰,宜防藏刀于笑里;
味同嚼蜡,漫等弃甲于军中。
一暴难当十寒,
半星又烧万顷。
献日莫暖金钟,须引温泉来涤;
烧薪仍冷土釜,并贵古穴含光。
明暗既觉有分,
疾徐亦宜相配。
大败之余,殷寻良将;
甫平之际,尚葺卫营。
任他疑难相生,难离法制;
惟此经权不易,可获调停。
依类以推,无殊符节;
得门而入,何啻衡平。

至若
木含精英,实禀东方之气;
材分贵*,同长林麓之春。
树上无花,培树根尤须甘泉几点;
竹中有鸠,逐鸠鸟还待古杖一枝。
扑丛林之火,不必伐林;
除恶树之根,定当斫树。
风狂叶落,往往疏木以止风;
土瘦枝枯,常常爱材而肥土。
水虽可生,泛滥则朽;
金纵能克,平调自安。
欲尊帝室,首在建立青宫;
要定幽都,勿多眷恋苍壁。
林鬼为臣,功多则害主;
木公作帅,权重亦殃民。
调之使和,无乖走守;
巧而不悖,常计盈虚。
运妙法于一心,措施自然各当;
审机宜于百味,熟悉乃无妄投。

金为兑位之神,奉养当稽品物,疏达贵叶权谋。
本真明洁,粘浊焉可上浮;
物气飞扬,猱杂亦难遐举。
开钟内之声,当叩两端而竭;
续盖中之气,先寻一本至亲。
破中垣易伤白衣女子,宜用顾瞻;
逐外寇最惊白羽雁群,当求安定。
歪倒可扶,察歧途而措手;
渗消永固,兼举火以呈能。
益之使强还使运,
导之以活更以和。
随水下流,必仿春雷出地之势;
因风上壅,当悟残花坠槛之机。
补破之手宜轻,
抉实之功贵力。
浊流泛滥,调庚辛之将以排疏;
赤泽蔽凝,合坤申之才而鼓铸。

明大法、别重轻,同工异曲;
究原因、排队阵,彼拒此迎。
偏师制胜,可暂不可常;
硕果仅存,能收亦能发。
理之使畅,自见大地阳光;
耗而难充,安期半身贞固?
法在个中,无所隐也;
义原至广,于此求之。

土镇乎中,实宰制乎六合;
土性至厚,每统括乎三元。
水涌则流,当思孰为止蓄;
木强则瘦,宜问谁作膏腴。
昼长夜短,入地室自须问夜如何;
月朗日阴,守黄宫正宜待日之出。
覆篑忌垛堆,微微疏剔;
凿垣防塌陷,缓缓推移。
莫道相克不相生,使之贪生忘克;
纵云能生不能克,亦虑被克难生。
来去无情,转令情投意合;
迎拒乱道,急求道泰居安。

午马方临,勿向震宫请客;
酉鸡不唱,安得艮宅迎祥。
赤龙放佚无归,唤醒黄童管辖;
白鸟渴饥失守,闲将黄鹄抅联。
成大造之功,
致广生之妙。
培元赞化,经画每费苦心;
虑险防危,处分自有善策。
凭自然之矩度,
致久大之化成。
诀以口传,条分缕晰;
学求心得,纲举目张。

要而论之:
法自分门,运生机于奇奇巧巧;
品原别类,制权要于正正堂堂。
水性有吉也亦凶,合用则化凶为吉;
火气或和又或戾,得宜则因戾见和。
金则灵蠢各殊,因时立制;
木则刚柔相判,随事逞能。
燥土与润土有分,
霸道与王道各胜。

所谓清浊咸宜,
亦即正变不悖。
行法符星辰之顺逆,
布治按气候之盈亏。
添减必究来因,
去留亦依实据。
先辨物以求统宗,
复酌理而期归宿。
在在妙转移,
方方通玄奥。
神明有主,
制作无差。
可作续命之师,
独擅济人之术。倘期进此,当自勉旃。   
5四、天地心总论   

浩浩穹苍,
茫茫下土。
既包含于无外,
亦发育而靡穷。
孰为主宰?依然主宰若存!
谁是纲维?自觉纲维不坠!
化工迭运,
恒古常新。
弭悖害之虞,往来自通消息;
还静虚之体,布濩足见玄微。
声臭皆无,旋来妙机一点;
质形常寂,流出大用千般。
按实数以穷推,仍然陈迹;
逞聪明而臆说,莫究真元。

阖辟互为其根,
动静统归于钥。
生生杀杀,不假安排;
始始终终,俨如布置。
无为而无不为,
不一而归至一。
是以道求散殊,
宜观万物之理;
倘若道寻源本,
当究天地之心。
妙在领悟,治心可获真机;
奥待推演,明心乃通要旨。

大雷不终朝,震动无过差之弊;
狂风难竟日,怒号作畅发之基。
夏长春生,任二气之荡摩而功成告退;
秋敛冬肃,随三光之旋转而剥去复还。
雨露下垂遍物,被泽不知谁为;
土壤广育群生,成能未曾有作。

虽云戾亦时生,生机何以不息?
究其虚而常直,直道乃为厥宗。
喜怒不干,
爱憎无象。
不自生而长生道合,
不亲杀而反杀患冺。

心无其心,真心是以永固;
道无所道,大道乃觉常凝。
要之
大窍空空,四维依然不着;
元阳耿耿,片刻莫可相离。
言其刚,则无物可屈;
论其柔,则有物皆孚。
不变含至变之神,
无无寓不无之用。
圆神方智,合五德而产人身;
受气成形,统三才而藏帝室。
天赋人而人即天,
地养人而人亦地。
得其秘奥,自与天地同流;
固此真常,可入佛仙胜景。

心同即道同,立地顶天从此出;
道泰则心泰,参天两地以是机。
妙在行间,直泄苞符妙中妙;
玄寻言下,且寓一身玄外玄。
秘密难传今已传,深造先求其放;
精微未到终必到,贞恒定底于成。
苟能达兹,
岂不懿欤!   
6五、五气心法总论   

佛土之宫,
神洲之宇。
七宝罗全以供养,
五气交济而氤氲。
一穴含光,分垂自见万象;
三田独贯,兼管常握元纲。
内藏生克,克处自是逢生;
外多合离,离时依然求合。

秋冬堪符奥妙,
春夏亦法权宜。
截长补短,求合天地之中;
去杂归纯,直调阴阳之理。
既错综而参伍,
尤慎守而安居。
号绛宫、名赤县,名号何止一端;
谈认祖、言归宗,言谈非有异致。
为圣为贤由此达,
作仙作佛以是机。

不求妙用,垂老亦觉无成;
苟获真机,霎时居然有造。
理本至微,不愤不启;
道非可隐,与知与能。
法有待于推演,
修始免乎迷昧。
原夫:
木德内含,春风常流和煦;
仁道至粹,淑气自降维皇。
本根能固,
枝叶自繁。
嘉树得活泽而滋生,芽萌莫遏;
大林赖神刀以剪割,卉毒皆清。

丙丁不发阳光,婀娜之柔条堪济;
戊已偶染阴浊,茂密之美荫可遮。
百炼归元,
万魔远害。
太和保合,久久真一自回;
至道精微,时时防维宜密。
至若:
火中正气,实光照乎大千;
夏令当权,每推原于二七。
蕴之则义方内具,
发之则刚烈外流。
顷刻燎原,急法清流善下;
终朝烹鼎,宜择美槚频供。
最喜旭日东升,
尤嫌阳乌西坠。
得其节度,依然称物平施;
反厥本来,自觉刚中特立。
法本玄微,须观太阳之迭运;
理苟明达,可入神室而调停。
制心奇功,莫离于此;
安神妙法,已统括之。

气有发亦有收,待秋金之敛肃;
心不违亦不御,合礼制之防闲。
虽云大绳不钥,守仍合乎规中;
纵令古民无知,行且循乎矩内。
拥金城之固,戎马曷来;
履白雪之寒,强兵不用。
得火就范,既可随作方圆;
以水淬锋,自不流于柔钝。
灵明地上,活动俨若泉流;
智能囊中,静深直似渊海。
曲直圆方,原随器物;
东西南朔,莫逆本真。
可止狂暴炎飚,
能长发舒嘉植;
勿壅之而横滥,
宜导之使顺行。
荡泻无关,真元亦觉难蓄;
激扬不节,本色必至渐亏。

得此真机,骊珠终期在手;
循兹妙诀,兔魄自可入怀。
此理既极详申,
欲修自宜细究。
中土含温润之德,
大信统化治之宗。
合水火而成能,中孚为质;
并木金以为用,无妄秉灵。
狂澜赖以止蓄,允执厥中;
掣电藉以收藏,为物不贰。
悟此关头,自是圆融境界;
臻斯奥妙,难将底蕴形容。

默而守之,
道在是矣!
要之
大道不离方寸,
致力首辩五行。
顺逆推来,皆成妙谛;
浅深按去,直到真元。
两大玄微从兹着手,
万源分派以是为纲。
人无异心,
心无异理。
惟愿好修之士,
共入至德之门。
斯则神圣所慰怀,
亦即天地所默眷也。   
7六、无碍心印总论   

人身之内,有灵谷焉。
太阳出入于其间,
神龙隐约乎其下。
光流万彩,雾縠皆消;
气吐千祥,蛇蟒远遁。
大川广漠,咸静寂以纳日魂;
庶类群生,亦欢欣而承气化。
言功施则周行无碍,
溯体段则浑穆难形。

心学苟得还元,方斯妙境;
道藏以是为至,随意卷舒。
莫谓三教分途,同归此中极乐;
倘求一心印证,试把其妙详陈。

维彼
执中允协,过化存神。
灵光所被,民物自然咸庥;
德意潜流,云山无从相隔。
千里之遥,神行依然咫尺;
百世而下,慧照奚啻目前。
从心所欲,妙实莫知其然;
不约而孚,机更难并其捷。

静含动而动亦静,若时出之渊泉;
常寓奇而奇如常,表大经于宇宙。
配天配地,有浩乎靡既之藏;
即诚即明,得悠然不尽之用。
修齐治平,内耀全则恢恢如游刃;
经权常变,素灵具则洋洋若顺舟。
不分其美而美自彰,
不损其气而气莫遏。

纯儒功臻极地,神明之无碍若斯;
后学果能循途,道岸之诞登一也。
言及
虚空法界,大妙由大觉而生;
清静功修,能化以能成为本。
收万物之灵以为灵,昙花焕发;
合两间之气以为气,玉宇馨流。

涅盘虽云常住,
恒河难量布施。
彼岸既超,白雪莫方其洁;
阿僧入定,赤日曷比其光。
不着半点杀机,万种邪魔潜迹;
唯凭三品真乘,亿载人类托灵。
独具华藏,无终无始;
大开普照,靡间靡遗。
既空空而非槁,
亦色色而皆真。
袭其形似,实后人之通弊;
达兹奥妙,见古佛于无言。
舍利国中,风清月白;
简篇言下,水碧沙明。欲印心者,于此求之。

至若
道教真宗,印心亦归无碍;
天机逸趣,存想难合自然。
剑利情柔,断邪缘于顷刻;
根深蒂固,放大慧于居常。
日见当来旧主,在后在前;
独显不测神通,无方无体。
灯明万岁,常在湛寂之中;
芽吐毫端,忽插云霄之上。
守有存无,密室堪藏廿八宿;
还元反本,幽径自具卅六天。
纵横自在随所行,
夷险俱忘莫不乐。
豺虎既伏,何自怵惕孩婴;
露电堪观,尽足欢娱耆叟。
境原无奇,世多错认;
语必中的,人自释疑。
不作奇险之谈,
惟望智愚皆达。

是知
心者藏道之区,印心即可以印道;
道者宅心之本,明道亦所以明心。
灵台无滞,教教咸共本原;
大愿克完,人人堪离苦海。
寻坠绪之茫茫,
领源头于默默。
随其身之所处,无不会厥祖宗;
任众口之相讥,究何损于分量。

斯至道赖以不没,
即心学得而长明焉。   
七、性命洞源总论   

两大会宗,
三元合一。
先五行而定位,
配八卦以成能。
仪象未生,理自存于混沌;
质形既降,路实判乎阴阳。
本相合而相离,
遂不纯而不固。

大顺推行,莫符地天之泰;
僭差为用,难调雷风之恒。   
电火飞扬,玉露飘空则伏;
月光沉坠,斗枢动转还升。
神龙摇首到咸池,灵龟喷浪;
活虎轻蹄步南极,彩凤流音。
种大树于中州,终成奇果;
采神芝于北岸,蕴蓄异香。

落在冥忘,如胶投漆;
反归僭寂,若帷内灯。
理本至奥,谁共探源;
道非可离,自当索解。

原夫
五常迭运,犹是性体之流;
六气安平,悉系性光之发。
枝叶茂繁,当寻生生所自出;
涓滴涌决,宜悟汩汩之从来。
溯冲虚于岩谷,声应可达真灵;
对冥漠于玄黄,机缄直符本相。
去有象而归无形,大象依然如睹;
从至变而参不动,百变不易厥中。
物物皆同,惟人独备;
层层反转,入圣还真。
性道之微,数言可括;
配天之学,亿载难移。
破却杂说纷纷,
推到源头默默。

不坠世途伪学,性自克完;
欲依仙佛全修,命尤宜固。
命基何在?耿耿元精;
命蒂安归?绵绵真息。
或遍三关而鼓铸,
或作六合之恩波。

清浊攸殊,分清自然别浊;
盈歉靡定,由歉亦可求盈。
刚柔成配对之能,
动静司化行之柄。
琼花未放,西池蓄聚金波;
玉兔逢生,南宫收藏紫电。
高高下下,相见咸宜;
忽忽飘飘,循还常续。
任暑寒之倚伏,
却邪恶之逼侵。
药求长生,须认先天真种;
道寻不灭,亦归太极全图。
苟辩别之不明,
恐持循而失实。
是以细为剖析,杜绝歧趋;
庶几进获安详,复完赋异。

究之
性者命之本,性定则命可修;
命者性之基,命立而性始尽。
性中之命,生发无穷;
命里之性,回旋靡既。
盈虚消长,互为其根;
剥复升沉,迭相作用。
到神气之相抱,
见性命之归根。
门曰希夷,不外抱元守一;
功臻融化,是谓炼药还丹。

此则天地之秘机!
亦即人身之妙谛也!   
八、修性复命总论   

金丹大道,原系天地秘机;
白雪奇功,允推神仙手段。
旁门邪术,以伪杂真;
正道妙行,修性复命。
沉光既能反舍,
枯树亦可回春。

得法修持,功成则腾云白昼;
肆言谤毁,罪满则囚锁乌沙。
自古迄今,靡轻授受;
承恩敕命,始显传宣。
举世不乏缘人,
修身当寻正学。
是以长篇累简,不辞曲折以导之;
惟望反本穷源,共乐清虚之界也。
阴阳未判,每混一乎地天;
水火既成,遂分投于南北。
二七腾光,不仿天际流星,夏至之阴奚起;
一六流润,未睹江中泗浪,冬至之阳曷生。
澄目观空,波里月明堪玩赏;
凝神入室,槛边花放莫折挠。
先施神手拨浮云,方期月白;
继把灵鞭驱毒蜥,可俟花红。
到得玩月观花,
不愧补天炼石。
三尸剿灭,阴交阳接缠绵;
七气罗全,逆转顺行活泼。
金精初还上界,
木母带转中宫。

老马卸鞍,何须绊足;
狡兔营窟,原忌启毛。
三秀神君,合制天孙云锦;
六通居士,独怀帝子宝圭。
化作明珠,时收时放;
护以慧剑,常定长安。
起凭百日之功,
结期九年之效。
非同劳形按影,种种伪为;
不事服气餐霞,层层妄作。
万法寻王赅以两字,
十真归本统于一元。
历代口口相传,不差累黍;
依程时时习炼,可脱凡尘。
欲求内果圆成,
尤待外功培植。
山巅散佚,悉属法界有偏;
水湄谪居,尽是德功不立。
或树精、或石怪,气尽难免大化循还;
或煞帅、或游魂,炎消复归冥城轮转。

是以
中外交持,乃得还归无上;
法财两用,方冀累劫不磨。
无量布施,只完本量;
双修美备,是为纯修。
玄外真玄,已包管于言下;
法中妙法,若显着于目前。
惟望歧向之流,齐归觉岸;
克守上乘之教,何至沉沦。

会厥旨者,何幸如之。   

九、真体圆成总论   

万物有坏期,统归大幻;
人身亦虚器,当求至真。
既禀气而成形,
实含灵而负异。
冥冥沉坠,举世尽属如斯;
赫赫英光,凡人何修得此?
总在性命归本位,
自从虚灵结真身。

异却浊血凡躯,豪光万丈;
可入清虚乐境,寿算亿年。
真借假成,拘精制液;
假凭真立,积德累功。
法既备于前篇,
疑欲释乎后学。

是以
意待详申,俾知归结;
语非赘复,可达根由。
孤阴不生,和凝惟在地灵天宝;
独阳弗长,感召端凭离宅坎门。
孰为金刚,二五之精所结;
成兹玉貌,卅六之洞可通。

始如
旭日流光,继等祥云焕彩。
飞形入石,岂是凡体魄魂;
出舍腾空,不避荒郊邪魅。
日中无影,自见自知;
风上有轮,谁窥谁测。
世缘借作道缘,和光混俗;
人事完乎天事,受箓合符。
不论白发青年,体真则一;
直如苍松古柏,华聚乎三。

身即道而道即身,
气是形而形是气。
成功靡易,首励不息之功;
得法既真,可破按图之法。
说到尽头,方知乘空非浊质;
果是妙手,但向宿海溯清源。

至于:
石金草木,毒丹且残血体,遑问真肤;
喷吐咽吞,杂气多害元阳,安成道骨。
却粒固非正学,
禁咒亦属邪妄。
不求腹里乾坤,终缠生老病死;
苟得胸中华岳,自脱危难苦劳。
总在先天灵阳,是为未生身处;
寻把后天补漏,以待既济功完。

质列三才,何人不堪求妙道;
赋同一本,他图孰若结真灵。
所患有志众生,聪明误逞;
倘令殷怀上乘,奥决在兹。

道若大路然,人自不求耳!
上一篇: 道家《修真内外火候全图》及简介
下一篇: 掌握伏羲黄老思想的简易方法----熊春锦主讲
Copyright © 2008-2011 温州寺院 温州市圣寿禅寺(原仙岩寺)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
法师介绍: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